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穿梭在无限废土最新章节!

    行宫里。

    女皇此时依旧呆在要塞中心的宫殿里,只有等到仪式正式开始时才会乘飞艇出现。这时候,她正通过眼前的多面显示器观察行宫外的景象。

    “然而两年功夫而已,这儿的变化还真是够大的!”方雨清手肘支在书案上,纤手托着粉腮,美目中流露出显而易见的的惊讶之色。

    琰总管在一旁笑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才出现!能够从无到有建立起这么一个拥有相当激烈的战斗力的国家!而且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的!不得不说,陛下你当初的眼光真的是厉害!”

    玉颜上悄然浮起一抹嫣红:“当初朕也没料到,他的成就会如此之高!这家伙,总能带给朕不少喜悦!此番和他见面后,不清楚……”

    女皇没有接着说下去,此时的她,就如热恋中的少女,在期盼着与自个的情郎见面时,那种含羞带怯,又隐约透着喜悦的表情。

    琰总管轻轻一蹔眉,见惯了世间百态的她,有关于陛下如今的心思是再知道然而了!

    原本是这没啥的不好,可她首先是一国女皇,凡事都得以国事为重,如果因为个人感情而影响到了国家利益,那可就是失职了!

    犹豫了片刻,她轻声道:“陛下,有句话,臣不清楚当不当问?”

    方雨清有些意外:“什么时候,你在我眼前说话也如此生分了?估摸着问就问呗!有什么关系?”

    “陛下究竟盘算如何处理与这个新统治权的关系?”琰总管严肃地询问说,

    “是平等结盟?还是让彼方以附庸国的形式向帝国称臣?抑或是干脆将其并入帝国版图?陛下你有决定了吗?”

    女皇脸上的笑意徐徐收敛了,她盯着这位自个最亲近的心腹重臣看了半晌,认真地反询问说:“你是忧虑我因为私情而影响了国策?”

    “在狱魂星海扶持起这么一个国家,对当前的帝国当然只有益处!这一点,当初你也是赞同的!难道当前,你有不同的看法了吗?”

    “陛下,臣没有改变自个意思的意思!”琰总管温和地道,

    “臣只是在估摸着,将来,等到这个国家真正成长起来这以后,是不是还会同以前一样,与帝国的利益保持共同?如果……他起了异心,那时的帝国该咋介整?”

    女皇黛眉轻轻挑动了一下:“你估摸着说什么?”

    琰总管看了看她的表情,声音低沉地道:“与其届时费心费神,不如趁当前,局势还在我等掌控中的时候,要求两国合并!”

    “既然他已成了陛下的皇夫,如此样的要求也不算太过分!原本是双方就是一家人!何必分彼此?”

    “你感觉,他……会答应么?”女皇随手取过书案上的国玺玉匣,修长的玉指,轻轻抚弄着上面精致细腻的花纹。

    “他本就是帝国的臣子,如今成了陛下的皇夫,这个身份依旧不会改变!”琰总管坚定地道,

    “既然是臣,就该有臣的觉悟!如果他不愿意,臣妾愿代陛下做一回恶人!”

    此言一出,书房内的气氛陡地凝重起来!

    女皇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冷意:“然而有关于如此么?事情办砸了咋介整?再说当前的帝国难道很缺这一块疆域么?非要使用这种下做的手段?”

    “陛下!臣妾只是为帝国利益着估摸着!”琰总管心中突地一跳,赶紧说道。

    “就差不多是这么!可也不需要使用这种方式吧?”方雨清哼了一声道,“要是闹得不可拾掇,双方连盟友都没得做了!那才是大多余的闲事!”

    “然而有关于帝国利益……”她忽然嘴角轻轻一勾起来,

    “朕当然不会忘了自个的职责!然而,为了所谓的大局牺牲自个的终生幸福,朕也没那么伟大啊!”

    “这个国家,朕是要定了!这个男人,朕也是要定了!”

    琰总管有些不理解地道:“然而……陛下如何能做到啊?”

    夜清远她是见过的,实在不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这种原则性问题,估摸着让他完全迁就帝国,除非他的脑子坏掉了!

    “朕自有手段!”方雨清神秘地一笑。

    这时候,一位女官进来禀告道:“陛下,时辰已到!该出发了!”

    “知道了!”女皇站起身来,与琰总管一道出了门。

    十分钟后,皇室御使用座舰终于在要塞中的停机坪上冉冉降落。

    舱门在方雨清眼前无声地滑向两旁,液态记忆合金自舱门下的暗格里涌出,几个呼吸间就凝成了一架有着精美浮雕花纹的舷梯!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夜清远那熟悉的身影,彼方正信步走到舷梯边,望着她的双目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压抑住心中的激动,她努力维持着一国之主的威仪,缓步走下舷梯。

    夜清远离着很远的向她伸出了手,温和地道:“美丽的陛下,欢迎来到刀芒王国,我谨代表王国亿万子民,迎接您的到来!”

    方雨清矜持地伸出手去与他握了握,又依照正统的外交礼仪轻轻拥抱了一下。

    临分开时,她那美丽的大双目里猛然闪过一抹不易发现的狡黠,纤长的尾指和拇指在他的掌心中猛然地掐了一把!

    夜清远猝不及防,差点当场失态。

    好吧!真有她的!刚一见面就使坏!以此判断是来者不善啊!

    注视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中私下里警惕。

    双方的臣属们并没有发现两位陛下私下里的“交锋”,欢迎仪式仍然依照预定的程序,一板一眼地进行着!

    首先是由东道主国元首致欢迎辞,夜清远将手伸进衣袋里,却摸了个空,先前放在那里头的书面辞稿已经不翼而飞!

    他侧过头看了看,身侧的女皇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美眸,一脸无辜地望着他,嘴角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算你狠!然而,估摸着让我出丑,可没这么容易!

    他索性发表了一通即兴演讲,反正就是个形式,只不如说错话,是不是那么规范其实也不重要!

    然后是由女皇致辞,有关于东道主国的招待表示感谢云云。

    紧接着就是阅兵式!

    女皇在夜清远的陪同下,在威武庄严的王室禁卫战略指挥部阵前缓步走过。

    由于政权建立不久,加上这又是第一次迎接外宾来访,连仪仗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