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我家的大明郡主最新章节!

    听到朱佑香的这番话,许岩倒没什么感觉——反正朱佑香的脱线表现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要说什么“魔物”,就算她说有几个变形金刚正在楼下打架,许岩也不会感到惊讶的。

    不过,因为先前就见识过朱佑香的不凡之处,许岩倒也不敢完全无视她的警告。他看看周围——正是周日下午的购物高峰时段,柔和欢快的商行音乐中,购物的人流往来穿梭,人们谈笑风生,神情欢快,一派安定祥和的景象,却是哪里见到什么“魔物”?

    “轩芸,你所谓的妖孽,长的什么模样?”

    朱佑香紧握着没出輎的黑色长剑,全神贯注地望着周围,她那鹰隼般警惕的目光,不时地注视着每一个走近她的人,整个人锋锐得像一把出輎的利剑,仿佛碰一下都是危险的。她随口答道:“公子,魔物千奇百怪,并无定形!魔界妖孽,要么奇形怪状,要么就是寄生于人类的识海中,外观与常人并无两样。

    魔物乃来自魔界的杀戮者,天性疯狂,嗜血残酷,它们一旦进入此方世界,必将掀起凶残战斗和滔天血海!”

    这一番话,朱佑香说得铿锵有力,很有气势。许岩也跟着紧张兮兮地四处看,但半天也不见异常,他狐疑道:“轩芸,你的这把剑,是否出了什么岔子?”

    “许公子勿要大意,春蝉剑只有在敌靠近十米以内才有感应——既有感应,必有魔物,应验无比!”朱佑香很有气势地说,自信十足,可惜,她的下一句话把她的形象给彻底给颠覆了:“这是我二师兄亲口给吾说的,决计不会有错!”

    “你二师兄以前见过魔物吗?”

    “不,二师兄都没有与魔物的实战经验,是大师兄跟他说的。”

    “那你大师兄跟魔物交手过?”

    “也没有,大师兄也是从师傅那边听来的——八十多年前,师尊曾与来自魔界的高阶魔物交过手!”

    看着朱佑香用非常认真的表情说出这种毫不负责任的话来,许岩已是彻底崩溃了。眼见三人靠墙站着已有好几分钟了,越来越多的路人向他们投来了异样的目光,这让许岩感觉尴尬。

    许岩正琢磨着该如何劝朱佑香收剑回家呢,忽然,一声尖锐的女声惨叫撕裂了商场内的宁静气氛:“啊~~杀人了,快来人啊,救命啊,啊~不要杀我~~啊!”最后那声惨叫拖得很长,十分凄厉。

    惨叫声是从头顶传过来的。

    一瞬间,许岩明白过来:先前朱佑香说十米以内,他只当是身边周十米,却是忽略了一个事实:他们现在是身处商场的大楼里,十米之内,既有可能是身边的同一层楼,也可能是楼上楼下的其他层。

    那声女人的惊呼声实在太过凄厉,人们都被惊动了,购物的人群纷纷站住了脚步,抬头朝三楼那边望去,甚至有些正吃饭的顾客和店员也从饭店走出来,互相询问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听到有个女人在喊救命?”

    “好像是三楼上面传过来的。。。怎么回事啊?”

    “要不要报警啊?”

    “谁通知保安上来看看吧?”

    很快,还没等保安上来呢,从传送电梯那里,恐慌的人群已经潮水般涌了下来,哭喊叫嚷声乱成一片,看服饰,有购物的顾客,也有穿着导购员服装的店员,甚至还有几个商场保安,他们边跑边嚷道:“杀人了,快打电话报警啊!”

    “有疯子拿着菜刀乱杀乱砍,死了好几个了!”

    “好多血!肠子都流出来了!”

    越来越多的三楼顾客开始逃跑,男人和女人你推我我推你,甚至大打出手,风度和礼貌顿时荡然无存,此时此刻,在这些逃跑的人脸上只写着两个字:“恐慌”。

    逃跑的群众争先恐后,不惜一切地向电梯传送带涌过去,传送带里顷刻间就挤满了人,结果反倒因为太多人了过载而把传送带给弄停了,人们彼此妨碍,你挡着我,我挡着你,数百人被挤在狭窄的电梯传送道里动弹不得,人群挤得如此稠密,人体叠着人体,脑袋碰着脑袋,不时有呼疼喊救命的声音传出来。

    传送带里已经是挤满人了,但三楼那面还是有源源不断的逃跑顾客冲过来加入,电梯的拥挤程度每一秒钟都在继续加剧,人群中,恐慌的呼声此起彼伏:“大妞,你在哪里?快到妈妈这边来!快来,不要跑啊。。。啊,不要踩我的大妞!”

    “不要挤我——啊,不要挤我,我是孕妇啊~,救命啊!”

    许岩站得离电梯不远,把这惊惶的一幕看得很清楚,他亲眼看到了,一个留着平头的汉子怒气冲冲地推倒了一个挡在他身前的女孩子,然后他就径直跨过女孩的身体跑了,那可怜的女孩子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呢,身后那密密麻麻的人潮顷刻间就将她淹没了,连她的呼救声都被那呼喊的巨大声浪给淹没了。

    亲眼看到一条人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这对许岩来说是个极大的震撼,那个被推倒的女孩子一瞬间那种惊恐、绝望中带着乞求的眼神让许岩永远难忘,看到离他不到几米外的一个人就这样死去了,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无力感让许岩感觉难受又愧疚。

    那些侥幸从传送带那边逃出来的人,他们狼狈不堪地从许岩面前跑过,气喘嘘嘘,惊魂未定。那些衣冠楚楚、气质高雅的先生和女士,现在看着跟一群逃荒的难民也没什么两样了。他们的衣服被扯烂了,领带歪戴在脖子上、皮鞋掉了、裙子被扯烂了、眼镜断掉了、面青了、鼻子流血了、腿瘸了一拐一拐的,千奇百怪,什么样子的都有。

    看着一个白领模样的瘦高男子,许岩拉住了他,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三楼那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那白领先回头看了一眼,看着后面并没有拿刀的疯子追过来,好像已经安全了,他才停了下了脚步,气喘嘘嘘地嚷道:“小伙子,快报警,跟他们说,杀人了,杀人了!我亲眼看到的,三楼的皮尔卡丹专区那边,有个男的忽然发疯了,拿着两把尖刀那边见人就砍!已经有好几个人被他砍死了,连两个保安都被他砍死了,血流了那么一大滩,吓死人了!”

    白领又回头看了一眼三楼的传送电梯,仿佛还想留下看看热闹的呢,但最后,还是“君子不处险地”的圣人教诲占了上风,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更要紧些,赶紧继续向前面的一楼出口逃去了。

    这时候,许岩吃惊地看着朱佑香——居然真的出现了砍人的疯子,让她给说中了!

    他试探地说:“最近好像出了好多这种疯子乱杀人的事,没想到我们也碰到了,运气真是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