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我家的大明郡主最新章节!

    郑主任这种奇怪的举动,也引起他同伴们的注意。看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的主任,在全市都赫赫有名的内科专家郑主任对一个年青小伙子都如此注意,还为他追出门去,众位专家都是深感惊讶。

    看到郑主任走了回来,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负责人王院长奇怪地问:“郑主任,那小伙子是什么人啊?很要紧吗?”

    郑主任有心解释,这位小伙子就是上次救回宫建国的人,但碍着身边还有这么多其他医院的医生,他只能含糊地说:“王院长,您还记得不?上次我跟你说过的,病人宫建国的那个家属。。。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哦!”能成为市里大医院的负责人,王院长的智商绝对不低,他转头望了一眼许岩消失的方向,扶了下眼边的金丝眼镜,意味深长地说:“就是他?那个小伙子?”

    “对,就是他了。”

    “呵呵,看起来倒真的是很年青啊。。。”

    这时候,前面起了一阵喧哗,从楼梯上下来了几个人,走在前头的人,王院长是认得的,他转身对各位专家说:“诸位,大家注意了,市委的李书记已经过来迎接大家了。”

    说话间,市委副书记李尚原已经快步走过来,热情地与专家们握手,连声说:“不好意思,怠慢诸位了,怠慢了!辛苦大家过来走一趟了,谢谢大家!”

    王院长作为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身兼市卫生局的副局长,与李书记也是熟人。在这次的过来的专家们里,隐隐以他为首。这时候,也是他站出来代表众人,他先向李书记介绍了同来的诸位专家和教授:“这位是第一人民医院的郑主任。。。这位是蜀医大附院的徐教授。。。这位是市中医院的赵教授。。。”

    介绍完众位专家和教授,王院长客气地说:“李书记,在这里的,都是我们市各大医院的菁英了。接到市委办的指示,我们卫生系统尽了最大的努力,组织了最强力量的精兵强将过来,我们要尽一切可能抢救病人。李书记,救人如救火,我们就不要客套了,还是先让诸位专家上去看过病人再说,好不好?”

    王院长的态度十分端正,无可挑剔,这不但是因为看病的对象是市委副书记的家人,更是因为他在路上已经知道了病情,知道李书记的岳父很可能得的是那种原发性的器官衰竭症。这是种莫名其妙的怪病,迄今还没发现有效的治疗办法,现在发病的又是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病情是十分凶险的。

    王院长和众位专家暗暗揣摩,都觉得病人能救回来的希望是很小的。这样,他们就不能不表现得态度端正一点,免得到时候医治无效,病人家属会把怒气迁怒给自己——从这点上来说,不能不说众位专家与楼上医疗小组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尚原点头道:“好,诸位专家请这边走,病人就在二楼——李卓,你给诸位老师带路。”

    李书记领着专家们一行上了二楼卧室。专家们看过了病人,看过治疗记录,并问过了治疗小组的医生,了解病情之后,他们眉头深蹙,神情严肃。

    王院长对李书记说:“李书记,您看,能不能给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让专家们好好商量一下?”

    “好啊,请到这边的餐厅来——条件简陋,怠慢了诸位啊。”

    专家们关上门,聚在一起商议,李书记和家人等了十几分钟,却还没见专家们出来。饶是平素李书记城府深沉,但这次自己老丈人的安危也关系到自己的仕途,他实在等不住了。在餐厅门外走了几个来回,听着里面传出来的激烈讨论声,他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推开了餐厅的门,走进去笑着问:“王院长,诸位专家,这个——我这个外行,想在旁边一起听下大家的意见,这样不妨碍你们吧?”

    书记既然开口了,哪个专家这么不识趣会反对?众人自然一致叫好,请李书记在桌子边坐了下来。王院长向李书记介绍说:“书记,方才诸位老师都达成了一致意见,认为医疗小组先前的诊断意见是正确的,对病情的判断很准确。”

    李书记微微颌首,他目光炯炯地望着众人:“也就是说,大家也认为,文老爷子的病就是那个原发性的那个什么。。。”

    “对,就是那个型原发官衰竭症。”

    说到这里,王主任微微踌躇,他干咳一声:“我就具体跟书记您汇报一下吧,对于病症,专家组并没有异议,都达成了一致意见。

    但具体到治疗方案上来,各位专家有了些分歧。部分专家赞同治疗小组的意见,继续沿用强心剂和三联疗法;但蜀医科大附院的徐教授和市中医院的汤主任则认为,强心剂和三联疗法在以往的疗效并不见好,该换用强力激素老参汤剂加三联疗法。还有些别的同志则认为,这两种疗法都不见得能见效,诊病应该从刺激病人的生命力着手,用大胆、激进的针灸手法来刺激病人的肾上激素增强分泌。。。。。。为这几个疗法哪个好,我们还在讨论着,要不,请李书记给我们指示?”

    李尚原微微蹙眉,旋即又展颜摇头笑道:“王院长是在笑话我了。我一个干行政的,哪知道这些专业问题,这些问题,王院长和各位专家商量就是了。我只是想问个外行的意见,如果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还请诸位专家莫要见笑。”

    “李书记,您请说。”

    “这个。。。王院长刚刚说的强心剂疗法也好,激素老参汤疗法也好,还有这激进针灸疗法也好,哪个的治愈率高一些?在以往的治疗中,在对这种原发性急官衰竭症,哪个比较有效些,治好的病人比率高一些?这个,医院里应该是有记录的吧?”

    李书记的问话,犹如一阵突然卷来的寒风,冻住了各位专家脸上的笑意。一时间,专家们有的咳嗽,有的低头看笔记本,有的弯腰绑鞋带——反正,谁都不肯与李书记的目光对视。

    李书记有些诧异,他探询地望向王院长:“怎么,王院长,是不是我说了什么外行话,让专家们笑话了?”

    “呃,这个嘛。。。”王院长满脸的为难,他踌躇一阵,但李书记目光炯炯,终究是躲无可躲,他不得不苦笑着说出实情了:“李书记,说实话,这个型性原发官衰竭症是个新出现的险恶病症,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医学界都是个亟待研究的新难题。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强心剂加三联疗法也好,激素老参汤剂疗法也好,针灸疗法也好,迄今都还是试验性质的,疗效都没法保证。

    事实上,在全世界范围内,这个病还没有被治愈的记录。得这个病的患者,目前来说。。。他们的死亡率接近百分之百。”

    李书记脸色微沉,但却并不显得如何震惊。他也知道,正在给老爷子治疗的医疗小组是中央派给自己岳父的专家医生,都是从301、302、协和医院等名牌医院抽调的精干专家,他们的医术在国内也是一流的了。同样的消息,来自帝都的专家医疗组已经给他隐隐约约地透露过了,自己的岳父这次得的是绝症,能救回来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这件事,他也是心中有数的,至于还请了本市的专家组过来,那也不过是存了万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