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我家的大明郡主最新章节!

    在安静中,话筒里许岩的声音显得特别清晰:“胖子,你进基地了吧?没吃晚饭吧?来我家吧,我给你接风洗尘。”

    “哎,好好好!我这就去!对了,岩子,你家在哪啊?我刚过来,还不认识地啊。”

    “没事,你让陈遥雨带你来就行了,她知道我家住处的。”

    通话结束了,众人望着刘洋的眼神都有点羡慕了,看着刘洋那傻乎乎憨笑的胖脸,众人都暗暗在心里调高了对这胖子的重视程度了。

    陈遥雨轻声问道:“胖——呃,刘洋,刚刚是岩子给你打电话?”

    刘洋笑得牙都合不拢了:“是啊,岩子还真够意思,知道我今天坐了一天的飞机饿坏了,特意给我接风洗尘呢。哎,遥雨,岩子说你知道他家住处,要麻烦你送我过去了。”

    “这是小事,不麻烦。”

    这时,李卜天突然插口问道:“遥雨,许副团长知道你今天出来接小刘吗?”

    陈遥雨一愣,她蹙起了好看的秀眉:“啊?也是啊,出来接小刘的事,我并没跟教导队说过啊。。。许副团长没理由知道的。”

    这时候,车子里陷入了寂静。陈遥雨和李卜天面面相觑,脑子里都在奇怪一件事:车子刚开进基地里呢,这里也没有谁认识刘洋,许岩突然就打电话来问候胖子请他吃饭了,还知道陈遥雨在刘洋身边。。。

    一直呆在家里的许岩,怎么能对刘洋的动态这么了如指掌?世上怎有这么凑巧的事?

    看着突然沉默的同伴们,刘洋完全没意识到不对,他大咧咧地嚷道:“哎哎,别管那些小事了!遥雨,许岩既然叫了,咱们还是赶紧过去吧,我可是快饿死了!”

    话出口了,刘洋才意识到不妥——车上并不止自己和陈遥雨,还有一个李卜天呢!自己和陈遥雨去吃饭,难道要把李卜天自己一个人撇下?这也太没礼貌了。

    他尴尬地干笑一声:“李处长,您今天也是辛苦了,不如一起。。。”

    李卜天很识趣,他抬手摇摇,笑道:“小刘和遥雨你们同学聚会,我就不过去了。小刘,等下见了许副团长,麻烦代我问个好。你跟许团长说一声,这两天我想拜会他一下,想向许副团长请教些事,不知他能不能抽出时间来?我随时有空,就等他安排。”

    车子开到了许岩的住处前,刘洋和陈遥雨下了车,看着那栋亮着灯的独立小楼,刘洋惊叹连连:“哇,岩子的条件那么好,在部队里都住上小洋楼了啊!”

    陈遥雨笑而不语,心想一栋小洋楼算什么?舅舅都说了,许岩表面上只是一个上校,但实际上他享受的待遇是国宝级专家的。不要说一栋小洋楼了,只要他需要,国家就是拿几吨黄金给他造个屋子都不稀奇的。

    俩人走近,刘洋上前正打算敲门呢,房门忽然无风自动,自动打开了。看着站在门口的青年军官,刘洋一愣,他脱口问出:“岩子?你是岩子吗?”

    眼前的青年军官穿着没一身没佩肩章的军衬衣,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丝毫看不出那默默无闻的普通男屌丝身影。

    许岩一笑:“胖子,你连我都认不出了?”

    听到熟悉的话声,刘洋这才释然。他仔细端详,还是能在许岩身上发现一些熟悉的东西:依然还是熟悉的脸,只是肤色变得白皙而晶莹,鼻梁笔挺,脸的轮廓变得更柔和了。

    他的身高由一米七几升到了一米八几,腿更长了,肩宽腰细,光是静静地站着,就给人一种孤峰突起的挺拔感。

    最关键的,还是许岩的眼神。他的眼睛变得更深邃了,目光沉凝而专注,显得非常有力量。此刻,在许岩的身上,已经丝毫没有青涩的学生感觉了,而是给人种沉稳镇定、莫测高深的感觉。

    看着刘洋傻傻地看着自己,许岩拍了下他肩头,笑道:“胖子,看得这么用力,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啊?怎样,不比电视上的明星差吧?”

    听到这熟悉的调侃声,刘洋心下涌过了一阵温暖。根本不加思索,他立即就回嘴了:“明星?是日本特产的*****明星吧?我还说难怪那么面熟咧,有个男优叫东木啥的,这准是你艺名吧?难怪岩子你在日本不舍得回国了啊,原来你还能兼职拍*****啊!”

