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武道宗师最新章节!

    车辆行驶,一快一慢,大巴迅速就被拉远,消失在了楼成和严喆珂眼底。

    “还有点巧嘛……”楼成摇头失笑,推了推眼镜,感慨了一声。

    他很清楚龙虎俱乐部的坛友们今天也会来看比赛,但没想到竟然能在途中遇见一次。

    当然,这只是自己单方面的,他们刚才就算看到了轿车内的乘客,也不会知道“那”就是水友“薛定谔的虎”,甚至极大概率认不出自己便是楼成。

    严喆珂闻言,笑吟吟侧头,瞄了自己老公一眼:

    “橙子,我想到了句歌词诶!”

    “什么?”楼成好奇问道。

    “无缘对面手难牵~”严喆珂抿嘴轻笑道。

    “这都哪跟哪!”楼成好气又好笑地回应,机智地又补了一句,“那我们叫有缘千里来相会,百年修得共枕眠?”

    严喆珂啐了一口,嘴角上翘地扭头望向旁边,旋即“嫌弃”地看着楼成:

    “这么老的歌,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啊?橙子叔叔!”

    斗嘴说话间,轿车速度放缓,驶入了停车场,楼成和严喆珂付了一半的包车费用后,推门走下,按照指示,沿着道路,手拉手地再行了大概六七百米。

    拐过一处山坳后,两人眼前霍然开朗,只觉空气里的“灼热因子”一下增多,而且变得极为活跃。

    前方是一片越往中央越有下陷的宽广所在,每间隔几步,就有火焰自地下冒出,静静燃烧,不舍昼夜,不见熄灭。

    极目眺望,楼成只见此地核心位置隐有暗红在裂缝里流动,靠近外界的部位似乎有黑灰色的盔甲凝聚覆盖,光是远远看着那里,都能感受到满是暴虐的炽热。

    这就是龙虎俱乐部的主场,大名鼎鼎的“火焰地狱”!

    围绕这片两三个足球场大小的所在,修筑有一个又一个的半封闭透明长廊,里面或弄出高低,分成几排,或隔成包厢的样子,正是平常意义上的“看台”,为防“手无缚鸡之力”的观众被乱飞的火焰、溅射的岩浆、爆炸的余波等伤到,这都是用高科技防爆耐火玻璃圈成的,并留有听声音的通道。

    严喆珂从挎包里翻出了那两张门票,找到了对应的玻璃包厢,在安保人员的指示下,开门而入,里面有沙发,有茶几,有三块不同角度呈现“火焰地狱”的大屏幕。

    “我这还是第一次享受看台VIP待遇……”楼成左右打量,微笑说了一句。

    “其实我更喜欢人多的那种,气氛会传染的。”严喆珂眼眸上转,没掩饰自身的想法,“可我外公非得给我这种,怕出什么意外,我都给他说是和你一起的,他还不放心。”

    “这是得有非人境界才能让外公彻底放心啊……”楼成自嘲笑道。

    在外罡强者眼里,一位“才”顶尖六品的丹境武者,确实不是那么保险。

    “也许,少年,冲刺吧!”严喆珂半是打趣半是鼓励地回答。

    赛前的各种精彩比赛回放中,时间来到了上午十点二十五分,“看台”所有的位置都有了主人,其中不乏记者席的长枪短炮。

    一架架无人航拍机起飞,各就各位,将画面传回了玻璃长廊,让观众们视线所及的场景有所印证。

    楼成注意到“小馄饨”他们在自身左侧三处“看台”外的玻璃屋子内,兴奋得不肯坐下,正左顾右盼。

    一番介绍和“场地”边缘的热舞后,天空忽地一暗,沉闷压抑的味道跃然于纸上。

    轰隆!

    一声霹雳霍然炸开,化作声浪,向着四周滚动,如成实质。

    这就是“武圣”钱东楼的气势?外通天地,干扰自然?楼成若有所思,再也坐不住,站了起来,走到了正前方玻璃半步之遥的位置。

    严喆珂亦是如此,与他肩并肩屹立。

    就在这时,腾得一下,宽广场地中的一处处地火齐齐蹿高,暗红的“铁流”抖落黑灰,跃出了几朵赤金的浪花!

    轰!

    一股岩浆喷发,冲上天际,倒落而下,照亮了昏暗,照出了“赛场”远处的一道身影。

    他穿着藏青色绣有龙虎的武道服,欣长挺拔,五官英朗,剑眉星目,短短的寸发根根竖起,尽显桀骜与不驯,光从外表很难看出,这已是三十出头的男人。

    蹬蹬蹬!他每一步迈出,大地都在震颤,让火焰一阵又一阵蹿高,让岩浆一股又一股喷出。

    没有号召,包括楼成在内,齐齐喊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让它回荡于了山岭之中:

    “龙王!”

    “龙王”陈其焘!

    这样的气氛里,天色又是一暗,如有乌云汇聚,压得满场观众心神不宁,压得声浪有所降低,压得蹿高的火焰和飞腾的岩浆黯然失色。

    从另外一边,缓步走出了位穿着奇怪的男子,他身上的白袍似武道服似道家衣物,边缘绣有一枚枚青电紫雷,身高比楼成矮了两三厘米的样子,长相清秀,气质儒雅,深沉内敛,不见张扬。

    “武圣”钱东楼!

