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重生之文娱高手最新章节!

    有句话叫未雨绸缪。虽然不怕有人拿这篇评论做文章,但朱子清也不会掉以轻心。他还是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等下和赵明远他们通个气。不管人家有没有坑人的意思,咱们都要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

    继续往下翻,大多都是没头没脑夸赞的。或者是内容和上面看过的报道大同小异,没有什么新意。耐着心继续往下翻,很快就看到感兴趣的帖子。

    “七夜的意外崛起,标志着童话时代的到来。众所周知,童话市场一直被大家有意无意的无视了。这一块沃土就这样荒废了数十年。可是七夜用两篇故事告诉了所有人,童话市场大有可为。”——南方周刊。

    “儿童市场有多大?去年的数据,我国有两亿四千万十岁以下的儿童。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市场?有人统计过,儿童消费最高可以占据家庭消费的三分之一还多。

    可这些消费仅仅是物质上的。至于精神文明上的消费,几乎为零。是我们不重视孩子教育问题吗?答案是否定的。

    看看我们的儿童课外读物都是些什么?年龄小的就是看图识字。年龄大一点是西游记的连环画。等有独自阅读能力了,就是精简版西游记、神话故事、精简版世界名著等等。

    可唯独缺少属于孩子们自己的童话故事。那些半兽人怎么可能吸引的了孩子们?吸引不了孩子们,家长自然不会掏腰包。

    儿童精神文明市场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可是今天七夜和《儿童文学》用百万的单期销量向我们揭开了冰山一角。”——财经日报。

    往下又看到了几篇类似的报道。朱子清终于对“蝴蝶翅膀”的威力有了直观的认识。一长一短两个故事,成全了一本杂志,继而激活了整个儿童文学市场。

    两亿多儿童,就算只有十分之一参与消费,那也是两千多万。这个市场的“钱”景让朱子清忍不住口水直流。

    “七夜的两篇童话,让一直被我们忽视的儿童文学焕发了生机。可以预见的是,不久的将来将会有很多人投身到儿童文学中去。这是好事,但又不全是好事。

    好的是,这么多人参与将会使儿童文学发展的更快更好。不好的地方在于,这么多人盲目的涌入,会导致不成熟的儿童文学市场更加混乱。

    在很多人看来,童话故事很好写根本没什么难度。其实不然,写童话也不容易。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以小孩子的思维完成这个故事。大家可能觉得我这话有点危言耸听。这里说一件我的糗事,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帮助。

    《舒克和贝塔》连载到两只小老鼠掉到猫城被包围的时候,我来了恶趣味:叫了几位关系好的作家,一起想办法破这个局。我们每个人各想了一个版本,看谁的更精彩。

    说实话,刚开始我对七夜是很不以为然的。我们几人哪个不是文坛响当当的人物,别的不敢说,在写小说上还真不怯谁。

    等到大家都写好了,我们发现所有人的破题方向都是大逃亡。区别是逃亡的方式不同。把这几篇文章组合起来,完全可以写一个剧本了,就叫《猫城大逃亡》。

    当我们得意洋洋的翻开原著看到后续情节的时候,彻底惊呆了。七夜对猫城的设定完全颠覆了人们的常识。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种破局方式简直妙不可言。和他比起来,我们续写的版本都应该丢进垃圾箱。

    屁股决定脑袋,人处在哪个年龄阶段就会用哪个年龄阶段的眼光去解析问题。正如我们情不自禁的按照成人的思想写出了《猫城大逃亡》一样。

    可是小孩子并不一定喜欢这样的打打杀杀。他们更想看到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世界。无疑七夜是最了解这种思想的作家。所以他成功了。

    事实证明童话并不简单,起码我和我的朋友们都不适合混这一行。但这个经历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让我明白了故事原来还可以这样写。在这里我要感谢他。”——著名作家漠北。

    漠北的评论涉及到了童话的本质,也着重讲解了一些写童话的要领。现身说法,指出了写童话面临的一些困难。这让朱子清大开眼界,同时对童话也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说实话,虽然最先抄袭的就是童话故事,可他对这方面的写作知识一点都不了解。后来还是《舒克和贝塔》的成功,触动了他的灵感。想到了《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这样的经典著作。如果任由它们躺在脑海里发霉岂不是太浪费了。然后才有了七夜童话。

    他前世今生都是普通人,并不明白这些童话故事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今天从网上看到业内人士对这几篇故事的评价,才知道原来前世习以为常的东西,在这个世界居然造成了这样大的轰动。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