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神君见笑了最新章节!

    不过,这就更奇怪了。

    计玄只是个法力尚可的修行者,怎么会与鬼王有所牵扯?

    ——我本姓巫。

    脑海中闪过姜堂主的脸庞,百苓有些不确定地想,总不可能是因为他吧?巫族当年放出鬼魈是绝密,纵然后来西陵帝下令诛灭巫族,用的也是办事不利的理由。退一步说,姜堂主只是个习练智术的普通修行者,要真想对他做点什么,就更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

    想不通啊想不通。

    她的神色变幻莫测,眉眼间拢着几分沉思。瞑光与她魂魄相交,怎么会感觉不到她的想法。然而,他只是嘴角轻动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百苓索性不想了,“走吧,去镇上看看。”

    刚出祠门,身后卫泽漆就追了上来,在她惊讶的目光里吐了口气,“就知道你不会等我。”

    面对他的无奈,百苓耸了耸肩,“你来得很快。”

    卫泽漆淡淡地笑了笑,“客堂那边怎么说?”

    “他们去了镇上的药房。”

    “药房?”卫泽漆沉吟了一下,“那应该在路上出的状况。”

    百苓点点头,“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归元镇淹没在巍峨的群山之中。百苓走的不是近些年镇里出资修建的水泥路,而是抄的山道近路。山风徐徐,卫泽漆若有所思地跟在她的后方,看着她驾轻就熟地穿行在野植茂密的小路之间,心里暗暗生疑:她似乎对这片地形很熟悉,可她老家不是江南的吗?再想到昨晚,他又忍不住觉得,这个高中三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女同学着实神秘。还有她身侧的银衣少年,好像凭空就冒出来了。

    想到这里,卫泽漆抽空打量了瞑光一眼。虽然他气质恬冷,一路上与百苓也没什么交流,但总觉得他们之间是紧密无间的关系,尤其是他落在百苓身上的目光,分明就是占有欲啊。哪怕他隐藏得很好,也不能骗过他的眼睛,因为……

    卫泽漆一开始是走在百苓身边的,结果被他冷郁的眼神逼退了。

    所以,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一个热衷cosplay的异地男朋友?

    “我说,你走这么慢是想偷袭我吗?”

    突然,百苓停下来,转过头问道。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被害妄想症?”卫泽漆收回思绪,诧异地反问。

    百苓的脸上染上了点笑意,目光却扫向他的身后,意味深长地说道,“有时候想的多点,也能活得更长些。”

    察觉到她掠过自己的目光,卫泽漆只得说道,“你不要露出这种眼神。”

    百苓不解,“什么眼神?”

    “我背后有东西的眼神。”

    “不要告诉我,你一个大男生怕鬼?”

    “不是怕鬼,是……”卫泽漆酝酿了一下措辞,“这种深山老林,被毒蛇猛兽咬一口也很要命。”

    百苓却朝他嫣然一笑,“不怕就好。”

    卫泽漆被她笑的,莫名有点心里发毛,下意识地警惕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不要回头。”

    百苓话音刚落,一阵狂风忽然席卷而来,隐隐还夹杂着某种昆虫飞舞的翅膀振动声。听上去还不少。

    卫泽漆几乎站不稳,本能地想回头一探究竟,却被百苓近乎粗鲁地拽起了胳膊,“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