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不二之臣最新章节!

;   哪成想越接触她就对这辅修课程越感兴趣,毕业时她几经犹豫,最后在季明舒的支持下还是选择了室内设计方向出国进修,毕业回国,她又顺理成章进了季明舒的室设工作室实习工作。

    大约是年纪越长越看重存留几许的亲情,又或许是已经得到更为满足的需要,对过往的失去不再那么耿耿于怀,这几年来,岑森本人对陈碧青和安宁的态度和缓了不少,逢年过节会通个电话,也默许了岑小砚叫安宁姑姑,叫陈碧青奶奶。

    至于岑家长辈,对他们之间的来往也一直保持着“你不说我不问”的不干涉状态。

    在外头又等了两分钟,安宁发现季明舒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没等她开口,季明舒忽然踉跄,眼睛半阖着往后倒。

    “嫂嫂!”安宁吓得连私底下的称呼都喊了出来,勉强扶住季明舒,高声喊人帮忙。

    -

    以前季明舒参加室设综艺时也曾忽然晕倒,醒来时还惴惴不安地脑补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这回醒来却没给她脑补发挥的空间,刚蒙蒙转醒,砚宝就站在床边拍着小手手脆声公布重大喜讯,“妈妈你终于醒啦!你肚肚里有小妹妹啦!”

    公布完他还凑上去吧唧亲了季明舒一口。

    “妈妈要休息一下,你给奶奶姑姑打电话报个平安。”

    岑森嫌他闹腾,从身后抱起他,安置到病床右侧的沙发上。

    季明舒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边从床上坐起边问:“我怀…怀孕了?”

    “嗯,五周了。”

    岑森揉了揉她的脑袋,又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季明舒还有点儿懵懵的,岑小砚却反应迅速地捂住眼睛,嫌弃地拖长尾音道:“咦——羞羞!”

    他嘴上说着“羞羞”,两条小胖腿却兴奋地上下不停摆动,指间缝隙可以看到他那双葡萄眼睛圆溜溜地一眨不眨,笑得和偷了腥的小猫咪似的,露出了一排整洁干净的小米牙。

    -

    季明舒怀孕,最高兴的莫过于岑小砚小学生了。

    他的中英日记画风突变,从以前的“今天吃了xxx,玩了xxx,真是美好的一天”进化成了“今天是小妹妹发芽的第xx天,妈妈今天做了检查,小妹妹很健康,我太开心啦。”

    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每天被迫批阅岑小砚的小妹妹发芽记,也不知不觉成为了小妹妹成长观察团的一员。

    季明舒生产前,两位老师还一前一后打电话进行了慰问,口口声声称呼还未出生的小豆丁为“岑砚同学的小妹妹”。

    其实这次怀孕季明舒和岑森没有刻意去检测性别,两人也多次纠正岑小砚,告诉他妈妈肚子里的不一定是小妹妹,可岑小砚撅着嘴巴不听不听,说他们俩都是大骗子,欠自己小妹妹都欠了好久好久了,心地善良的他都没有要利息。

    季明舒还因此正儿八经烦恼了几天,心想要是生个小弟弟,砚宝是不是还得追着她讨债。

    可怀孕真是太辛苦了,她这回孕吐得特别厉害,前几个月简直水深火热,生完这个她可再也不想生了。

    好在如岑小砚所愿,最后季明舒顺顺当当地生下了一个女宝宝。

    听到是女宝宝时,季明舒和岑森都莫名松了口气。

    欠债好几年,隔三差五被小祖宗追着讨债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

    岑小砚出生前岑森就拟定过女孩子的名字,所以宝宝生下来就有了大名,岑琢。

    琢宝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性格似乎更随岑森,安安静静的,很少哭闹。

    但她也有自己的小坚持,除了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谁都不让抱。

    刚开始季明舒还担心琢宝太过安静会不会智商跟不太上,事实证明琢宝是典型的少说多做实干派,三翻六坐九爬等基础技能掌握的时间都远远早于岑小砚。

    一朝碾压,终生碾压。

    安安静静的岑小琢从会说话起就表现出了自己惊人的高智商,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季明舒随便放放给小朋友们陶冶情操的音乐剧,岑小琢看一遍竟然就能复述出好几句英文台词;

    和岑小砚一起搭不同年龄段的乐高积木,她搭完自己的竟然还能给岑小砚指点迷津;

    岑小砚放学后在家里背了好多遍都记不住的古诗,她还能在季明舒抽检时做口型给岑小砚进行提醒。

    对比如此明显,岑小砚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逢人就炫耀自己有个漂亮可爱智商高的小妹妹。

    岑砚小朋友上六年级时,班上有大胆的小女生和他告白,还宣称以后要和他上同一所初中。

    他严肃地拒绝了人家,冠冕堂皇说着小孩子不能早恋。

    事实上他只是给人家小女生留面子,真实想法是觉得人家小女生没有自己妹妹优秀,他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和自己妹妹一样优秀的女孩子做女朋友。

    岑砚小朋友六年级毕业时,明水公馆重新装修,一家人暂时搬到了市中心的大平层公寓居住,季明舒无意间发现了一本终极妹控岑小砚已经写完的小学生日记。

    “琢宝的眼睫毛好长,比妈妈的还要长,这是不是就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

    “从来没有见过像我们家琢宝这么乖巧懂事的女孩子,妈妈做的菜味道那么奇怪,她都能夸好吃,哎,我是不是应该多向琢宝学习?可是味道真的很奇怪。”

    “琢宝今天两岁啦!我拉着爸爸给琢宝亲手做了生日蛋糕,可爸爸做完,竟然还单独做了一个草莓小蛋糕给妈妈,他说妈妈也是宝宝,没有蛋糕会吃醋。回家妈妈果然有一点点小吃醋(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被细心的我发现了),等草莓小蛋糕拿出来又笑眯眯的啦,爸爸真的好聪明哦。”

    ……

    季明舒看得又好气又好笑。

    忽然身后有熟悉的冷杉味道拢来,她趁机举着日记本告状道:“你看看你儿子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岑森扫了眼,不以为意,“老师不是打了优秀么,哪里是胡说八道。”

    季明舒转头,对上他的视线。

    午后阳光温暖宜人,小朋友们在学校上学,屋里安静。

    她忽然环住岑森脖颈,小小声问了句,“我永远都是你的宝宝吗?”

    岑森声音里含着笑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