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不二之臣最新章节!

    她的手大概伸了十多秒,就如愿投入一个略显清冷的怀抱, 紧接着身体腾空, 她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

    梦里十八禁版的岑森好像真的比较温柔。

    季明舒往他怀里缩了缩, 还咕哝着提醒了句, “我来大姨妈了。”

    潜台词是, 梦里你也什么都别想做。

    岑森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听她睡梦中说来了大姨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最好别弄脏床单,顺手从衣柜里找了条毛毯垫在她身下。

    这年头,像他这样体恤酒店保洁人员的老板恐怕已经不多了。

    将季明舒放置好后,岑森想要起身,可季明舒不舒服的时候特别粘人,还搂着他脖子不肯撒手, 他用了几分力道, 才将这双爪子扯下来, 勉强塞进被窝。

    二十分钟后, 岑森洗完澡上床休息, 季明舒又像自带温度感应器般,非常迅速地滚进了他的怀里, 两只手抱他抱得紧紧的, 还不停往他胸膛里蹭, 没有太多血色的唇瓣也贴在他胸膛间,温度淡淡。

    岑森本来打算将她拉开,可她无意识地, 忽然在胸膛间亲了亲,酥酥麻麻,又很柔软。

    岑森稍顿,八百年没见的恻隐之心回光返照了下,朝她的方向侧躺,将人往怀里揽了揽。

    -

    一夜无梦。

    次日一早,季明舒从血流成河中清醒过来,见到身侧岑森,她恍然间还以为自己在明水公馆。

    等看清酒店装潢,她又伸出根手指戳了戳岑森。

    ——没反应,但是个活的。

    他怎么会在这?

    季明舒并不知道岑森昨晚在帝都还有应酬,还以为他发消息那会儿就已经出发前往星城。

    所以她昨天到星城之后,还特地没和他联系,就是不想和他住在一起。

    谁知道他还挺阴魂不散,自己又跑了过来。

    醒了醒神,季明舒掀开薄被,捂住肚子小心翼翼地往床下挪腾。

    她倒不是想照顾岑森的睡眠质量,只不过是因为她没法儿大幅度动作,稍不注意,身下血河就会像二次决堤般轰轰烈烈下涌。

    等进到洗手间,蹲上马桶,她才算暂时进入了安全区。

    她手肘撑在膝盖上,双手托腮。

    没一会儿,她又觉得无聊,捞起手机翻了翻。

    手机里躺了很多条未读消息,除却挥金如土的真假姐妹们日常发来问候,时常神隐的小姑岑迎霜竟然也给她发了条微信。

    岑迎霜:【小舒,你和阿森一起去星城了吗?这次是不是要呆好几个月呀?】

    季明舒没多想,随手回了个“小丸子点头”的表情包,又打字:“对呀,要一两个月的样子。”

    等回完,她指尖一顿,忽然想起什么。

    小姑一向醉心实验,哪有工夫管他们在国内国外还是帝都星城,这消息应该是帮家里人问的吧。

    那家里人是担心……岑森在星城逗留时间过长,会和安家有什么牵扯?可安家不是早就举家出国了吗?

    季明舒对岑家旧事也只是一知半解,小时候岑杨离开,她还听信大人哄骗,以为岑杨就是单纯地出国留学。

    后来长大才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内里因果,只是岑家上下对此事讳莫如深,外人也就知之有限。

    没一会儿,岑迎霜又发来消息。

    这条消息算是应了季明舒的猜测。

    岑迎霜:【小舒,安家的事情你也应该也知道一些,安家最近回星城了,老爷子不太放心,所以阿森如果和他们那边有什么联系的话,你记得告诉我一声。】

    安家回星城了?那老爷子不放心也是情有可原。

    季明舒想了半天,反复打字又反复删减,最后还是将那个“好”字发了出去。

    只是和家里人说一声,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而且岑森也不一定会和安家人联系,即便联系,他也不一定会让她知道。

    给自己做完当小间谍的心理工作,季明舒总算没再那么心虚。她起身,洗了把手,准备再回床上睡个回笼觉。

    可门一推开,她就看到岑森站在外面,好像正准备抬手敲门。

    她心跳漏了一拍,那点儿回笼觉的睡意顷刻消散。

    “你,你醒了啊。”

    “怎么?”岑森平静地看着她。

    “没怎么,”季明舒卡了卡壳,又问,“那个…你怎么会在这,我醒来看到你吓一大跳。”

    岑森简短地解释了两句,当然,李文音已经被他略过不提。

    听他话里的意思,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去参加节目了?季明舒顺势转移话题道:“对了,我今天下午要去电视台签合同,你把律师借我用下。”

    “嗯,我让周佳恒帮你安排。”

    季明舒点点头,侧身给岑森让路。

    岑森进了洗手间,她又贴心地帮忙关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