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有匪最新章节!

    周翡愕然道:“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段九娘天真无邪地眨眨眼:“我教你啊!”

    没听说学功夫还得被定成木头人,周翡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饶是她懒得跟疯子计较,也不想睁眼看着疯子把她玩死,忙岔开话题道:“前辈不是说有专门克破雪刀的本事吗?叫我涨涨见识好不好?”

    段九娘煞有介事地说道:“那都是招式,我枯荣手内功为基,锻体为辅,招式为次,刚入门的时候都得从基础打起。”

    周翡一听,真是头皮都炸起来了——有道是东西吃下去就不好吐,经脉岔了气就不好顺,倘若任由这疯子在她身上瞎指乱点,以后闹不好在院里耍把式的还得再多一人。

    她眼下真是宁可段疯婆子继续她的拆房大业,也不想领教她的一本正经。

    周翡情急之下,无端多了几分胡说八道的急智,飞快地拍了个马屁道:“那个不急,我原来一直以为我家的破雪刀是世上最厉害的刀法,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什么能跟它相克,差点就坐井观天了……呃……前辈还是快给我见识一下吧。”

    段九娘的心智时大时小、时老时少,这会她有点像小孩,听说周翡要见识自己的得意之作,三言两语就被哄得眉开眼笑,她一甩袖子解开周翡的穴道:“那你跟我来。”

    段九娘十分没轻没重,周翡好不容易将一声呛咳忍了回去,气都没来得及顺过来,那段九娘又嫌她磨蹭,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连拉带拽地拎了出去,然后把长刀塞进她手里,又不知从哪捡来一根树枝,笑嘻嘻地对周翡说道:“来,来。”

    周翡将长刀在自己手中掂了两下,虽然不怎么仇恨段九娘了,但眼下受制于她手,到底还有些不甘心,便说道:“前辈,九式的破雪刀,我有一大半都使得画虎类犬,倘若丢人现眼,是怪我自己学艺不精,可不是刀不好的缘故。”

    段九娘不耐烦道:“你这小女孩子,一点年纪,也和李徵一样啰嗦!”

    周翡长到这么大,被人嫌弃过脾气臭、嘴毒手黑,还从来没人说过她“啰嗦”,实在啼笑皆非。想不到她外公在世时惹的这朵烂桃花,好好地烂了这么多年都与世相安,倒是她自己机缘巧合,非得送上门来给人糊一脸。

    啧,也是命。

    “前辈请了。”周翡将手中长刀一抖,摒除了心头杂念,长刀在她手中卷起了一道旋风。

    破雪刀前三式大开大合,乃是“劈山”“分海”“斩不周”。

    周翡直接将“山海”两部分略过,使出了她在木小乔山谷里方才领悟的“不周风”一式,这是九式破雪刀中最快、最纷繁无常的一式,那刀光所到之处,能断鸣音、裂飞影。

    同时,她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山谷一战中,冲霄子提点她的“蜉蝣阵”,灵机一动,便在走转腾挪中带了出来。

    周翡这一点天赋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凡事不讲究路数、特别会抓大放小,看见别人功夫中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之处,有时候不知起了什么古怪的灵感,便能张冠李戴地用在别出。

    “蜉蝣阵”相传能以一当万,“不周风”又最适合对抗群殴,两厢结合,便如虎添翼,周翡活生生地把“不周风”变成了“东南西北风”。

    段九娘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周围好像围了七八个人,她不由得有些讶异,轻轻“咦”了一声,没料到周翡这么一个看起来中规中矩的人,居然有十分不规矩的一面。

    像枯荣手那样的内家功夫,对上小辈是不必拿真刀真枪的,一根破败的树枝到了她手中,也能如神兵利器,两人电光石火间走了七八招,段九娘基本没有还手。

    直到她看明白了周翡这别出心裁的路数,方才轻笑了一声道:“你瞧我的。”

    她话音未落,周翡便觉得掌中刀好像给什么黏住了一样,对方似乎只是拿着那根小树杈在长刀身上随意点几下,周翡那原本来势汹汹的刀风顿时中断,再也找不到方才行云流水似的畅快感觉。

    周翡急忙要撤手,然而她那刀锋一被迫减速,骤然被段九娘捉到形迹,一把抓在了手里。她只伸出了三根手指,便牢牢地夹住了周翡的刀面,虎口悬空,与森冷的铁刃之间有约莫一指宽,却是游刃有余,连油皮都没有破一层。

    周翡倏地一惊,对上了段九娘的目光。

    段九娘看着她,恶作剧似的悄悄笑,小声说道:“这个啊,就叫做‘捕风’。”

    周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可能比旁人要迟钝一些,相较而言,领会刀剑的话比领会人话来得更清晰直白——先前听老仆妇唾沫横飞地讲那些个爱恨情仇,周翡基本都没什么触动,她站着听故事里的人来回作妖,一点也不腰疼。

    直到她亲眼见了这一招,亲耳听了“捕风”二字。

    周翡突然没来由地一阵难受,一瞬间就设身处地地明白了何为“去者不可留、而往事不可追”。

    她愣了片刻,眼圈毫无预兆地红了。

    段九娘吃了一惊,手足无措地收敛了得意洋洋的笑容,想了想,又欲盖弥彰地将手中的小木条背在身后,说道:“哎……你怎么这样,输了就哭啊?”

    周翡深吸一口气,将眼泪硬憋了回去,皱着眉一低头道:“谁哭了?”

    段九娘颇为孩子气地一弯腰,从下往上觑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有一次被四条恶犬追了好几十里地,给他们打得满地打滚,都还没哭呢。”

    周翡哭笑不得,揉了揉眼,将长刀挂回刀鞘内,反身走到屋前,隔着窗户看了吴楚楚一眼,见她连日颠沛,头一次挨着枕头,睡得死死的,一点也没被惊动,便给她带上门,自己坐在了门口,段九娘也凑过去,坐在她旁边。

    段九娘道:“我看你根骨一般,练破雪刀太吃力了。”

    周翡心说,那也比李晟强,李晟都没捞着大当家传刀呢。

    她便丝毫不当回事地说道:“吃力就慢慢练呗。”

    段九娘正经八百地点点头,严肃地说道:“是这个道理,往后要好好用功才行。”

    周翡自觉已经十分用功,便将自己在四十八寨洗墨江中练刀的事讲给她听。段九娘一听见“四十八寨”几个字,就十分专注,恨不能将周翡每个唾沫星子都拓印下来,暗自珍藏。

    然而听完了这一段,她却又笑道:“你这叫什么用功?你爹那人婆婆妈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