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至宰最新章节!

    吕下坐在武馆门口,披着蓑衣,一看就不像一个正经的馆主。

    当然,他也从来不把自己当个馆主,下午去喝了个酒,穿着草鞋,湿气又重了。这会儿,草鞋被丢下最底下的那个台阶。吕下就坐在最上边的台阶上,翘着二郎腿,扣着脚趾。

    就算是一个看门的,邋遢成这样,坐在武馆门口,也是挺膈应人的。不过没人敢指指点点,整个武馆内,上至执事武师,下至弟子学徒,没有一个不敬重老馆主的。

    他是守夜人。

    二十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一个夜晚是在床上度过的。这是一个承诺,一个对兄弟的承诺。只要他活着一天,就替武馆看一天的门。

    就这么过了二十多年,风雨无阻。

    白靴落地,略微沾湿的衣袂似乎有些嫌弃老头的蓑衣,往一侧挪了一步。

    “可惜了,不是要守夜,老子也想去赌上一把。狐脸儿,得手没?”

    “得手也就不来了。”狐脸儿嘲讽道,“虽然你这老头子挺讨厌的,但还是有点信用的。守了二十年的夜,雷大不动。”

    吕下抠爽了脚趾,将那草鞋往台阶上拍了拍,将水甩去,“不能凉了兄弟们的心,二十年前为我挡刀的兄弟,死之前我都这么说过。”似乎有些触景伤情了,吕下沉默了片刻,“莫笑尘去了吗?”

    “门下武师灵犀剑去了。”

    吕下穿上草鞋,等着狐脸儿继续说。

    “剑直接被斩断了。那人没有动用一丝元力,我……没有出手。”

    穿鞋的手停顿了片刻。雨不大,这蓑衣也没什么太大作用。风一吹。吕下的脸上湿漉漉的,须发跟霜打过似的。

    “你说。他会不会是丰城那人?”吕下依旧坐在台阶上,没有起身的打算。这个猜测有些无厘头,只是吕下的一个臆测。

    狐脸儿的弯刀收入衣下。

    “这和我们有关系吗?”狐脸儿轻笑道,“如果一个能杀死木贲,还可以轻松折断灵犀剑,就有的莫笑尘头痛了。”

    “那就让他头痛去吧。”吕下咂摸地嘴,“只是可惜了那七色原铜,估计天南宗明天就收到消息了。到时候,这沛城可能又要生意盈门了。我是照样青菜小酒。馆里的兄弟又能在勾栏里在小娘皮肚子上多几个来回了。”

    雨声不止,说话有些费力,吕下斜眼瞟过去,挤兑道:“狐脸儿,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长这么俊美,连小娘皮见了你都不好意思,你说你还找得到老婆吗?别总想着练刀,老子年轻时候想着和兄弟打拼天下。到年纪大了,连个热炕头的人都找不到。也是,像我这样蹲门口的,要个热炕头的也没啥大作用。喂。狐脸儿,你说句话能死?”

    狐脸儿的脸色凝重了,目光灼灼地看着雨瀑下的那人。

    雨幕遮眼。苍白氤氲间,一狗跟着一人。打武馆门口路过。

    狐脸儿下意识地将手按在了刀柄之上,眼睛看着那若无其事的一人一狗。

    吕下看了一眼黑夜中若隐若现的一人一驴。竟然没有任何动手的欲望。两人似乎在目送着一人一狗。

    大黑狗步伐有些慢,主要还是吃撑了的原因,口中碎碎念着,似乎很不满大半夜出来淋雨。他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门口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的吕下和狐脸儿,瞎****道:“怂包。”

    吕下不语,狐脸儿不动。

    五十步。

    狐脸儿握刀的手已经出了汗,身子依旧未动。

    暴雨如注,吕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