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仙宝最新章节!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ps:新的一周,也是新的一天,求月票、推荐票,请大家支持一下,谢谢。

    “什么,这是流霞盏?”

    乍看锦盒中的东西,孙老本有几分失神的,接着就听见了伍二爷的话,却让他直接打了个激灵,一瞬间就清醒过来。

    “应该没错……”伍二爷激动道,目不转睛的观望锦盒中的东西,跃跃欲试。

    带东西过来的中年人,似乎也明白伍二爷的心情,急忙把东西搁下,让出位置道:“伍大师,东西我带来了,请您掌眼。”

    “咳……”

    伍二爷故作镇定,但是微颤的手掌,却出卖了他的内心。作为一个专业的鉴定师,连手掌都稳不下来,可见他有多么的兴奋。

    “流霞盏?”

    与此同时,祁象也是一愣,步伐快了几步,走了过来观望,只见在锦盒之中,有一只小巧玲珑,胎壁十分薄透的杯盏。

    这只杯盏比较奇特,釉面光亮,釉色明如朱砂、艳若流霞,从不同角度观察,都可以看到一抹绚烂如脂的柔光浮现。

    柔光似水,哪怕是空盏,也像是盛了酒水一样,盈光浮动,十分的奇妙。

    “真是流霞盏?”

    乍看之下,祁象表情古怪,轻声自语:“该不会,又是仿制品吧?”

    “仿制品?”

    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闻声,脸色顿时有几分灰白,心塞失声道:“真的是赝品?”

    “什么情况?”

    这下子,伍大爷感觉有些不对劲,定了定激奋的心情,转头看向祁象,皱眉道:“你都没有看东西,怎么确定是赝品?”

    “大爷,你有所不知。”

    祁象眼珠子一转。解释道:“据我所知,流霞盏是南浔某个家族的祖传珍藏之一,向来是秘而不宣,大家只闻其声,不见其物。”

    “不近最近几年,那个家族有些没落了。我之前听到一些风声,似乎是族中有不肖子孙,为了谋取私利,打算出手祖传珍藏。”

    祁象叹了口气,娓娓而谈:“但是后来。我又听说,那个不肖子孙很奸诈,出手的所谓的祖传珍宝,实际上是仿制品,貌似有人上当了,还险些闹出风波来……”

    “咦,还有这种事?”孙老等人愣了一愣,也有几分怀疑。

    不过那个中年人,却是脸色大变。愤声道:“不是已经险些闹出风波,而是已经在闹了。我就是听说了这事,才有这方面的担心,匆忙请两位大师过来。帮我做个鉴定……”

    “什么?”

    听说东西可能是赝品,伍二爷激动的心态,一下子就平稳下来,稀疏的眉头锁成一团。觉得自己是白高兴了。

    中年人患得患失,忐忑不安道:“伍大师您看看,我这件东西。到底是真是假。”

    “你这东西,真的像他所说,从那个不肖子孙手中买来的?”伍二爷恢复冷静,惯例打听东西的来历。

    “对。”中年人点头,脸色阴沉:“说起来,我们关系也不算熟悉,最多是见过几次面。可能是我平时比较爱收藏古玩,让他知道了……”

    “不久前的一天,他忽然找上门来,我虽然觉得奇怪,不过还是热情招待了他。”

    中年人回忆,怒气上涌:“聊了一会,他突然拿出这件东西,和我说他最近手头比较紧张,想把东西卖……不,没说卖,而是说抵押……”

    “他说,把东西抵押在我这里,等到过些日子,手上宽松了,再赎回去。”

    中年人恨得牙齿痒痒:“对于他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貌似是欠债不少。当时我见他也怪可怜的,就动了恻隐之心,打算帮他一把……”

    这话基本可以无视,到底是动了恻隐之心,还是宝贝动人心,大家心里也有数。

    “但是没有想到,我才帮了他没过多久,就听说他人品不端,拿仿制品当珍宝骗人。”

    中年人义愤填膺,怒发冲冠,沉声道:“当然,那只是传闻,或许只是个例。我总不能听风便是雨,没弄清楚具体情况,就找上门去评理吧。”

    “明白了……”

    伍二爷点了点头,所以中年人才请他们哥俩过来一趟。

    “那就拜托伍大师您了。”中年人似乎也明白鉴定大师的脾性,说了东西的来历之后,就识趣的退到一边,颇为紧张的关注起来。

    “仿制品么?”

    此时,伍二爷也拿出了鉴定大师的专业素养,快速收敛了心情,在衣兜里取了一又白色的手套穿戴,才小心在盒中捧起东西。

    杯盏很薄,敞口,内壁有明艳如霞的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