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除魔俏医生最新章节!

    果然,在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到岸边,那西式帆船已经不见踪影。本文由  首发

    三块灵石已经都在手上,最后的一块,才能让我们离开这儿。但是无论谁拿着第四块石头,都会被独自困在此处。

    “不过不要紧,我有好多吃的。”王萱拍了拍背着巨大旅行包的李飞云。

    难为你了。我这个徒弟一样的刁蛮。

    “还是回去寻找文献中有什么秘密吧。”秦逸说道,“说不定还有其他的路。”

    貌似只能如此了。我上前抓住他的手。只要他在我身边,我能使凌波微步。这一次我再不放手了。

    秦逸仍是牵着嘴角一笑,“你不怕我给你招鬼?”

    “岂不是正好修道?”我笑着回道。

    王萱笑着看了一眼李飞云,“要是有天你死了,我也这么陪着你。”

    李飞云回了一句:“你怎么不说你死?”

    王萱眼睛一翻,“你敢咒我!”一手捏住了李飞云的脸庞。“啊!”李飞云喊叫起来。

    尤蓉吃吃笑着,看了方超一眼,“我可不要你死。”

    有了秦逸在,我身体仿佛注入了强大的异能。整个人容光焕发,回到滇人的议事厅,铜箱已经不知去向。估计是被熊俊名收去了吧。

    当我们回到王宫大殿。熊俊名看着蓝色的秦逸,咬了咬牙。

    “太子爷。”他终于还是站起身子冲着秦逸恭敬的行了一礼。说起秦逸的身份,整个王氏集团很是微妙。胡老爷子已经不再承认他是儿子的身份,但是偏偏王雪薇对他无法忘情。

    说不定,秦逸终归有一日,还是会到王氏集团的董事会的。胡国兴可以不认,但是作为王氏集团的一个下属,却不能不给王雪薇卖个面子。

    “你发现了什么?”秦逸问道。

    熊俊名知道太子爷博学多才,知道哄骗不得,拿着书简说道:“汉使并未回到汉地,而是活在此处并且娶妻生子。在十一年后,才带着子嗣回到汉地。

    但皇帝西征滇国主意已定,遂让大将在汉使带领下,授金印,册封滇王。但是小滇王继位后,与益州郡的太守交恶。遂断绝上贡的事实还是存在的。不过滇国地处偏远,汉王朝鞭长莫及,益州郡太守对此无可奈何,只能通过其他部落补充上贡物资。严重招致民众不满。终于导致民变。

    滇国虽然没有参与叛乱,但是也观望不动。使得益州郡太守被杀。大汉皇帝大怒,遂派汉使带将军出兵讨伐。汉使于心不忍,但无可奈何。

    汉使妻子本是滇人,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悲愤交加自杀身亡,埋入卑弥呼墓室。

    面对汉朝的千军万马,滇王只得召开议会。最终定下迁移的定论。但是在第一批民众贵族迁移后,被汉军发现,开始了屠城!”

    我呼了口气,原来卑弥呼并不是庄蹻后人召唤出的式神,而是附在了悲愤交加的汉使滇人妻子身上,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不被灭族,刻意赶了回来,帮助滇人迁移。

    滇人妻子本身并无怨念,所以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又回到墓室沉睡,将随行的血人留在此处保护滇人。但是这个时候,庄蹻后人却指使女巫召唤了式神。

    这个式神在卑弥呼走后,重新改写了血人保护滇人的任务。它的任务,是带来毁灭。

    至于是神,还是鬼,都不被人所知。神媒许高畅,已经在昨夜死在血人手中。

    “有提到出去的方法吗?”秦逸问道。

    熊俊名摇摇头,“至少目前看到的,没有。”

    我们分批在滇国城池附近寻找食物,做各种探墓准备。要是王西成还在城里的话,早就出来了。但是始终没有露面。如果他是被血人带进墓里,生命堪忧。

    王萱平静的微笑,“我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姜宜民和小浮两人捧着地图,走了进来。看着屋子凭空多出来的人手,吃了一惊。我介绍了一番。

    “有各位相助,想必要把滇人墓穴翻个,也不是难事。”姜宜民说道。“我来说说我们的发现吧。”

    “在城池的左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里面太过昏暗,按照莫清标记的那里有个大建筑群。我怕产生危险,暂时没有往树林深入。倒是在城池的右边,有一个较小的建筑,我们在附近,还见到一个深不见底的盗洞。

    说实话,我看穴的本事不行,但是既然有盗洞,那么这里一定是有东西。”姜宜民说道。

    “怪就怪在,在盗洞不远二十米处,是一片水塘!”小浮说道。“我们在附近还发现夯过的土。”

