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感谢大盟,谢谢赵无恤2014、ufgw、♂随风飘零♂、司马笑、123996、漢之飛龍、lu3、明镜有尘、磨沙瓶、叫咯咯、逍遥★情外。大伙的热情,比天气还热啊,谢谢!)

    ~~~~~~~~~~~~~~~~~~~~~~~~~~~~~~~~~~~~~~~~~~~~~~~~~~~~~~~~~~~~~

    朝会开始,天子开场白,就是对马悍此次收复徐、豫二州,给予高度评价。

    刘协着实太高兴了,自返东都以来,他这个朝廷,政令不出河南,政声不传诸州,是名副其实的小朝廷。如今二州俱复,拓地千里,政令通达,方才算是有了真正的朝廷气象。

    朝臣们自然也是高声随喜,感谢先帝庇佑,盛赞天子洪福,最后才是骠骑将军英明神武。

    马悍神色淡定,丝毫无半点骄矜之色,反将大半功劳,推到天子、幕僚与有关朝臣身上,收获赞声一片。

    列于中后次席的荀攸看了,暗暗点头,如此心性,实与其年龄不符,的确可辅之。

    对于朝议向徐、豫二州派出各郡太守、郡丞、主簿、都尉,乃至县令、典史之类,马悍根本不操心。那两块地盘眼下还是本土派当权,无论派什么人过去,都抓不到实权,只能给人衬场子而已。而马悍要的,只是军队,政务这一块,就交给朝廷好了,总得让这帮人有事做不是?

    马悍笑吟吟望着百官争先恐后出列奏本。高谈阔论如何治理二州,看着气氛差不多了,才不紧不慢抛出一句:“曹操兴师侵河内,不知诸君以为当如何处置?”

    马悍此言一出,大殿上争相奏言的声音渐渐平息。一起望向太尉杨彪,这军事上的事,自然得这位最高总司令发言。

    杨彪捋了捋灰白相间的长髯,沉吟道:“此事也未能全怪曹孟德,张叔稚悍然出师,纵兵抢掠。实为挑衅。兖州军回师纵击,亦情有可原。然河内乃司隶要地,东都屏障,如此大动干戈,实为不妥。彪之意。先遣天使劝喻,若两家罢手最好,若执意兵戎相见,当发兵阻之。”

    杨彪这一定下调子,不少官员纷纷附和。

    天子刘协对军事方面,一向很尊重大臣的主张。尤其是杨彪与马悍,一个运筹帷幄,一个决胜千里。军国之事,倚重之甚。此时听杨彪这么说,那是支持马悍了。心下松了口气,看来不会重演前阵子关于龙狼军是否出关的争执了。否则这位姊夫发起飙来,他也不知该如何劝阻。

    刘协目光透过玉冕流毓,问道:“诸卿可有他议?”

    马悍双目落定钟繇脸上,笑意淡淡:“钟御史可有别议?”

    马悍这话语带挑衅,既然钟繇是反对最激烈的一个。就从他这里下刀。

    出乎意料,钟繇面色平静。道:“杨太尉之言,不失老成持重之策。繇无异议。”

    没有预料中的激辩,先礼后兵,议案通过。

    奇了,顺利,太顺利了。马悍讶然,难道真是二州大礼太重,天子与朝臣投挑报李,还是自己出马,一个顶仨的缘故?

    ……

    骠骑将军府中,荀攸落坐后第一句话就问:“攸敢问将军,挥师入河内,当如何撤出?”荀攸压根没提遣使之事,显然他不认为仅凭朝廷的调解,就能让曹操撤兵。

    撤出?马悍怔了怔,拧紧眉头,说实在的,他还真没想过撤出的问题。而且倘若拿下河内,于情于理,于声望于形势,他都不可能撤出。马悍身兼司隶校尉,河内正是其辖地,收回尚且兼晚,又怎会入手而弃?倘若击退曹军便退出,必令朝臣质疑他的能力,对他的声望必然有损,最要紧的是,河内对雒阳的安全太重要了,一旦拿下,根本不可能放手。

    荀攸一望马悍的神情,便知他只想过进,未想过出,直视马悍,一字一顿:“如此,将军就要做好与河北袁氏对决的准备。”

    一语惊醒,马悍悚然,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忽视了河内的特殊位置及其功能。

    河内郡,本是袁绍与河南群雄的一个军事缓冲地带。正是有了这个缓冲点,后顾无忧,袁绍才放心将兵力集中于北面,与公孙瓒对峙数年。眼下公孙瓒覆灭,北方已无足以威胁袁氏的军事力量(辽东兵力仅能自保),袁绍正将大军南移,任何稍有点眼力见的人,都能看出袁绍下一步必定要出击河南。在这当口,若有一股极具威胁的外来力量攻入河内,无论是马悍还是曹操,都必然遭到袁氏强烈反弹。

    如此一来,袁绍欲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