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惟我真神最新章节!

    龙传听完天魔和血煞的话后,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连小青也不说话。一时之间,几个人都沉默了下去。

    小青在龙传的脑海里用低沉的声音问道:“龙传,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

    龙传苦笑一下,在脑海里说道:“小青,压力山大啊!”

    是啊,龙传的压力能不山大就怪了。事实上,就是把另外一个时空之中的那整座喜马拉雅山都搬来,都无法与龙传此时感觉到的压力相比。

    先说应穆的修为。按照天魔和血煞的说法,几百年前他们和龙天启一起与应穆大战的时候,应穆就已经修炼到了渡劫中期。这大几百年过去了,应穆的手上又掌握了这几样秘密,更在偷练血炼大阵,天知道,此时的应穆究竟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而且,像应穆这样的伪君子,谁又知道他手上还有多少的秘密,有多少能够加快修炼和提高修为的手段?

    相对于应穆来说,此时的龙传,绝对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就是整个龙家加在一起,甚或是整个四方城的人全部堆在一起,恐怕都不够应穆几巴掌拍的。

    除却其修为,应穆还是玉剑门的老祖。他的背后,首先站着的,是玉剑门。而玉剑门的背后,还有一个御火宗。按照天魔和血煞的叙说,御火宗中也有好几位渡劫之境的大修士。御火宗虽然与现在的玉剑门,也就是以前的御剑宗,有夺宗之恨,但玉剑门既然已经成为御火宗的下属宗门,谁能保证,玉剑门若是真地有事的话,御火宗不会大举来援呢?

    抛开这些个站在这片虚空之内巅峰的渡劫之境的大修士不说,这一门一宗,随便派个筑基之境的人过来,对于现在的龙传来说,那也是要踮起脚尖才能看到的存在。

    再有就是,应穆一直顶着一个名门正派掌舵之人的光环,估计仙门之中还没有其他人知道他背地里对天魔、血煞和龙天启做的这些恶事,更没有人知道他偷练血炼大阵的事。与应穆作对,就相当于和仙门之中的名门正派作对。

    而天魔、血煞和龙天启等三人身上所背的恶名至今尚未洗净。哪怕天魔和血煞出来指证应穆的所作所为,即使有人愿意听,又有谁会相信呢?更别说,天魔和血煞只要一露头,恐怕连话都来不及说,就会被应穆和其他的名门正派中人给降妖除魔了。

    而且,应穆带着玉剑门已在这一块地方立脚千年,应穆又在这附近偷练了几百年的血炼大阵。可以说,对这方圆几十万里的地方,应穆是了如指掌。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做点儿小动作,只怕他一个心血来潮,神念一扫,就可以洞察一切了。更何况,这四方城中,本就有不少玉剑门人。龙府之中,现在就住着十个仙贼。谁敢说,他们就不是应穆的帮凶?

    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任何一样是站在龙传他们这一边的。阴谋,阳谋,文斗,武斗,耍嘴皮子,打嘴官司,抄家伙,拿板砖,没有一样有可能将应穆掀翻在地啊!

    在这一刻,龙传无比地怀念那个不靠谱的镜中人。若是那个家伙在,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直接将应穆抓过来,问清楚龙天启的下落,然后再一指头把他弹死就行了。

    龙传在心里叹道:“一切的困难,都还是源于自己没有力量啊!”

    “力量?”龙传心中一惊,忽然在脑海里恶狠狠地说道:“小青,我要变强!”

    小青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你想要变强。我也想帮你尽快变强。可是,修炼之道,在于日积月累,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情?那个应老贼比你不知道先修行了几千几万年了。想要赶上他,谈何容易?”

    龙传咬牙说道:“我能碰到镜中人,还能有你,就说明,我有逆天气运。我以前看过的那些仙侠小说和电视电影里,那些有逆天气运的人,出门就能踩到件上古奇宝,头上掉个东西就是个旷世奇果,顺手捞张手纸就是一篇绝世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