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细腰最新章节!

bsp; 姚幼清笑了笑,两眼弯弯:“原来陈叔是来说这个的。”

    她将放在膝头的肉干打开一包,捏起一块道:“小可爱确实喜欢吃没错,但我也很喜欢吃啊。”

    说着便将那肉干放进了嘴里。

    魏泓在旁笑着抚了抚她的头,也捏起一块放入自己口中:“我也喜欢。”

    两人相视一笑,车外的陈掌柜一怔,旋即眼眶微红。

    “我……多谢王爷,多谢王妃!”

    他实在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一个劲道谢,之后也不敢再耽搁魏泓姚幼清的行程,说了些祝他们一路平安之类的吉祥话便离开了。

    跟在队伍后的百姓都纳闷他跟王爷王妃说了什么,再三询问,但陈掌柜只是摆摆手,并不多言,在众人的目光中撩起衣摆跪了下去,对着仍在前行的队伍郑重地磕了几个头。

    …………………………

    魏泓一行人带着个孩子,走的不快,每日天色一黑就按时休息,绝不赶夜路。

    有时候孩子哭闹了,白日也会停下歇一歇,走的就更慢了。

    这日魏泓本想快些赶路,好在入夜前赶到前面的驿站歇息。

    偏偏魏启安不配合,哭闹的厉害,一行人只得停了下来,原地扎营。

    魏泓脸色不好,头一次对自己这个儿子黑了脸,要不是因为魏启安才几个月大,估计要把他拎起来揍一顿。

    姚幼清不知道他为何不高兴,等魏启安被安抚下来,由乳母带了下去,才坐到他身边轻声问道:“王爷怎么了?是因为晨儿哭闹才不高兴的吗?”

    可魏启安往常也不是没哭过,没见他像今日这般不耐烦啊。

    魏泓皱眉道:“什么时候哭不好,非赶着今日。”

    “今日?”

    姚幼清不解。

    “今日怎么了?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魏泓看了看她,嘴角翕动,贴到她耳边说了句话。

    姚幼清仔细听着,等他说完后清亮的双眸却倏地一下睁大,面色一红,伸手在他肩上捶打一下。

    “我当你是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呢。”

    原来是……是想早些赶到驿站做那档子事。

    先前因为姚幼清有孕,再加上那老道的话,他一直隐忍,连自渎都没有过,这一年早不知道憋成什么样了。

    前些日子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年之期,可宋氏说过女子生完孩子之后最好不要太快有孕,不然对身体不好,所以他又忍了些日子,想等她不易受孕的时候在与她行房。

    左等右等等到今日,一颗心都已经飞到驿站去了,却因为魏启安哭闹而没去成。

    要知道不易受孕的日子就这么几天,且路上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驿站的。

    虽然这营帐里只住了他们两个人,他也可以抱抱她亲亲她,但左右其它营帐离的都太近了,说话稍大声都会被人听到,更别说真做点别的什么事了。

    魏泓郁闷得很,下巴垫在姚幼清肩头,将自己整个身子都赖在了她身上。

    “我盼这天好久了,凝儿……”

    姚幼清心中有些羞恼,却也有几分甜蜜。

    她不知道关于那个老道的事,只以为魏泓是为了她和孩子才忍了这么久,嗔怪之后侧过头去,轻轻亲吻魏泓的面颊,又小心翼翼地贴上了他的唇角。

    她平日里是个很少主动的人,这突如其来的亲吻让魏泓一怔,心头像是被猫儿轻轻挠了一下般,喉咙有些干涩,为了缓解这不适,下意识迎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