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人道演义最新章节!

    世人往往认为,蛮人对于盘神的祭祀是一种虚妄之极的崇拜。基于这个原始的看法,那么几乎没有人知道盘神圣庭的所在,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

    数千年前,昆吾氏先祖曾经贸然攻进昆墟,虽然并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却也算得上是为人族打探了这一块神秘的禁域。

    彼时西陲大军叩关昆墟门户,于万仞雪峰之间见一长河倒悬,宽可百余里,水势滔天,声震九霄,携荡涤洪荒之势奔流直下。而后人族逐渐探明,此飞瀑穿越龙脊高地,于崇山峻岭间穿凿而出,其干流蜿蜒而向东北,成就天河之波澜壮阔,支流则迤逦而向东南,成就了横贯大荒原的洛水。

    洛水流经大荒原中段时,已经形成了横流千里的滔滔大河。然而这条河流刚刚走出龙脊高地时,却远没有下游那般水势丰茂。大荒原极西之地有群山,与龙脊高地南麓接壤,此地方圆万里余,崇山险峻,傲岭横生,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洛水自此脱离高地汇入荒原,于群峰间层层跌落,并无浩大水势,然而百转千回、起伏跌宕之势更甚。

    数千载以前,流落荒原的乌蛮诸族逐日而徙,到了这群山荟萃之所,见太阳没于群山之间,因此以“万崦于嵫”名之,世称崦嵫之山。各部强者名宿经过数月之久的商议之后,始决定于此辟高山建圣庭供奉盘神。

    崦嵫山不是某一座山峰的名字,而是整个山脉的总称。盘神的圣庭便选址在这片山脉中最高的一座山中。蛮人部族大多不善营造,没有能力修建宏伟华丽的宫殿。然而他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攀上数千丈的高峰,将圣庭开凿在崦嵫主峰的山腹之中。

    人族过去曾经组织过多次对于崦嵫群山的扫荡行动,却因为种种原因,从未真正攻进过群山核心,更无从探明隐于山腹之中的盘神圣庭。正因如此,人族才会对所谓的盘神圣庭持普遍怀疑的态度。

    崦嵫主峰南面开凿有宽阔的石阶,那石阶依山就势,蜿蜒而上直入云端,仅目力所见,便超过万阶之数,更不知云外尚有几何。沿石阶两侧遍插无数旌幡,旛面上绘着各色稀奇古怪的纹络,那是大荒原上乌蛮各族的部族徽记。但凡在此插下族旛的乌蛮部族,都意味着该族承认圣庭的地位,一定程度上接受圣庭的制约。

    自山脚拾级而上,先要穿过一段遮天蔽日的族旛丛林。这一段山道两侧的族旛数目最多,然而细观这些族旛大多旛杆低矮,旛面图样相对简陋。这些族旛代表的部族是乌蛮人中最为底层的群体,数量最多,实力最弱。到了山道中段,两侧的族旛则逐渐稀疏起来,然而每一面族旛都有着挺拔的旛杆和精心绘制的大幅旛面。毋庸置疑,每一面光鲜的族旛都代表着一个强盛的乌蛮部族。

    到了接近云层的地方,便几乎看不见任何一面族旛了。待穿越云层之后,登时豁然开朗,抬头仰望,只见眼前一座危峦耸峙如君王,而四面诸峰拜伏似群臣,好一番万山来朝的壮丽景象。

    到得此地,空气越见稀薄,而山风犹烈,虚空之中不时有罡风席卷而下。若是修为稍低的登山者,只消被那罡风一拂,便要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然而,就是在如此险恶的山道上,却有一道单薄的身影在缓缓攀登。

    那是一个身着宽松玄色麻衣的光头老者,生着一张皱巴巴的面孔,脸上五官极为分明,好似用古松枝烧成的炭笔勾画过一般。他光洁的头颅熠熠地反射着阳光,唯有后脑勺上绘着一幅古怪的图纹。

    老者穿过云层,信步走上这最高的一段山道。呼啸的罡风自他身上拂过,甚至连一片衣袂都没能卷起。他的双唇呈乌黑之色,唇线单薄而修长,嘴角微微上翘,始终保持着一个神秘的笑容。

    这段山道上只伫立着零星的几杆旌幡,然而每一杆旌幡都隐隐露出睥睨捭阖的气势来。老者自登山起便一刻不停地向上攀登,之前的任何一杆旛都没能引起他的丝毫注意。然而到了此处,他却在经过每一杆旛的时候都驻足片刻。

    那些旛的旛杆每一根都有合抱粗细,杆身呈暗沉色泽,辨不出是什么材质,其上坑坑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