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不二之臣最新章节!

!!

    季明舒:【闭嘴!】

    蒋纯懵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群名变成了“两只小仙女和一只小土鹅”。

    可能是浴室水雾氤氲,温度太高,季明舒感觉有点儿热。

    她盯着语音转换文字后的那一行“我们都知道你很喜欢你老公”,怎么也挪不开眼。

    过了好半晌,她逼迫自己将手机屏幕朝下盖在一边,起身擦了擦身体,匆匆离开浴室。

    -

    就季明舒洗澡这一小会儿,厨房已经飘出了袅袅粥香。

    她窝在客厅心不在焉地看了会儿宫斗剧,又纠结了百八十个来回,终于光着脚晃进了厨房。

    “那个,你在煮什么粥,还挺香的。”

    她双手背在身后,肩背薄瘦挺直,颇有几分公主殿下前来巡查的气势。

    “青菜虾仁。”

    岑森仍在处理食材,眼都没抬。

    季明舒踮起脚尖往前张望了下,又鼓起勇气别别扭扭问了句,“那,你需不需要我帮忙,就是…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

    “没有。”

    简洁干脆,一语击破玻璃心。

    “……”

    岑氏森森今天比较温柔——世界三大错觉榜首:)

    季明舒被噎得转身就想走,岑森却忽然停下动作,回头说了句,“你如果很闲,不如改改你的设计图。”

    季明舒顿步,“我的设计图怎么了?”

    这次的设计她出得很快,在节目组给出房屋改造实景之后的两三天里就定好了主题和改造方案。

    房屋男女主人是因一部音乐剧电影结缘,那部电影里有一首整个故事的总结曲《Epilogue》,也就是这次季明舒的设计主题——“尾声”。

    它很契合屋主提出的轻复古风格,又有从序曲走至尾声的美好意义,季明舒灵感上头,出图出得特别快,最后的实景渲染效果也很完美,他们组就连颜月星看了效果图也放不出半个屁。

    所以是有什么问题?

    岑森擦了把手,慢条斯理道:“你有很多设计理念,包括你的实景图都很有学院派的风格,但屋主是普通人,家居不等于展厅,实际功能永远是第一需求。”

    简而言之就是,不接地气,住不了人。

    季明舒张了张嘴,下意识就想反驳,可一下子竟然不知道从哪着手。

    她穿烟粉色的真丝睡裙,光着脚倚靠在厨房门口,就那么傻傻地靠了十分钟,看起来可怜弱小又无助。

    岑森:“别想了,先喝粥。”

    季明舒回神,这才闻到青菜虾仁粥的鲜香。

    她这一路几经打岔,肚子饿了又饱饱了又饿,已经空到不行,一时也没空多想其他,只盯着岑森,眼巴巴地跟着他一起往餐厅走。

    可就这么平地走路,她也和鬼上身似的突然脚滑,“噗通”一下往后一坐,屁股重重地跌坐在地板上。

    岑森站在餐桌边回头,看她就像看一个小疯子。

    她也是一下摔懵了。

    双手撑着地板坐在地上,尾椎骨又麻又疼,莫名还觉得这疼一路蔓延到了头盖骨。

    最可怕的是岑森竟然就那么站那儿看着她,看了足足有一分钟,似乎是确定了她凭借自己的力量这辈子也无法独立行走,这才上前,颇带几分怜悯地将她打横抱起。

    岑森:“你是饿到没有智商了吗?”

    啊啊啊!拿开你沾满血腥的臭手!我不要你帮忙也能坚强地从哪跌到就从哪站起来!!!

    季明舒从精神上独立着,身体上却只能做一只卑微的小花瓶,紧紧搂住岑森的脖颈,疼到屁股颤抖也只能绷着脸面无表情。

    岑森忽然笑了下。

    季明舒的玻璃心又碎了,“你笑什么?你刚刚是笑了吗?”

    岑森没承认也没否认。

    季明舒悲伤道:“我跟你生活不下去了,我们八字可能不合。”

    她边说还边伸手捏岑森的脸,还是特别亲昵的那种,两只手捏着往两边扯。

    一路捏着到了床边,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于是又慌里慌张地匆匆松手。

    岑森似乎不打算计较,将她放到床上,让她身体朝下趴着横躺。

    季明舒下意识扬起脑袋。

    岑森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身体稍倾,忽然也回捏了把她的脸蛋,声音是低低沉沉的,还带着没倒时差的微哑,“那你觉得你能和你谁生活下去?”

    季明舒哑声。

    两人就这样以一种特别奇怪的姿势四目相对。

    心脏都不约而同地,重重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