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我家的大明郡主最新章节!

家小甜甜,现在,居然叫我刘胖子。。。”

    “你丫死胖子真是太恶心了!久不揍你了,这张皮子发痒啊!”

    ~~~~~~~~~~~~~~~~~~~~~~

    第二天一早,许岩就把睡眼熏熏的刘洋从床上拖起来,带出了家门。两人穿过了蒙蒙的薄雾,来到了教导大队旁边的一间大屋子。屋子里是一个宽敞的道场,地上铺着深色的垫子,四面则是雪白的墙壁。门口的上方挂着匾额,上面几个黑底金色大字十分显目:“圣天御剑门”。

    看到这一幕,刘洋目瞪口呆:“哇靠!岩子,你这真是阔气了啊!”

    “胖子,漂亮吧?这是咱们首长在国内亲自给咱们圣天御剑门题的字,派人用专机送过来的!这个道场是原来美军的室内体育馆,顾问团腾出来专门装修好了,给咱们圣天御剑门做山门的。”

    “啧啧,不错不错,真是气派。。。可是,里面那些到底是什么啊?”

    在道场雪白的墙面上,横七竖八地挂着各种毛笔字画和横幅。在门口正对着的白墙壁上,悬挂着一个斗大的“剑”字,那字足有一人多高,歪歪扭扭的,那字连小学生写的都不如。而在这个“剑”字的两边,则是挂着各种“书法”条幅,什么“剑气纵横”、“心外无剑、剑外无物”、“心剑”、“剑道”。。。

    看着这些挂满了墙壁的各种“剑”字,刘洋只觉一种浓厚的中二气息扑面而来。

    许岩俊脸微红,他移开了目光,不敢与刘洋对视——倒也不是许岩喜欢玩这套中二了,他也是实在被逼得走投无路了。

    自从箱根归来以后,许岩一直被卡在筑基期巅峰。他试过了各种办法——无论是吸收灵气也好,出去杀魔物也好,他始终没办法在修为上再进一步了。

    经脉和丹田内积储的灵气已经溢满了,许岩隐隐意识到,按照以往的办法,自己即使再修炼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了。但问题是,到底如何才能突破筑基期凝成金丹,许岩却是苦无头绪。

    于是,许岩也只能靠自己了。传说中,那些大师或者高僧动不动就要面壁修行的,这或许也是个没办法的办法了。他整日盘膝坐在道场里,对着墙上自己写的剑字眼瞪眼,心里盼着有朝一日能顿悟突破,结成金丹大道。

    筑基期结金丹的痛苦,这些离刘胖子还是太远了,许岩也懒得解释,他领着刘洋来到了道场旁边的小屋子里,这间屋子同样是空荡荡的,只是在墙面前摆了一个剑架子,上面摆着一把黑鞘的长剑。

    “来,刘洋,这是我们门中镇派之宝。对着这把剑鞠躬吧,鞠躬三次,你就加入咱们圣天御剑门了!”

    听出了许岩语气中不同寻常的严肃,刘洋识趣地没有顶嘴,他恭敬地对对着长剑鞠躬三次,才迟疑地说:“这把剑,我瞅着怎么有点眼熟啊?啊,我记起来了,这好像是朱佑香带在身边的吧?”

    刘洋提起了朱佑香,睹物思人,许岩心中也是一黯,他“嗯”了一声,也不解释其中缘由,自顾着说道:“好的,入门仪式办了,从此,胖子你就是我们圣天御剑门的开山大弟子了。。。”

    刘洋瞪大了眼睛:“岩子,你这也搞得太简单了吧?鞠几个躬就入门了?我看电视里,不是还要开香堂拜祖师爷讲讲门派规矩什么的吧?”

    听刘洋的叫嚷,许岩俊脸一红——他倒不是不想把入门仪式搞得正规点,但问题他实在不懂啊!对于门派规矩,许岩所有的见识都是看香港警匪片得来的。就算他想搞得严肃点,最后也会必然不伦不类跟黑社会的香堂差不多。

    许岩板着脸:“本门刚刚开创,一应规矩尚未齐备,留待以后完善——反正胖子你就凑合着意思意思得了。你要是觉得不够尽兴,咱们来个三刀六洞的考验如何?要不,你在咱们门前跪个七天七夜以表忠心,那也蛮刺激的!”

    刘洋吓得脖子一缩:“那还是算了吧!”

