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不二之臣最新章节!

    PUB内,音乐依旧热烈动感,光线也仍五彩交错,可这一巴掌扇下去,就像是自带聚光效果,以季明舒为中心,四周目光齐齐汇聚。

    ——你听听看,一个巴掌响不响?

    ——响,巨响。

    吃瓜群众在心里默默回答。

    小白花前段时间演过一个古偶网剧,网剧小爆,她这女二也算是混了个脸熟。

    循着声儿看过去,不少人都认出了她,一时偷拍的闪光灯伴随窃窃私语此起彼伏。

    其实大家也不大在意打人的纠纷缘起,更多的是惊讶于有人在张二公子的生日会上动手,这小姐姐是想打张二的脸还是存心闹事啊?

    坐在不远处的张宝姝也完全处于愣怔状态。

    刚刚隔得远她看不清脸,这会儿近距离看到季明舒,她竟然无意识地开始认同起那夜岑森说过的话。

    明珠在侧,又何须萤火。

    场面就这样在一片热闹喧嚣中,无端静默了数十秒。

    小白花的朋友回过神来,忙护住她,冲着季明舒喊:“怎么这样,你谁啊!动手打人这是想干什么?”

    “就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有没有素质?”另一人也接着帮腔。

    小白花本人没有出声,只咬着唇一副没回过神的可怜模样。

    但她很快便想起来了,当日在巴黎,也是这女人给蒋纯出头逼着严彧道歉。

    当时严彧好像不想跟这女人吵僵,那这女人,可能是有点背景。

    想到这,她抿唇低头默不作声,白莲花三部曲走得那叫一个一气呵成。

    她的朋友浑然无觉,还一副“我们委屈可受大了”的理直气壮模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让季明舒给个说法。

    季明舒眼皮都没掀,接过小土鹅不知从哪变戏法弄来的温热毛巾,慢条斯理擦了擦手,眼角眉梢都是不以为然的骄矜,完美演绎了“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的堂而皇之无所畏惧。

    如果今夜现场有人和岑森交过手,可能会发现,这夫妻俩对付人的时候完全是如出一辙的高高在上。

    没一会儿,张二公子就闻声过来了。

    小白花的朋友也是塑料至极,见张二过来,声音蓦地婉转,还想借此机会朝他发嗔,“张老板,这小姐姐什么情况,好端端地跑过来就打人,这不是不给你面子嘛。”

    张二被嗲得麻了三秒,左看看右看看,还没搞明白这几个完全不搭边的女人怎么会有交集。

    好在他还没开始喝酒,脑子清醒得很,分清楚是谁打谁后稍稍松了口气。

    很快他便转头,殷勤问道:“舒姐,你手没事儿吧?疼不疼?要不我找人弄点儿药过来?”

    季明舒轻笑,“没事,对不住了,你生日,我应该忍忍的。”

    她可真没想过砸人场子,可刚刚和蒋纯一起去洗手间,那小白花婊里婊气的言论就那么正正好落进了她的耳朵,一时动手,也没多想。

    张二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嗨!多大点事儿!姐你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他又招人来换了条毛巾给季明舒捂手,油嘴滑舌的奉承话一串串往外冒。

    抽空他还回头扫了眼小白花及其姐妹,倒也没把她们怎么样,毕竟是他生日,也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差。

    可有人不识相,季明舒都不想在别人生日会多生事了,还有人要在她转身后做样子冷哼一声。

    季明舒脚步稍顿,回头看。

    冷哼的是小白花朋友,还挺傲,都不拿正眼看季明舒。

    小白花则是一直捂着被打的那半边脸,眼眶里泪花儿打转,就是不往下掉。

    季明舒觉得好笑,“都当小三了,还没做好随时挨打的自觉,职业素养不太到位啊。”

    张二也突然来火,回头皱着眉头不耐烦道:“你们怎么回事儿?这都谁夹带进来的玩意儿,存心给我奔三的这十年添堵是不是啊?我生日你搁这儿哭丧?我跟你多大仇?”

    小白花被这一惊,刚刚还非常有技术含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蓦地一摔。

    张二更是气到脑子冒烟,话都不想说,只比手画脚让人把这几个晦气的弄出去。

    周围人一片静默,大约被张二这毫无逻辑的双标震慑到了。

    -

    直到生日会结束,蒋纯都还没回过神来。

    她拉着季明舒特别直接地问:“张麟干嘛对你那么谄媚,他们张家不是也挺厉害的吗?不至于这样吧?简直都没眼看了。”

    “他哥自然不用,可他又不是张太太生的。”季明舒轻描淡写。

    蒋纯一脸懵,“什么?他不是张太太生的?可他…他不是在张家很受宠吗?”

    “受宠跟他是私生子又不冲突,你是没学过逻辑学?”

    “没有。”蒋纯认真应声。

    季明舒一哽,又问:“你来帝都几年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她也真是被这只小土鹅的无知惊到了。

    可蒋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副我愚昧无知但我很理直气壮的蠢样儿,挽着她说:“以前也没人告诉我,你什么都知道那你教教我啊。”

    “不要。”

    “你刚刚都给我出头了,难道我们不是好朋友了吗?你有没有听说什么叫做‘一声姐妹一生姐妹’?”

    季明舒递了个“请立即停止碰瓷”的眼神。

    蒋纯却挽着她不放,还非要拉着她往自家的车上拽,说是要带她去看看她在市中心买的豪华公寓。

    -

    一路上,季明舒被蒋纯缠着讲了不少豪门密辛,蒋纯听得一愣一愣的。

    进公寓电梯时她们正在讨论圈子里一对模范夫妻,蒋纯惊讶问道:“真有这么乱吗?我还以为他们很恩爱呢,那照你这样说,大家都是各取所需,没有多少人是真心相爱的啊。”

    季明舒正想点头,告诉她“现实本就一地鸡毛”这一惨痛事实。

    可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