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

    什么是软玉温香?

    怀抱着香喷喷的小萝莉,燕行终于有了真正的感悟,原来所谓的软玉温香就是这样的!

    小萝莉身娇体柔,抱在怀里像大冬天抱到了暖水袋,她自带体香,淡淡清香高雅沁心,雅香袭人,令人心驰神荡。

    小萝莉穿学校军训的迷彩服,隔着宽松的衣服也能感受到她肌肤的温度,脸贴着的地方柔软而有弹性,美妙的感觉让人沉醉。

    他的鼻端萦绕她的幽香,鬼使神差的,他蹭了蹭,蹭到的地方像装水的汽球,弹性十足,好像能把他弹开。

    此一刻,软玉温香在怀,燕行也情不自禁的醉倒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双臂收紧,将小巧的小萝莉拥得更紧。

    ?!

    乍然被燕人接住,乐韵脑子短路,燕人的速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的?

    因为思维短路了一下没跟上节秦,一时也忘记还被燕人抱着没挣扎,不曾想就在闪神的那点儿时间里被吃了嫩豆腐。

    当霍然惊觉燕人还贴着胸不放,她又急又气:“混蛋,还不放我下去?!”

    沉迷在美妙体验里的燕行,被气急败坏的娇喝声一炸,犹如遭冷水淋头,一个激灵全身神经张紧,心弦颤了三颤,弯腰,慌手忙脚的将抱在怀里的小萝莉放站于地,忍着心颤的悸动感,心有余悸的呢喃:“还好,没摔着。”

    足踩杂草,脚踏实地,乐韵气不打一处来,朝帅哥喷火:“你其名其妙的冲过来干什么?”

    “你失手跌下来,我怕你摔伤,所以一紧张就冲出来了。”燕行只觉耳尖滚烫滚烫的,努力镇定的解释。

    “摔什么摔?明明是我自己跳下来的,不到三米高的高度,我能摔着?是不是你想浑水摸鱼耍流氓?”乐韵想打死姓燕的,特么的,那家伙刚刚趁接住她时占她便宜!

    “我不知道你是跳下来的嘛。刚才,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巧合!”他拿人格军格,以生他的母亲和祖国母亲起誓,会变成那样的姿势真的不是故意的,纯属巧合!

    “特么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担心我安全才冲出来的,姑奶奶一定把你宰了。”若不是因为他的本意是出于怕她有危险不惜冒着高空接物被砸断手臂的可能执意接住她,就凭他趁火打劫吃豆腐的行为,她一定要打死他,再挖个坑就地掩埋。

    “那,要不要我自己挖坑?”

    “……”

    乐韵从来不知道燕帅哥竟然也会幽默,愣是被他那句话给弄得无话可说,皱着小眉头揉自己的腰,燕帅哥手劲儿太大,差点勒断她的腰,箍断她的腿,被箍勒到的地方现在还隐隐生痛。

    揉捏几下,想起自己千辛万苦摘下来的桑寄生,哪还顾得腰酸腿疼,“啊呜”一声蹿起来冲向那团碧绿的植物。

    她跑得极快,嗖嗖,如风掠过,几步蹿至被燕帅哥一把丢开的桑寄生,蹲下身,把一大团碧绿植物提起来摆正,检查一遍,发现没被砸坏,才长长的嘘口气:“谢天谢地,幸好没摔坏。”

    自己情不自禁耍了点流氓,燕行以为小萝莉定会勃然大怒,他也做好准备迎接她的雷霆大火和拳打脚踢,决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结果,小萝莉喷几句就熄了火,他不禁愣了愣神儿。

    当小萝莉转向狂跑,他还为咋了,谁知她竟然是紧张那棵药材,他也是深深的无语,看着那个小身影,不由自的看看自己的双手,他真的抱到小萝莉了哪!

    瞅瞅自己搂到过小萝莉的手,心情一阵荡漾,小萝莉的腰好细!小萝莉的胸好软好有弹性!

    想起那种震动心魂的美妙手感,心跳停了停,举手摸脸,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小萝莉的美妙弹性,如果肌肤相亲,那该是怎么样的细腻美好?

    脑子里闪过一丝旖旎,他家二弟蠢蠢欲动,燕行猛的甩了甩头,甩去不该有的猥琐思想,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对小孩子有不良思想,可耻!

    下意识的,他望向小萝莉,她背对着他,在摆弄她的药材,视线落在她细柳似的纤腰那里,他脑海里又浮出将她抱在怀里的感觉,脸又可耻的红了。

    他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火辣辣的,烧得耳朵和脖子也滚烫滚烫的,心跳加快,喉咙有点干,呼吸也不太顺畅。

    燕行摸了摸发烫的脸,小心翼翼的走去小萝莉那边,他脚步很轻,走到她的侧面,离她三四步远的地方站定,小萝莉在整理寄生茶的枝条。

    他想找点话说,发现竟然不知道该什么,有点小郁闷,憋了半晌,故作平静的问:“小萝莉,要不要我帮忙?”

    “你一边呆着,别给添乱我就阿弥陀佛了。”乐韵正忙着收拾自己的宝贝药材,哪有空管药帅哥呀。

    又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燕行悒闷的撇嘴角,自己主动去提小萝莉的大背包,放到她身边,再打开将小背包也提出来,供她随时找工具。

    一起在山里跑了几天,他基本摸清小萝莉的一些习惯,她衣兜里携带几把小手术刀,整套的手术刀、剪子、银针、纱布之类的在小背包里,还有少量的珍贵急救药材。

    将她的背包拧到她附近,燕行又把自己的背包和装药材的藤制小筐提过来,他坐在小萝莉旁边,看她清理药材。

    乐韵将桑寄生枝条间的枯腐树枝和残叶弄掉,将错综交緾的枝条也理顺,拿出剪刀,“咔嚓咔嚓的”剪枝条,将长长短短的藤状枝条全部翦断,最后就留下根和老藤交缠在一起的一团茎块。

    桑寄生年代久远,枝条伸展,蓬蓬松松,体型夸张,剪去枝条,根与老藤枝交缠在一起的团子也有一只小脸盆那么大,像个乌鸦窝。

    剪完枝条,先丢开根团,拣藤枝,又长又长的再次截剪成段,老枝扎成小束,嫩枝条也单独扎束,各有十几束,收获颇丰。

    燕行也懂自己的定位,他就是一杂工,因此,他积极的帮拣药材扎束,再塞进藤筐子。

    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