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人道演义最新章节!

失足跌出礁石去。

    惊魂甫定,少羽飞快地扒拉下周身衣物,垫在岩石上,勉强坐定。热力迅速将旧皮裘穿透,少羽只觉臀下滚烫欲燃,不得已只好站起身来,胸前一阵当啷作响,却是那一面古怪的铜镜。

    虚空中忽然传来一声轻快的笑声,少羽仰头看去,只见头上浓浓的烟云缓缓分开,露出一双巨大的眼眸来。少年骤然失色,惊呼道:"是你!"

    这双眼眸,不正是纠缠少羽数年之久的梦魇么。

    那意志高声长笑。少羽忽然觉得浑身冷冰冰的,即便熔岩之海也不能使他温暖分毫。原来早在很久以前,就被盯上了啊。他忽然心头一动,探手将胸前的铜镜攥在手心,一股格格不入的冰冷触感传来。

    "这镜子,只怕也是你的伎俩吧?"少羽一把扯下铜镜,胸膛不住起伏。

    那意志自顾自笑到尾声,才赞道:"还算有点聪明,不过你怎么能将如此高妙的术法称之为伎俩呢?"

    少羽一颗心已然沉至谷底,情知再无侥幸可言。只是心中依然疑惑不已,当下深鞠一躬,问道:"如此煞费苦心地捉我这么个小小人族到此,对前辈有什么好处呢?"

    那意志沉吟半晌,才道:"我扔出这面镜子,却也没法确定会落到谁的身上。"

    少羽愕然,不由得想起那个叫xx的老头来。不待他出言相问,那意志嗤笑道:"你想说那个死老头么?不过是个自作聪明的可怜人罢了。他煞费苦心自我手里诓走了这面镜子,却没想到转眼就为我做了嫁衣。"

    少羽深吸一口气,试探道:"小子观前辈在此,似乎身不由己,莫非...是被人囚禁?"

    "是,也不是。"

    少羽哪里有心情与之打机锋,揣测道:"那么前辈擒我到此,定然是需要小子助您脱困了?"

    "聪明!"那意志赞许道。

    少羽独臂一摊,显出孑然身躯,"不知区区残体,如何能助前辈脱困?"

    那意志哦了一声,反问道:"你在质疑我?"

    少羽低眉道:"不敢,只是不解。"

    那意志傲然道:"虫豸安知神明之玄奥。"见少羽沉默不语,又道:"原本不需与你解释这些,不过我向来奉行平等之义,你既然要为我脱困而献身,那么也就有权利知道。"

    少羽抬起头来,那意志沉吟道:"可知道始末之血?"

    少羽摇头。那意志道:"以你微末道行,连修行之门都还没跨进去,不知道也属常情。如你所说,我是中了一门极为高妙的封印阵法,才被迫困居于此。这门阵法施展之法极为严苛,其解法也颇合机巧。"

    少羽问道:"怎么个机巧法?"

    那意志道:"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此阵依因果之理运行,因何缘起,便因何缘终。要破此阵,只需当事人之心头热血,这血,即唤作始末之血。"

    少羽听得一头雾水,急道:"当事之人?那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连前辈见都没见过,又哪里是什么当事之人?"

    一阵死寂之后,那意志才悠悠道:"兴许你是布阵者的后人..."

    少羽一愣,争辩道:"能够布阵封印前辈的,定然是不世的高手,我只是人族南疆一个小部族中的小人物,根本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世,前辈你一定是找错了!"

    那意志断然道:"我是不会犯错的。"

    话音刚落,便似宣判一般。礁石四周的岩浆忽然缓缓上涨,很快漫上了岩石表面。少羽见状大骇,连连退避,岂料身后也是滚滚红水,惊慌失措之下,少年觑见一块距离较近的礁石,一个纵身跃了过去。

    虚空中传来优哉游哉的声音,"跑吧,蹦吧,越有活力越好。"

    不待少羽稍歇,身下礁石又缓缓没入熔岩之中。少羽蜻蜓点水一般,踏着礁石奔出百丈余。不知不觉间,眼前已是光芒万丈,少羽双目一刺,定睛看去,只见熔岩之海尽头,一座高丘沉浮于赤浪之中,最高处绽放出灼灼神光。登时心头一喜,一鼓作气向着彼方跃去。

    此时岩浆已将大多数礁石淹没,仅存的也只露出尖尖的顶部。少羽如履薄冰,却又不敢迟疑,险而又险地蹈足于生死之间。

    虚空中忽然响起奇怪的音节,好似在颂唱古老的歌谣一般。少羽浑然未觉,只是一味奔逃。那高丘越来越近,少羽越奔越疾,一身皮肤变得通红,只觉周身百骸血流奔腾,正涌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不多时,那高丘已然近在咫尺,少羽甚至隐隐看见了光芒源头是一个硕大的椭形物体,好似一枚奇异的卵。

    少羽不由得一愣,竟然呆立在一块堪堪立足的礁石顶部,脚下岩浆已然粘上了脚。虚空中颂唱之声越来越急,越来越高亢。剧烈的灼痛立时激醒了失神的少年,他奋然一跃,向着高丘飞身而去。

    身后传来沉闷的巨响,一道遮天蔽日的熔岩巨浪猛然拍下,少羽那小小的身躯眨眼便被吞没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