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武道宗师最新章节!

    天色阴沉,寒风嗖嗖,满怀激动与欢喜的楼成刚走出动车站,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与炎陵的大风低温干冷不同,秀山的冷是阴进骨子里的那种冷,逃脱不开的冷,不是所谓衣服不透风就能够抵御的,而他本身又处在虚弱生病的状态。

    “还好我机智,下车前在里面加了件衣服。”楼成赞了一句,掏出手机,拍着秀山的熟悉天空与远处的标志建筑——地擎大楼,然后发给了严喆珂,“坏笑”道:“眼熟吗?”

    严喆珂回了个发呆的表情:“忽然有点想家了……”

    “就当我是你的替身,代你回家感受秀山。”楼成“得意大笑”。

    “呸,这叫什么话?替身橙,你有我好看吗!”严喆珂发了个“你对力量一无所知”的表情。

    说笑间,楼成背着行李,谢绝了一堆小黑车的邀请,来到了公交站台,等到了会经过家门口的82路。

    虽然自己背包里有一万块现金,皮夹里也还有好几大百,但做人要懂得节俭!

    原本只有五千块奖金的话,他是打算剩下的都作为约会基金,可现在又有了八强的一万,于是生出点小心思,打算过年期间给老爸老妈买点什么,算是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礼物,让他们惊喜一下!

    82路人挤人,楼成仗着阴阳桩,重心掌握得很好,倒也无所谓坐下,探着头,四下打量,想着能不能碰到一两位同学。

    可惜,秀山好歹是地级市,光主城区人口就有几十万,而他认识的同学,从幼儿园算起,也不超过三百,与前者对比,当真算是沧海一粟,哪是那么容易碰上的,除非专门去某些人必然会出没的某些地方。

    公车摇摇晃晃,停停靠靠,开到了旧城区非商业中心的地带,四周的楼房开始变矮,色泽不再多彩,楼成在一个小区门口的站牌下了车。

    这是自己住了快十年的地方,很多栋楼的外墙已经斑驳,留下了岁月无情的痕迹,是老爸最初上班的企业最后的辉煌,在它破产的时候,榨干了自家最后的积蓄,借了一屁股债,才把产权给买了下来。

    小区住的大部分都是老爸以前的同事或工友,街坊邻居之间的关系相当不错,一路走来,楼成是频频问好,这个叔叔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那个阿姨曾经还帮自己换过尿片,没踏入家门,便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当然,这样的邻居氛围也有一点不好,七大姑八大姨没事就爱凑一块,一家出了点事情,回头就传遍了整个小区!

    快到自家所在的八号楼时,楼成看见单元门洞里走出来一位年轻人,于是微笑打了声招呼:“旭哥。”

    这年轻人叫汪旭,是自己幼儿园同学、小学同学和初中同学,也就是正常意义上的发小,加上双方父亲曾经在一个技术部门,当年爱聚在一块下棋吹牛,自己和他的关系算是非常不错。

    但在企业即将破产的那几年,人心惶惶,等米下锅,大家都过得颇为艰难,一个家庭,往往不得不一个背井离乡打工,一个在家操持,看顾小孩,矛盾时不时爆发,这种氛围也影响了孩子们,有的人开始无心向学,想早点赚钱,有的人则跟着原本厂里的青工现在的流氓“混社会”,逐渐有了一些带*黑*恶性质的团体。

    汪旭身材高大,体格结实,从小好武,被这种风气带坏,慢慢就走上了歪路,初中的时候一边讨好体育老师,以求学武,一边跟着混子做点收保护费,参与校园群殴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他还相对单纯,还会给楼成炫耀今天打了谁,明天准备去和哪帮人PK,以楼成如今的眼光,可以发现他当时的天赋确实不错,十四五岁就有业余九品的实力了。

    而正因为有这样一位发小,楼成才得以在整体学习氛围极剧变差的初中不受外界干扰,不被流氓欺负,专心致志读书,考上了秀山一中,彻底摆脱了这种环境,从此和汪旭成了两路人,对他的事情不再了解,只是从隔三差五的碰面知道他没读高中,发现他混得似乎越来越好,但脸上也多了道浅浅的伤痕。

    汪旭左脸颊的伤痕依旧隐约可见,留着利落的短发,穿着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长款黑皮衣,戴着很有暴发户气质的粗长金链,眉眼间不再稚嫩,已经没有了十八九岁少年的青春洋溢。

    “哟,大学生回来了。”他看到楼成,颇有几分欣喜,从兜里掏出一包写着英文字母的外烟,“来,抽一根,好货啊!”

    当初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自己学会了抽烟喝酒……楼成念头一闪,摆了摆手:“我现在戒烟了。”

    汪旭脸上掠过一丝不快,态度多了几分冷漠,给自己点了根烟道:“读大学就是不一样了啊。”

    老实说,楼成以前和他关系好归关系好,心里还是有些怕他的,但现在,经过小武圣擂台赛的历练,再面对汪旭时,已经彻底没了那一份畏惧,直视着对方的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