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感谢大盟!谢谢赵无恤2014、ufg05)

    九江郡,西曲阳,寺衙正堂,七月二十七。

    曹营诸将,济济一堂,但并无热烈气氛,空气中反而透着一股压抑。

    江东军走了,新野军走了,宛城军也走了。眼下,这淮上只剩下豫州军。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难题。

    关羽走了,这很正常,自从马悍出现后,这位二爷就一直没怎么露面。前后只出现过两回,一次是淮上迎马悍,一次是远观决斗。现在诸事已了,他再不走,恐怕第二场决斗又要来了。

    胡车儿也走了,袁术已灭,再呆下去也没了借口。刘表尚未下决心与马悍对抗,那么身为客军,自然要遵从主人的意愿。

    以上两批人马走了,自在曹操预料之中,反正该勾搭的都已勾搭好了,走便走了。唯有孙策的离开,显得十分突然,让人有措手不及之感。明明两日前还与江东军重臣周瑜协商结盟来着,结果刚刚经过首轮会谈,条件还没谈妥江东军就突然拔营回师,甚至周瑜都不及亲自登门说明原因,只派了一名从事匆匆致歉,道了声“容待后会”,便自去了。

    这一下,置曹操与他的二万五千大军于孤立的尴尬境地。走吧,不甘心;不走,祸临头。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

    端坐上首,容色平静的曹操没有问出这句话,但在场每一个曹军高级将领。都在扪心自问,下一步,如何是好?

    沉闷的气氛中,行军司马毛玠首先发言:“眼下的情况,诸君想必都清楚了,无需赘言。需要提醒一点,今日那位大将军,又派人催促了,要我军将寿春东、南二门尽快交出……”

    “这是我等拚命打下的城池,他一句就想拿去。休想!”随着这声怒吼,还伴随着捶案重击声。

    一旁的朱灵忙道:“仲康勿动怒,小心创口。”

    曹操也温言道:“仲康身体若不适,今日之会可以不用参加,回去歇息。”

    许褚摇头,坚决道:“多谢明公关爱,褚无事,愿与诸君共为明公分忧。”

    许褚不愧是牛一样的男人,体格之强壮。比小霸王更胜一筹。那么重的撕裂伤,他居然只昏迷了半天,高烧两天。烧一退,休息数日。又能吃能喝,粗声大气了。

    不过眼下许褚因失血过多,身体多少有些虚。而且只有一只手臂能动,半边身子缠绕着厚厚的纱布。医嘱百日之内,不可动用右膀子,否则……指不定又是一个孙伯符的下场。

    许褚的声讨。也是诸将的心声。是啊,这半个寿春城可是他们拚死拚活,战死上千儿郎才打下来的,凭什么你一句放就全拿过去?

    “大将军也有附加补偿。”曹操神色淡漠,慢吞吞道,“可以让出一个庐江太守予我等。”

    堂上一静,随即不约而同响起一阵冷嗤声。

    庐江太守?先别说这个太守自主能力如何,单是庐江隔着九江、淮水,与豫州并无接壤,这就是一块典型的“孤岛”。一旦有事,除了自救,便只有祈求老天保佑了。谁当庐江太守,便需要有当瓮中之鳖的觉悟。

    在座诸将,不是每个都像许褚那样任性,至少刚督运粮草而还的曹操的谋主荀衍,所发表的言论就颇为理智:“之前我军已将西门交出,这东、南二门,迟早也是要交还的。九江,非我等逗留之地。衍之意,可以接受庐江太守……”

    底下诸将一阵骚动,曹操伸手虚按,曹洪、曹昂等人本待张口反驳,见此只得乖乖闭嘴。

    荀衍神色自若,继续道:“术亡于庐江,其郡乱甚,各县自立,更有陈兰、雷薄作乱。此时治庐江,事倍而功半,更不消说为九江隔断……既如此,何不以庐江为筹码,交换我等之所需。”

    曹操与诸将俱是眼睛一亮。

    荀衍伸手向东南一指,微微一笑:“我们不需要庐江,但有人需要。”

    曹操笑而抚髯:“不错,变害为利,休若此议大好。”

    毛玠也抚掌称善:“正是,下次周公瑾再来会谈,我等又将有一厚重筹码了。”

    曹洪闷声道:“洪只想知道,我等在九江所募之兵,所征发的役夫,能否带到淮北?”

    毛玠忙道:“此事玠已与公达、奉孝反复交涉多次,最终大将军已肯首,可以带走五千淮南兵,超过此数,一人不得过江。”

    夏侯渊嘿嘿冷笑:“好霸道的大将军啊,我看,这才是真正的霸王。”

    曹操望向主管征募的曹洪、曹昂,问道:“如何?”

    曹昂得到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