    看着刘洋很有点遗憾的样子,许岩安慰他:“胖子,从今以后,你就是咱们圣天御剑门的大师兄了,咱们的门派规矩就交给你来慢慢制定了。以后,我要专心修炼,新入门弟子的管教就交给你了——反正,你想要什么入门规矩,你自己慢慢整吧,这个我是完全放手的。”

    听许岩把这么重要的大权交给了自己,刘洋顿时大喜:“岩子,你放心!今后新入门的那些小家伙们,看胖爷不把他们尿给整出来!

    胖爷今晚回去就设计个入门的九九八十一关考验,绝对诚意十足,小家伙们不脱一层皮都进不了咱们圣天御剑门!”

    许岩笑而不语。

    现在,真的要收徒弟了,许岩倒是理解当初朱佑香的想法了——当初,朱佑香一定要许岩背诵那本白鹿弟子手册才肯收他入门,许岩确实是很不爽的,暗暗埋怨朱佑香浪费时间。

    但现在,真的身处同境了,许岩才隐约体会朱佑香的想法:倒不是那本白鹿弟子手册有多重要,关键是是朱佑香想借这来考验许岩,观察他的心性和行事。

    一个人变成了修士,这不但意味着他可以走上长生久视的道路,也意味着他从此拥有超越世间平衡的力量。他所拥有的力量,就像核弹一样,足以破坏世间的平衡,对整个社会都是个巨大的威胁。

    这种足以毁灭人类的可怕力量,必须掌握在心性良善的人手上。

    所以,修真大法,不可轻授。

    现在,轮到许岩来收徒授艺了,对着熟得不能再熟的胖子,许岩当然不必再观察他的心性:这死胖子贪吃、好色、懒惰、无毅力、胆子小,所有该有不该有的毛病他全都齐全了。勇毅义胆,倘若真按圣剑门挑选弟子的标准,胖子根本就不入流。

    但最终,许岩还是选择了刘洋来担当圣剑门的第一大弟子,原因无他,只因为他信得过胖子——自己现在挑选的弟子,将来很可能就是面对魔潮时与自己并肩战斗的战友。这个时候,不把跟自己关系最铁、最靠得住的刘洋给放进去,那自己不是犯傻吗?

    许岩严肃地问:“刘洋,你有过理想吗?”

    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许岩,刘洋缩了下脖子:“岩子,我的理想,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毕了业,找一份工作混着,娶个媳妇不要太丑的就行了——你那时候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果然,收弟子真不能收太熟的,一点都没有师傅大人谆谆教诲弟子的成就感!

    许岩本来还准备了一堆“承担重任准备捍卫地球保卫全人类”的崇高理论给胖子洗耳朵的,但被胖子这么塞了一句,他差点没被梗死。

    许岩干咳一声:“胖子,娶个媳妇生个娃,那是你过去的想法了,现在,你可是咱们圣天御剑门的大弟子了,你该得有点追求了,理想要上档次了!你不但要自己有点追求,身为首席大弟子,你还该给你的师弟师妹们做个榜样啊!”

    刘洋眨巴着眼睛:“上档次的理想啊?那,我娶个媳妇外加一个小蜜行不行?”

    许岩:“。。。。。。”

    圣天御剑门的掌门人是很想当场大义灭亲清理门户的,只是刚入门的大弟子如果第一天就惨死剑下的话,只怕接下来也没人敢加入了,所以,许岩也只能按捺住心中怒火了,对这个猥琐家伙任而由之了。

    好在,许岩也不是没有收拾胖子的手段:“胖子,你好好坐好了!我给你诊下脉!”

    知道这是正经的大事,刘洋也不敢怠慢,他一边盘膝坐下,嘴上却还是不肯饶人:“岩子你还懂诊脉啊?你啥时候成祖传老中医了?岩子,你这笑容,我看你笑得。。。好像有点渗人啊?我怎么看你好像有点不怀好意啊!”

    “胖子,等下稍微有点疼,你忍着点,挺住了啊!”

    许岩笑吟吟地说,却是一手抓住了刘洋左手的脉门,运气探索他的经脉。刘洋感觉手上脉门处的手腕微微一热,一股热流迅速地挺进自己的手腕里,扎进了肉里,那刺痛的感象针刺一般。他吃疼,下意识地想挣扎,但许岩的手指象钢钳一样牢牢地抓住了他,他无法动弹,他挣扎着叫嚷道:“岩子你这是干嘛?好疼啊!”

    许岩心想才刚开始呢,老子当初在朱佑香手上吃的苦,怎么也要在胖子身上拿回利息来,他加大了运气强度,却是淡淡地说:“错觉,胖子,这完全是错觉!没啥疼的,就跟打一针似的,一点都不疼!一个大男人,还怕打针这点小疼吗?”

    胖子直冒冷汗,脸色发白,他颤抖着声音说道:“只是打针吗?岩子,我怎么感觉手上好像有十几根针在胡乱地戳着刺我一样?”

