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人道演义最新章节!

看去,却见七步手里拿了一片破裘皮,正往嘴边舔舐不已。裘皮上一片乌黑血渍,显然是自那少年身上撕下来的。

    七步醺醺地道:“真乃世间绝味!可惜结痂了,若是新鲜的…啊!”他满脸迷醉,呻吟道:“只要能尝上一口,便是死了也心甘!”

    几人心底一阵恶寒,然后尽都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入夜,少羽昏迷之中,只觉面上灼热不已,悠悠睁开双目,登时被刺目的火光晃得一阵眼晕,下意识想要揉一揉眼睛,却发现自己被缚在一根立木上,双手动弹不得。跟前是一个巨大的火盆,兀自燃着熊熊的炭火,他扭头看向四周,入眼处尽是昏黄的帷幕,仰起头浑然不见穹宇,倒似是在什么阔帐里。

    少羽心中有些着慌,忽然惊叫一声,原来那火盆之后,坐着一排古怪的人群。这些人身上穿着迥然有异的服饰,头上戴着乌黑的羽冠,面目上满画着神秘纹路,看起来狞恶不已。

    “你…你们是什么人!”少羽失声叫道。

    那些人却并不理会他,都把眼睛直瞪瞪地盯着他的脚下。少羽微微怔神,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脚下踩了一块松软的厚蒲垫,舍此以外,并无什么古怪。

    “放开我!你们干嘛绑着我!”少羽挣扎道。

    那些人居中一人戴着最高的羽冠,此时站起身来,火光扫去他面上的阴影,显出一张尖细皱缩的老脸来。两只沉重的眼袋微微抽搐,挤出一双昏黄的竖瞳。少羽乍然一见,登时惊出一身冷汗,一个恐怖的称谓跃然脑海之中。

    “你们是乌蛮人!”

    那老者桀桀一笑,嗓音极其难听,“乌蛮人?嘿嘿!不错,卑鄙的人族,正是这样称呼我们!”

    少羽一颗心沉到了谷底,真的落到乌蛮人手里了。

    乌蛮人这个称谓,还是山承泽告诉他的。在族里的时候,山承泽常常与他说些稀奇古怪的见闻,其中就有提到乌蛮这个种族。

    在这个天地间,人道与妖道,正是势同水火的两个种族。而在这两个种族之间,有一片灰色的地带,人们将其称为蛮人。蛮人又按照肤色及习性,分为白蛮、乌蛮、海蛮,分别生活在冰原,荒野以及海滨。蛮人是兼有人妖二道血统的中间群体,据传说,他们的先祖是堕落的人族,与妖道媾和诞下的血嗣。人族五疆之内,无不对蛮人厌憎之极,并为此发动了几次大规模的清剿行动。乌蛮人是肤色较为接近纯血人族的蛮人,他们生活在与人族领地环境相似的土地上。

    而无论是什么蛮人,都有着残忍,嗜杀,乱交的习性,且都有着食人的癖好。

    想到将要被乌蛮人吃进肚里去,少羽不禁脸色一片煞白。未愈的伤势使得他眼前有些眩晕,只觉得那个老乌蛮人忽高忽低,端的是邪异不已。

    老乌蛮人忽然尖叫道:“卑鄙的人族少年,说出你的来历!”

    少羽耳中刺痛,一挺胸膛,道:“我叫少羽,来自烈山部落!”

    老乌蛮人双目一凝,道:“烈山部落?没听过!快说你是哪一疆的人族!”

    “南疆!”

    老乌蛮人一副恍然大悟神色,道:“啊哈!落神氏姜族的领地!”

    少羽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乌蛮人忽然厉声问道:“你一个顽胎都未破尽的人族小子,跑到荒原上来干什么?”

    此言一出,少羽不由得鼻头发酸,心道,原来已经到了荒原了么,怆然道:“又不是我想来,我是被捉来的。”当下便将自己如何被捉的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那日少羽被那猪妖追至穷途末路,身中数根鬃毛利矢,本道必死无疑。千钧一发之际,却从天上落下一只古怪大鸟来,一把捉住他便走。少羽刚脱凶境,又落险坑,左右都是一个死。于是拼命挣扎起来,不多时,便因为失血过巨晕厥过去。等到醒来,便已到了此间。

    帐里一群人听得是面面相觑,老乌蛮人盯视少羽许久,眼里闪动着怀疑的光芒,蹙眉问道:“那怪鸟何在?”

    少羽摇头不已,他连自己怎么到了这里的都不知道,又哪里晓得怪鸟的行踪。许是立得久了,伤体颇有不耐,他心里一阵烦恶,怨怒道:“要杀便杀,给个痛快的,你不要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看得我眼晕!”

    老乌蛮人一愣神,脸上浮现一个古怪的神情,迫问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少羽愕然,“我?烈山人啊!我不是说过了吗!”

    老乌蛮人怒哼一声,扬起手边一根鞭条,“咻”地一声抽在少羽身上。少羽痛叫一声,老乌蛮人厉道:“卑鄙的人族,果然没有一句实话!”手上不停,连抽数鞭。

    少羽额头滴汗不止,咬牙骂道:“老干柴!要杀便杀,凭什么折磨我!”

    老乌蛮人道:“不把你身上的古怪说清,老夫活活抽死你!”

    角落里,七步昂首挺胸坐在一排人最边上,偏着头,对身旁的小也低语道:“这就是小也你说的,祭祀大人无比高明的审问技巧啊!”

    岂料老乌蛮人猛地扭过头来,嗔道:“七步,你在嘀咕什么!”

    七步打个激灵,忙道:“祭祀大人,我说,我想吃了他!”

    老乌蛮人一窒,其余人好似忍了许久一般,此时尽皆嚷了起来。

    “对,吃了他!”“就这盆火,烤了便了!”“我要吃他的心肝儿,桀桀!”

    小也忙不迭附和道:“我想生吃!”

    老乌蛮人神色间颇为意动,一条黝黑的蛇信连连吞吐,思忖片刻,还是断然道:“先关他几天!把伤养好了,肉质更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