    “胖子,就算给你机会,你这小身板也顶不住啊!你也只能拍五秒钟的爱情片了~”

    “呸,胡说八道!老子可是号称金刚不败七夜一次男的猛人!不信,尽管叫那些日本妞过来,什么波多野啊神波啊楠木啊纯维爱啊老子统统放倒给你看看。。。”

    “咳咳,咳咳!”

    陈遥雨本来一直跟在刘洋身后的,但这时,看俩人越说越不像话,她实在听不下去了,只能红着脸干咳两声来提醒下他们。这时,许岩才转向陈遥雨,他抬手跟她打招呼,笑道:“遥雨也来了!今天去接胖子的机,你可是辛苦了!”

    第一次来许岩家里,陈遥雨本来是有点紧张的,但看到许岩和刘洋谈笑风生,仿佛就像在学校里一般言笑无忌,她也放松下来了,笑道:“许副太客气了,胖子也是我的同学,我接他也是应该的。”

    许岩淡然一笑:“都是老同学,在家里就不要叫职务了,还是叫我岩子好了。来来,都进来吧,胖子你今天飞了一天,该累坏了,先吃东西。”

    俩人跟着许岩进去了餐厅,一位明眸洁齿的漂亮女军人正在厨房里忙碌着摆放餐具,看到有人进来了,她抬头笑着打了个招呼:“陈小姐,刘先生,二位好!”

    许岩介绍道:“这是黄夕,我的助理。胖子,你要谢谢黄助理啊,今天你的这顿大餐,就是黄助理帮你准备的——黄夕,没其他事的话,坐下一起吃吧!”

    大家寒暄了一番。陈遥雨从舅舅口里听过黄夕的名字,知道她本来是四局派遣到许岩身边的特工,很得许岩的信任。近年来,随着许岩的身份逐步提升,她也渐渐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

    和陈遥雨和刘洋寒暄之后,黄夕才笑道:“许副您就不必客气了,今天你们老同学聚会,我就不凑热闹了。”

    黄夕告辞离开了,三人这才坐下来吃饭。黄夕的心很细,这一顿准备得十分丰盛,菜肴都是按着蜀川口味做的家常菜,还准备了啤酒、红酒和白酒等各种饮品。

    许岩修道日久,本来是不进酒水的,但胖子过来,见到老朋友,他是真心高兴,今天也就破例开饮了。三人一边吃喝一边谈着昔日旧事,心情都很舒畅。

    许岩对学校里同学很关心,问起他们的境况,刘洋告诉他,许岩原来就读的企管专业班已经升上大三下学期了,但班主任已经换一个了,不是原来的李老师了。

    班上,很多同学都交了男女朋友了,有的同学选了第二专业或者学位,有人则在准备考验或者考托福,但大部分同学则还是在为大四时候的求职和实习做准备。有些门路广的同学,已经联系好了实习单位了,其中不乏名牌大公司或者政府机关。

    听着胖子口中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许岩不禁嘘吁:倘若当初,自己没有遇到朱轩芸的话,自己现在也跟同学们一样,奔走在毕业生求职的焦虑中吧?

    他问道:“听说今年的经济不是很景气,要找份好工作,不是那么容易吧?”

    刘洋一拍桌子,他乐呵呵地说:“呵呵,岩子,你猜错了!学校里都说了,咱们这届企管的就业率,应该是历届最高!要说找工作,就数咱们这届最轻松了!”

    “啊,怎么回事呢?”

    胖子眉飞色舞:“说到这事啊,还真跟岩子你有点关系呢!咱们班篮球队的大强,你还记得他吧?”

    许岩笑道:“臭手强嘛,十投九不中的大强,每次打完球都请大家喝汽水的大强!我当然记得他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大强跑去锦城电视台联系实习单位,本来人家电视台那边也不怎么热情的,大强本来也没抱啥希望,见人家领导时随口说了一句‘我是许岩的同学呢’!一听这话,电视台忽然就热情起来了,台领导当场就拍板要大强进来实习,还跟他说,到时候学校的就业协议发下来,电视台立即就愿意跟他签约。

    后来大强回来说了这事,咱们系的学生都知道了。现在,他们出去联系实习单位时统统都说是你的同学、你的朋友,听说有些女生脸皮厚点,还敢说自己是你的女朋友呢!反正,那效果还真是不错,大部分同学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了,我们都说,咱们这一届都是托了岩子你福气了。”

    许岩笑得几乎喷饭:“有趣,有趣!没想到我这单身狗,还有这等好事啊!”

