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仙宝最新章节!

    “你自求多福了,娶了这个祸害,兄弟们也解脱了……”

    贵公子双手一合,低头懊悔:“保重!”

    沐秋自然不知道,自己被出卖了。

    他坐在车上,兴致勃勃,再次问道:“对了兄弟,你还没说呢,到底在什么时候,哪个地方见过我呀?”

    祁象沉吟了下,最终还是说了实话:“漳州!”

    “漳州?”

    沐秋呆了下,错愕道:“不可能啊,无缘无故的,我跑去漳州干嘛?”

    “那就不清楚了。”

    祁象还是隐瞒了最关键的内容,只是笑道:“当时,我也在漳州,看到你在一个百戏园中登台表演,唱戏……”

    “我,唱戏?不可能……”

    沐秋嗤笑,下意识的不信。随即,他顿觉脑袋一痛,眼前有许多影像掠过,让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苦不堪言。

    “啊……”

    沐秋捏了捏额头,眉头如锁,很不好受。过了半响,他才慢慢睁开眼睛,瞳孔尽是一片迷茫之色:“难道说,我真的去了漳州?”

    “如果我没有认错人,这应该是事实。”

    祁象微笑道:“当时你,一袭青衣装束,就好像梅兰芳大师似的,反串女子,在表演一段京剧,很有味道。”

    “咳……”

    沐秋脸色一片苍白,以及一种惶恐不安,更多的是茫然:“你说的,我都没印象。”

    “没印象。很正常。”

    祁象宽慰道:“你不是说,你失忆了吗?”

    “我是失忆了,但不是完全失忆,而是片断性失忆。遗忘了一个月的记忆。”

    沐秋揪着头发,意志消沉,十分的沮丧:“那一个月的事情,我根本想不起来了,完全是空白一片,没有半点印象……”

    “这么严重?”

    祁象心中暗叹神秘女子的手段高超。表面上自然装糊涂:“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想知道原因。”

    沐秋烦闷道:“反正我在一个月前,突然清醒了,就好像长睡很久,突然从睡梦中醒来,然后就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打算戏弄我呢。但是看了新闻、报纸、网络,我才意识,这不是玩笑,而是事实。”

    沐秋整个人,陷入车座沙发上,仿佛在逃避现实:“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就好像天塌了,在怀疑自己的人生,各种担忧害怕……”

    “一个月来,我仿佛行尸走肉,浑浑噩噩的度日。”

    沐秋叹了口气:“直到最近几天,我才算是彻底的清醒,慢慢地摆脱了那种恍如隔世的困扰。”

    “好了,那就行了。”祁象宽慰道:“有些事情想不通。那就不要多想。一时想不起来,也不要想,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就猛然记起来了。”

    “大家都这么说……”

    沐秋倏地转头,沉声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嗯?”

    祁象一愣,惊讶道:“你为什么这样说?”

    他也算是老江湖,哪怕沐秋打了个突袭,也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沐秋盯住他打量片刻,多少有些失望,解释道:“因为,你是唯一的一个,在我失忆的期间,见到过我的人。”

    “所以我觉得,你可能知道些什么情况。”

    沐秋叹气,有些激动:“兄弟,如果你知道,请务必告诉我。你恐怕不清楚,一个人遗忘了记忆,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祁象当然不能随便透露,只是笑道:“健忘而已,很正常。一些老人家,也没少健忘,最多有一些困扰,不算多可怕吧。”

    “不一样……”

    沐秋摇头,闷声道:“他们老了,我还年轻啊。”

    “小孩也年轻啊。”祁象继续举例:“小孩不记事,大了也遗忘了小时候的记忆,没见他们有什么困扰。”

    “这能一样吗?”沐秋气结:“我的情况,明显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自然遗忘,我感觉自己是……人为的,被什么人,抹去了记忆……”

    沐秋眼中流露出一抹惊恐之色:“如果你有一段记忆,明明十分的重要,却被人抹去了,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

    祁象沉吟了下,轻声道:“估计连拼命的心,都有了吧。”

    “对,对,对……”

    沐秋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祁象点了点头,却没多说什么。

    毕竟神秘女子,可以轻易抹去沐秋的记忆,可见沐秋对她来说,只是相当于一只小蚂蚁。不杀,是她仁慈。要是沐秋不识趣,上门找麻烦,恐怕下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