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细腰最新章节!



    而且朝中那么多人,若真是为这件事,那满朝文武岂不都是秦王的仇人?这也说不通。

    “那……会不会是王爷以为……这个主意是老爷给先帝出的?”

    “不可能!”

    姚幼清断然回答。

    “爹爹向来反对活人殉葬之礼,这主意绝不可能是他出的!”

    “奴婢知道,”周妈妈道,“但王爷不一定知道啊。”

    姚幼清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能。

    “王爷若真觉得是爹爹出的主意,那一定是有什么证据,若有证据,就不会仅仅是跟爹爹在政见上争执几句那么简单了,所以应该也不是为这个。”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两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只能先暂时放下不想,回到车中吃些东西稍作歇息。

    路上准备不了什么精致的饭菜,姚幼清也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一些就放下不用了。

    下人听周妈妈的吩咐来撤掉碗碟的时候,队伍后方的道路上忽然响起一阵马蹄声,越来越近。

    有人惊喜地喊道:“琼玉,是琼玉他们回来了!”

    坐在车中的姚幼清一喜,立刻在周妈妈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提起裙摆迎了上去。

    “怎么这么快就跟上来了?我还以为他们要过些日子才能跟来呢。”

    她笑着说道,心中满是要见到自己亲近之人的欢喜。

    但这笑容很快便消失了,因为车上下来的只有琼玉和那两个仆妇,并没有凌霜的身影。

    琼玉已经哭了一路,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再也哭不出来了,但在见到姚幼清的那一刻,还是呜咽一声扑过来抓住了她的手,泪流满面。

    “小姐,凌霜……没了。”

    …………………………

    姚幼清经历过生死,她的母亲,两个哥哥,都是在她记事后离开的,最近一次便是三年前,大哥姚楠意外溺亡。

    她每一次都哭的很伤心,每一次都祈求老天爷,不要再将亲人从她身边夺走了。

    可是老天爷从来不听。

    这次连她亲近的婢女都带走了。

    姚幼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人扶到马车上的,只知道自己又坐了回来,车里十分暖和,她身上却很冷。

    就在不久前,凌霜还与她一起坐在这里,给她读书,倒茶。

    如今,她却再也见不到她,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周妈妈见她像个木头一样坐在那里只是流泪,一句话都不说,甚至连点声音都没有,急的红着眼睛道:“小姐,难过你就哭出声吧,别憋在心里啊!”

    姚幼清却像没听见似的,仍旧呆呆地坐着,眼泪却不停地流。

    凌霜的死讯随着琼玉一行人的归来也传到了魏泓耳朵里,他听闻后面色十分难看,坐在原地一声不吭。

    他与姚钰芝之间确有仇怨,这次之所以答应这门婚事,一方面是懒得在朝堂上跟那些人争执,一方面也不乏有故意气姚钰芝的原因。

    唯一的女儿被他娶走了,姚钰芝定然寝食难安,魏泓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娶了他的女儿也没什么不好。

    但他一个大男人,还没到因此就故意苛待一个女人的地步。

    现在姚幼清的婢女因为他部下的过错而死了,虽不是他直接造成的,却也跟他有关系,弄得好像他欠了那女人的债似的,这让他心里十分不痛快。

    他欠谁的也不想欠姚钰芝女儿的。

    偏偏还有人不长眼,这个时候举着一只烤兔子来到他跟前,笑嘻嘻地道:“王爷,兔子烤好了,您……”

    话没说完,便看到他阴沉的脸色,顿时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按照他之前所说地道:“属下这就拿去给大家分了!”

    之后转身便走。

    没走出几步,被魏泓叫住:“等等!”

    “王爷有何吩咐?”

    他回身问道。

    魏泓看了看他手中的兔子,眉头皱的像是攒成一团的抹布,半晌才道:“给她拿去。”

    他?

    那人莫名:“谁啊?”

    魏泓握拳,瞪着他不说话,见这人实在不明白,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姚大小姐!”

    拿着兔子的人一愣,觉得太阳一定是打西边出来了,下意识想再确定一下,又见自家王爷脸色实在太难看了,不敢多言,点点头缩脖弯腰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