    “错觉,你这是幻觉啦!哪里的十几根针?你乱想的,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许岩心里暗暗说:“。。。其实是几千根针要刺你全身了!”

    他加大了运气强度,刘洋全身一抖,身子疼得像条虫般在地上翻来滚去,嘴里喊道:“疼疼疼疼疼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岩子,你。。。松手啊!松手啊!”

    “胖子,忍着点,没啥疼的!”

    接下来,刘洋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发出一阵又一阵嘶声裂肺的惨叫,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着。

    许岩也是身经过这番苦楚的人,但没办法,为了胖子将来的修道前程,他还是狠下心来,手上不断催力,将胖子体内的淤塞经脉强行给一短短地打通,清理废渣和垃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像没打麻药就开刀一般,这种疼痛确实恐怖,也难怪胖子喊得这么撕心裂肺了。

    在清理到丹田附近最后一段经脉时候,许岩忽觉胖子手腕一颤,整个身子一软,两眼突然翻白瘫在了地上——胖子疼得昏过去了。

    许岩蹙眉,情知胖子终究还是功亏一篑,在这最后关头晕了过去,没能彻底完成洗骨通髓的全过程。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各人体质、意志和忍耐程度不同。即使是在大明的修真界,也是只有那些天赋卓绝的优秀弟子都能坚持完成整个洗骨通髓,胖子能坚持到这个程度,这已经算是他的超水准发挥了。

    许岩足足等了半个钟头,胖子才悠悠地从昏迷中醒过来。他整个人虚脱了,躺在汗水里动弹不得。

    他有气无力:“我说岩子,你是打算要杀人吗?”

    “胖子,你醒过来了?觉得怎么样了?”

    “浑身都在酸痛啊。。。我说岩子,你这是啥子意思?胖爷我得罪你了?”

    没打招呼就让胖子受了这一通苦楚,许岩也有点歉意,他把事情的缘由跟胖子解释了一下,说明这“洗骨通髓”步骤是走上修真之路上必不可少的一步,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走过来的,能在这一关坚持得越久,将来的修道前程便越好。

    胖子听得咋呼不已,一拍大腿嚷道:“岩子你早说啊!你早说这事这么要紧,胖爷我怎么也要坚持下去的!刚刚胖爷是没准备,实力还没能完全发挥呢!胖爷我的意志坚定如钢,如果早有准备的话,这点区区小事压根不成问题!别说坚持半个钟头了,就是三天三夜胖爷也不带眨一下眼睛的!”

    “哦,胖子你还能坚持?那真是太好了!既然你还能行,那我们就再接再厉,趁现在赶紧把活给干完了吧。。。”

    许岩话还没说完呢,刘洋已经“嗖”的一下闪身不见了,身法之快犹如电闪雷鸣,竟连许岩的眼力都捕捉不到他的动作,空气中只留下胖爷铿锵有力的话语:“我肚子疼,先去上大号了!岩子你不用等我了!”

    ~~~~~~~~~~~~~~~~

    料理完胖子的事,许岩出了道场,候在练功房门外的黄夕快步走过来:“许副,您忙完了?”

    “嗯,忙完了。黄夕,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

    “许副,这是你们圣剑门的地盘,我还是不要进了。

    刚刚我在门外就听着了,您那老同学真是跟杀猪一般嚎叫,惨叫得整个教导大队都听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把自己好基友怎样了呢!”说罢,黄夕抿着嘴笑了。

    许岩也笑,他看出来了,黄夕眼里流露出的羡慕。他问道:“那么,黄夕,你想加入圣剑门吗?”

    黄夕一喜,笑道:“许副,您不是开我玩笑吧?我都这把年纪了,难道我还能学修道?”

    “当然是年纪小的人学起来比较快,但年纪大点的话,也是照样能学的。修道,学一天就有一天的好处,就算修不成我这种程度,保持身体健康还是可以的。何况,黄夕你也不过二十几岁吧,哪谈得上年纪大啊!”

    “那敢情好啊!谢谢许副您给我机会了!”

    黄夕也是乖巧的人,知道跟许岩学修道的机缘有多难得,她盈盈屈膝下蹲,笑道:“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礼了,今后还请师尊大人多多指教!”

    “呵呵,别闹!我组建个圣剑门,就是为大家有个仪式感吧。你我是天天见面的,就不必闹这些虚套了。那么,黄夕,你候在这边等我,是找我有事?”

    “是的,日方的联络员安晴织子过来了,想拜会许副您。文部长让我过来向您请示,是否愿意接见她?”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