    比“龙王”还小两岁的“武圣”钱东楼!

    他年少成名,在陈其焘迎头追上前,整整横压了一代武者,华国之大,无人再敢称天骄!

    而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之前的几代强者也被压服。

    虽然崇拜“龙王”,更喜欢那位真性情的男人,但楼成不得不承认,“武圣”钱东楼才是自己心目里标准的宗师模样。

    现在,他正以一己之力对抗“龙王”与满场观众的气势!

    裁判没敢进场地中央,远远地举起了右手,尽职地扮演着人形器物的角色:

    “本场比赛第一局。”

    “‘龙王’陈其焘对阵‘武圣’钱东楼!”

    有头衔者,在类似场合必须称呼出来,以示尊重!

    “龙王!龙王!”

    一声声欢呼里,裁判猛然挥下右手,朗声道:

    “开始!”

    话音刚落,他已急速蹿开,远离战区。

    砰!

    这时,“龙王”陈其焘已是一拳擂出,仿佛要击打虚空。

    然而,他的拳头便像是导弹,“强拖”着自己的身体急速向前,明显地留下了残影,制造出了打破音障般的巨响。

    以拳带身!

    残影拉伸,“龙王”轰出的拳头处,金红的火焰瞬间点燃,急速蔓延,覆盖了他的全身,让他似乎变成了行走于地上的火神或者炎帝。

    超级赛亚人……楼成脑海里莫名就冒出了这个念头。

    “武圣”钱东楼和“龙王”打过不知多少场,彼此间相当了解,早就没有了试探出招的心态,面对攻击,双掌猛地一拍。

    轰隆!

    一声巨雷炸响,似乎滚动于了每个人心中,震得几百米外的玻璃哐当作响,让严喆珂有心灵受击,精神摇晃,注意难集之感。

    发出晴天霹雳的同时,“武圣”双掌分开,拉出了一口跳跃着的紫色雷刀。

    它甫一出现,立刻就斩到了“龙王”覆盖于体表的金红火焰之上。

    而钱东楼紧随其后,周身缭绕着道道银白闪电,天神下凡般靠拢。

    激战就此拉开,当世两大强者打得如火如荼,看得楼成如痴如醉,恨不得临摹他们的一招一式和每个变化。

    比起收看直播,现场观战更有立体感,更能体会外罡强者的威能,比如时而颤抖的地面,隔着耐热玻璃也能感受到的火浪,震耳欲聋的雷鸣……

    这一战打了足足二十分钟,“赛场”中央的岩浆已是化成了喷泉,“龙王”陈其焘周身环绕起了一团团或金或红或紫或白的火球。

    随着他一招一式的攻击,这些火球相继融合,凝为了一团,缩在了他的掌心。

    一声暴喝,“龙王”舒展手臂,猛地蹿高,一拳下砸。

    轰隆!

    楼成反应极快,抢先伸手捂住了严喆珂的眼睛,这时,两大强者交手的位置亮起了让观众们眼睛刺痛,短暂模糊,有所流泪的炽白强光,似乎有一轮大日降临于了此地。

    轰隆!

    火浪喷射,一个小型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极尽绽放之态。

    等楼成睁开眼睛时,“龙王”已仗着主场环境的优势,险胜了“武圣”半招。

    看了回放,联想到之前的体验,楼成忍耐不住,脱口赞道:

    “过瘾!”

    这真是让武者热血沸腾的战斗!

    几十百把米的范围内,人如神灵!

    接下来,双方相继有五光道人、云雁道士和“洛后”宁梓潼、“擎天柱”龙真这些外罡强者出战,苦战五局后,龙虎俱乐部三比二胜,此时已过十二点。

    “好精彩……”严喆珂目光兴奋地看向楼成,低声赞了一句。

    “嗯嗯,没白来,比看直播刺激多了。”楼成望了眼正面玻璃上的种种痕迹。

    两人情绪激荡地交流着今天的比赛,手拉手出了包厢。

    就在这时,极目游走的严喆珂拉了下楼成,下巴斜指道:

    “小馄饨……”

    呃……楼成疑惑望去,看见娇小可人青春正盛的“卖呀卖馄饨”姑娘拿着个本子,蹭蹭蹭跑了过来,目标大概,可能,似乎,咦,是我?

    她找我做什么?

    不会知道我是“薛定谔的虎”了吧?

    不可能,我绝对没透露过我是松大学生这点,而且说说里也没更新涉及身份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猜到?

    茫然之中,“卖呀卖馄饨”小姑娘已是靠近,看了眼茫然诧异的楼成和严喆珂,甜甜笑道:

    “你好,楼成。”

    也对啊,她认出我是楼成,过来要个签名很正常嘛……楼成觉得自己明白了真相,微笑回应道:“你好。”

    “卖呀卖馄饨”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句:“你戴了这眼镜,我们都没认出来,还是看见了……”

    她没说下去,只是瞄了下严喆珂。

    漂亮得有自身特色的女孩子也是很容易被人认出的!

    “明白了。”楼成带着几分揶揄地看了看自家媳妇,被她回瞪了一眼。

    “卖呀卖馄饨”重新露出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