    “什么意思?什么夯过的土?”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墓葬里的填土。”秦逸皱着眉头说道。

    那么也就是可以确定,水塘下就是一处墓葬了。

    “我试着钻进盗洞探寻,发现直直挖了二十多米,接着在地下走了一条折线通向墓道。”姜宜民说道。

    如果这个盗洞是莫清打下的话,也真是人才了,这个工程量非常巨大。估计不是他一人所为。

    “你们倒是乖巧,每次来人都带上盗墓人员。”秦逸看着熊俊名,冷哼了一声。

    熊俊名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显然是被说中心事,口中支吾辩解道:“我...我们没有。”

    秦逸冷笑着,扭过身子面对姜宜民,“带我去盗洞,我进去看看。”

    我一把扯过他,“你疯了,万一里面有玩意呢?”我已经失去他一次,足够令我痛不欲生,我可不愿再来一次。“你要是下去,我跟你一起去。”

    “我是鬼,晃着就进去了,随时可以出来的。”秦逸说道。

    “不。要下一起下。”我固执的说道。

    秦逸嗞了一下嘴巴,表示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即使是个相对较小的墓,估计也不会太小,因为墓室结构,是中字型的。”姜宜民说道,“这是散落在一旁的瓦片。”说着从兜里取了一块瓦片递到秦逸的面前。

    秦逸瞅了瞅,“是汉代的。”

    “我父亲怎么可能去下墓呢?他绝不会这么选择。”王萱说道。

    “或许,他下到墓室,是为了躲避晚上出现的血人。”我说道,王西成跟随莫清时间不长,在道术上的修为,只怕还不如女儿王萱。

    王萱听我的分析,没有做声。

    如果说为了活命,父亲可能会这么选择。

    即使活活被饿死,父亲王西成也绝不会做一只血人手中的玩物。

    “既然准备好了,就出发吧。”我说道。头上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着秦逸,“打我干嘛?”

    “你这些个毛病一定要改。现在还没有准备充分。”秦逸说道。

    “有食物吗?先吃顿饱饭,在这里呆一夜再说。”秦逸说道,“现在还不知道墓室有多大,如果只是百十平方,倒无所谓,如果超过200以上,就不能保证我们能在一天之内出来了。而且,城池左边也有墓葬,规格建制也比右边大,我们要保存一些实力留在这里。不能全体下古墓。”

    “一方面,可以保存实力,另一方面也能节省食物,如果一组遇难,还有救援。”秦逸说道。

    我吧唧吧唧嘴巴。你每次出现,就要抢我的风头。

    昨天夜里,我可是斩了一千只血人呢?这群神媒看我几乎都是万分崇拜的目光了。被你这一敲,立刻把我的光环砸掉落入凡尘。

    强于依尘,胜于依尘。果然一物降一物啊,李飞云如是想。耳朵却被王萱拽了过去,“把我的食物藏好,我不要分给他们。”王萱低声说道。

    “王萱。把食物分给大家。我们起灶吃饭。”我冲着王萱说道。

    王萱扁了扁嘴。

    一股阴柔的气息涌入,杨晓璐回来了。

    本来是满面笑意的她,见到大殿的人数变化,不由心里一惊,仔细一瞧,竟然瞧见几张熟脸。

    她吓得双膝酸软,跪了下来,“各位哥哥姐姐,我已经拜入梦掌教门下,以前的种种,还请各位高抬贵手......”如数家珍般的言语吐了出来。

    李睿渊、陈迎筠一死,树倒猢狲散,就连手下门人,也都没了骨气。这派系的兴衰,确实能影响门人的斗志和根骨。

    “韩宇龙,看在我们是同班同学的份上,帮我说几句好话吧。”

    “呸,你与锦都聚阴术士掌头勾结,害死史默含,今天既然到此,就死在这吧。”韩宇龙忿忿不平的说道,双手结上了手印。

    “慢着。”王萱拦下了他,“如果你愿意脱离聚阴术士派系,散功重新入化阳术士门下,我们就饶了你。”

    我点点头,在都市中,肯找到愿意苦修道术的年轻人,确实越来越少。

    往往不是师父不高明,只是苦于没有徒弟愿意学。

    “弟子愿受教。”杨晓璐上半身趴在了地上。

    “便宜她了。”韩宇龙翻了一眼。

    “以后你跟随我学道术吧,要是再有倒行逆施,我就灭了你。”王萱说道。

    秦逸牵着嘴角笑了一声,王萱使得好移花接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