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仙宝最新章节!

    ps:  第三更了,晚上还有,求月票,请大家支持啊!!!!!!

    “诶,你把人吓着了。△,”

    与此同时,朱申小声提醒:“一窑瓷而已,算得了什么。你不要憋着气,最多……最多我不要你租金了,行不行?”

    祁象默不作声,阴郁的眼神,十分的深邃,让人看不透。朱申也怕了,不敢再劝说,只得闷声在旁边作陪。

    一会儿过去,冯工走了过来,目光在一堆匣钵上掠过,随口道:“这些垃圾,还留下来做什么,赶紧清理干净,再把匣钵洗好了,明天还要用呢。”

    “这分明是火上浇油呀。”

    祁象没动静,朱申却在心里暗暗叫苦,急忙说道:“冯工,你去忙吧,这事我来处理,不用您多费心了。”

    “随便你吧。”冯工点头道:“记得明天早些过来,我们来制作黑陶,仿做日照黑陶杯,也是超薄内壁的,和脱胎瓷差不多。”

    朱申唯唯诺诺,脸上露出祈求之色,让冯工不要再说了,赶紧走人吧。

    没有想到,冯工似乎说上瘾了,滔滔不绝的介绍:“日照黑陶,素来有色如墨,声如钟,薄如纸,亮如镜,硬如瓷的美誉。”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日照黑陶,就是蛋壳黑陶高柄镂孔杯。那杯无釉而乌黑发亮,胎薄而质地坚硬,胎壁最厚不过一毫米,最薄处如纸,仅有零点二毫米。”

    冯工叹声道:“整个杯子,只有二十克左右的分量,其制作工艺之精妙绝伦,堪称盖世一绝,远胜于脱胎瓷。”

    “咔嚓!”

    祁象低着头,忽然拿起一只没有残损的乌黑色杯子,随即五指一拢。也没用什么力气,整个杯子就碎了,化成一块块碎片,刮刮作响。

    刹那间,朱申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紧张道:“祁象,要冷静,冷静啊。”

    “我很冷静……”祁象说道,顺手捉起一只还算完好的盘子,再狠狠地上一砸。砰的一声脆响。盘子直接碎了一地,残片四飞。

    适时,冯工愣了一愣,接着也明白了几分,顿时闭嘴不谈了。毕竟他再不明白人情世故,好歹眼睛没瞎,也能够看出祁象心情不爽。

    “砰!”

    祁象又砸了一块盘子,似乎是砸上瘾了,不管是整器。还是残器,只要看见了,就顺手往地上砸碎。

    一时之间,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在小作坊空间回荡。

    “祁象……”

    朱申眉头锁成了川字,脸上浮现各种担忧,很怕他突然暴走。

    “不要管他。让他砸……”

    冯工沉默了片刻,就轻描淡写道:“这也是好事,你想想古代的官窑。也就是这个样子。一窑瓷器烧好了,但凡发现其中有次品,就全部砸了。”

    “冯工,这性质不一样……”朱申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解释。

    “有什么不一样。”冯工淡声道:“知耻才能后进,东西做得不好,下次努力就行了,只要不乱来,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咣!”

    祁象又砸了一钵瓷器,才想伸手继续砸。不过就在这时,他的目光一转,突然就停滞了下来,却是在堆砌整齐的钵匣之间,隐隐看到了一抹鲜亮之光。

    “哗啦……”

    祁象心中一动,连忙双手一拨,直接推开了十几个匣钵。一个个匣钵,立时像是倒地的积木塔,零乱的散了一地。

    “你够了!”冯工见状,顿时一恼,斥喝道:“烧毁的瓷器,随便你砸,但是匣钵很无辜,不是你的出气筒,你……”

    倏地,冯工没了声息,仿佛噎住了,嘎然而止。

    因为这个时候,祁象扒开了一堆废瓷的覆盖,从中取出一个鸡蛋大小的杯子。

    杯子小巧玲珑,从器形来看,应该是酒杯。

    幸运的是,杯子没有烧残,那是完好无损的整器。最重要的是,与其他烧得红黑浑浊,颜色不堪的瓷器相比,这一个杯子却是内外通透,散发出鲜艳夺目的釉光。

    仔细想想,在一片焦土千里、寸草不生的荒地之间,突然出现了一小块山青水秀绿洲,那该是一件让人多么震撼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大家都认为,这一窑瓷器全部烧废之时,祁象却在废瓷之中发现了一只十分精美的杯子,自然让旁人瞠目结舌,呆若木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这是……”

    朱申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细看,只见祁象手上的杯子不大,杯口就好像市面上出售的风水铜钱大小,杯身不高,大概只有两三厘米左右。

    这样的杯子,很适宜用来饮酒,一杯酒的分量不多,恰好可以怡情小酌。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这个小瓷杯,在阳光在照射下,通体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