    听到以前的同学攀附,许岩也就当笑话来听,一笑了之,但陈遥雨却是眉头微蹙,她认真地说:“岩子,如果男生倒是无所谓了,但女生也这么乱说,对你的名声不好吧?要不要让舅舅帮你跟学校那边说一下,不让他们这么乱来?”

    陈遥雨说得很认真,于是许岩知道,自己只要一点头,文修之还真会把这事当大事来抓,那些吹牛皮的小女生只怕都得倒霉了。

    许岩笑着摇摇头:“算了吧,不是什么大事。大家找个好工作不容易,毕竟同学一场,能帮忙还是尽量成全吧。”

    席间,众人叙谈校园情形,心情都是舒畅,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九点多才散局。

    最后,胖子摸着圆圆的肚子,打了个饱嗑:“不行了不行了,真吃不下了!岩子,我真要醉了了。我的住处还没解决呢,我先去把行李放了再来找你吧。”

    “算了,士兵宿舍是四个人一间房,那地方怎么住啊?你干脆住我家好了,我独个在这住一间小楼,有个客房还是空的,给你就行了。”

    胖子刘洋大喜:“那就一言为定了!我就住你家了!”

    “呵呵,小意思!”

    看着许岩和刘洋交情深厚,陈遥雨十分羡慕。但已经九点多了,饭也吃过了,刘洋也要醉了,她也不好再逗留了,起身告辞离去。

    许岩送她出了门口,回到了客厅,看到胖子已经摊开手脚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副饭饱酒足心满意足的样子。看到许岩回来,刘洋侧头瞄了他一眼:“你这电视,怎么就收不到中文台啊?全都是日文台英文的,你看得懂不?美女走了?”

    “走了。”学着刘洋的样子,许岩也躺在沙发上,把脚搁在了茶几上,笑问:“怎么样,舍不得美女啊?”

    “别瞎说,陈美女是对你有兴趣,又不是对我。”胖子手上拿着一杯啤酒,漫不经心地说:“日本的啤酒味道怪怪的。。。这口味太淡了。还是咱们国内的啤酒好喝啊!”

    许岩瞄了一眼刘洋,却见后者虽然酒气熏熏,但眼神却还清明:“你没醉?”

    刘洋嗤之以鼻:“去,老子的酒量有那么差吗?老子不醉,陈美女怎么好走?老子在帮你打发她走人啦!”

    许岩觉得有趣:“胖子,你看出什么来了?”

    “今天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陈美女在学校里那么傲的冰霜美女,她居然会主动跑去机场接我,还对我态度那么好?就算在学校里,她跟我也没多少交情的啊!突然对我这么热情——真当我傻啊?”

    许岩诧异地望了他一眼:胖子人虽然憨厚,但他的机灵却是蕴含在心底里的。

    对于陈遥雨,许岩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如果说一开始,陈遥雨就是抱着功利心来接近自己,那绝对是冤枉她了。

    在锦城时,当自己还只是一介平民的时候,陈遥雨已是文老的外孙女,省委大员的千金女儿。在那个时候,陈遥雨就对自己流露出善意和友好了,甚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情缕。身为怀春少男,许岩自然能感觉得到陈遥雨对自己的情意。

    陈遥雨是个很好、很优秀的女孩子,许岩对她也并非完全无情。他也曾想过,倘若换个时间,她也有可能和自己发展出一段美好的感情。但可惜,这个可能一直不曾实现过,因为许岩心里一直有人——先是宫雪婷,然后是朱佑香。

    男女之间并非完全无情,但这就是命运吧,陈遥雨出现的时间始终不对。许岩也没办法对这份微妙的感情做出回应,但在内心里,他对陈遥雨始终是存有一份情意的。那些所余不多的感情,已是他青春生涯里不多的美好回忆了。

    “或许吧,”许岩喝了一杯啤酒,感觉到那苦涩的味道,他慢慢地说:“其实,陈遥雨对我都太没信心了。如果她大大方方地找到我,坦白地说她想学修行,我肯定会愿意给她机会,领她进门的。但是,她就是不跟我开这个口。。。唉,她毕竟是出身那样的家庭吧,或许是想得太多了。”

    刘洋马上一咕溜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凑近许岩,胖脸笑得跟菊花似的:“岩子,岩子哥,岩子大爷!您亲爱的胖胖小弟很想学修道啊!求岩子大爷拉兄弟一把啊!”

    许岩一脚将他踢远了:“滚!”

    胖子双手合拢捧在胸口,胖脸朝天,像歌剧演员一般悠长地吟诵道:“啊~岩子!难道,你已经忘记往日咱们的那段感情了吗?你太无情、太残酷、太无理取闹了!啊,当年你还叫人家小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