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有匪最新章节!

—啦!”

    周翡被她嚷嚷得耳畔“嗡嗡”作响,手一松,人已经接近了洗墨江底,她熟练地纵身在空中一翻转,飞快地将手里的藤条网了一圈,兜起李妍,自己不偏不倚地飞身而下,拍上山崖上一处平整处,轻飘飘地落在了水边的一小块砂石边上。

    牵机安静得好似睡着了。

    周翡轻轻吐出一口气,仰头冲离地不到三尺,手脚并用抓着藤条的李妍道:“下来。”

    李妍简直像只怕水的猫,玩命摇头。

    周翡也不跟她废话,便要直接动手,李妍放开嗓子嚎叫道:“救命!救命!鱼、鱼太师叔!救……”

    她叫到这里,突然自己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来——对了,鱼太师叔呢?

    他不是一直在洗墨江里吗,怎么让牵机停了,把那些外人放进来了呢?

    李妍骤然一松手,兜在她身上的藤条倏地缩了上去,她一屁股坐在潮湿的水边泥土上,鞋尖踩进了江水中,细碎的水花溅在了她脸上,李妍没顾上擦,猛地扭过头去,见周翡倚着月光无法逾越的山岩而立,显得消瘦而沉默。

    冰冷的江水浸透了李妍的鞋子,她倏地缩脚站起来。

    几个跟着下到江面的弟子纷纷落在水边,周翡看了她一眼,几乎不停留,纵身掠出,她像个水上的精怪,脚尖在涟漪中心轻轻一点,根本不需要低头看,便能准确地踩到水面下牵机的石身——几个起落,便将在洗墨江中有些拘谨的弟子们带往江心小亭。

    江心小亭孤独而寂静地笼着一层水汽,单薄的旧门虚掩,被周翡裹挟在身边的风一吹,那门通了人性似的,“吱呀”一下打开,便露出面朝洗墨江端坐门前的鱼老来。

    周翡呼吸一滞。

    那木桌上的茶杯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鱼老看起来好像一如往常,只是在偷懒闭目养神而已,随时可能一脸不耐烦地睁开眼,吹胡子瞪眼冲她嚷嚷一句“你怎么又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理解了张博林那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他们这些老人,从李徵的时代开始,就彼此磨合、彼此厌恶地被洗墨江上的夜风挤压在一起,见证了四十八寨的崛起与繁荣,相依为命地各司其职多年,几乎已经长成一个庞然大物身上的不同器官。

    倘若亲身至此,大概除了杀出去报仇之外,心里很难装得下其他事了。

    但群山在侧,哪有那么多可以快意恩仇的机会呢?

    周翡听见赶上来的李妍极恐惧地抽了口气。

    那清晰的鼻音叫周翡回过神来,她挪动着自己有些僵硬的腿走到鱼老面前,手在袖子里晃了几次,没敢抬手去试鱼老的鼻息,最后只好软弱而自欺欺人地握住了他垂在一边的手。

    然而握住那只苍老的手的一瞬,周翡突然愣住了——手是温热的!

    她脑子里“嗡”一声,即使是蜀中之地,这个季节的江边也绝对称不上暖和了,而从寇丹在洗墨江兴风作浪关掉牵机到现在,少说也有两三个时辰了,死人的手怎么还会是热的!

    周翡的心狂跳起来,一时差点喜极而泣,她也不顾上尊重不尊重了,探手先摸向鱼老的鼻息——没有……

    这也没什么,可能是手太哆嗦了,周翡轻轻在自己舌尖上咬了一下,勉强按捺住自己心虚,又按住鱼老颈侧、心口、脉门……可是一路摸下来,还是什么都没有,周翡简直要破口大骂起来,这老王八到底练的是哪门子的龟息功!怎么这么逼真?

    “好像还有气!叫赵长老来,”她头也不回地吩咐道,“还有……”

    这时,一个人忽然抓住了周翡的手腕,周翡一回头,见那来无影去无踪谢允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

    “‘透骨青’是天下奇毒之首,中此毒者,会从骨头缝开始变冷、僵硬,最后形如木偶,困顿而死,人死时,周身好似被冰镇过,面色铁青,因此得名‘透骨青’。”谢允一只手轻轻拉住在鱼老身上四处乱摸的周翡,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轻声道,“相传只有‘归阳丹’能解此毒,虽然随着大药谷分崩离析,归阳丹的配方已经失传,但说不定‘海天一色’还有留存吧。我听说归阳丹虽能解透骨青之毒,但服食者极易缺水,终身必须生活在水气丰沛的地方——”

    他隔着几步远,望向鱼老的神色非常复杂。

    周翡急着追问道:“所以呢?”

    谢允微微低下头,见周翡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她脸上蹭了一块污迹,嘴唇上有一道干裂的痕迹。

    谢允手指微动,几乎想伸手替她抹去。

    周翡是漂亮,他从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不然也不会心心念念记着她那把断刀。

    后来在光怪陆离的山中黑牢中偶遇,一路慢慢熟悉,打打闹闹,更是难得投缘。谢允总是习惯性地招惹她、照顾她。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能看见她无声地露出一点有些吝啬的笑意,替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他有用不完的温柔,耗不尽的风流。

    可是这会,谢允却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透过周翡隐隐带着期待的眼神,他好像触碰到了一段被冗长的光阴分割开的过去,一时间,他的舌根似乎僵住了,半句安慰也吐不出来,只是十分残忍地实话实说道:“……以及人死后,尸身不僵不冷,持续数日,触碰与活人无异,要好几天后才会开始腐烂,所以你会发现他的手还是热的。”

    他一句话如凉水,跟着周翡闯进来的一干弟子都被泼了一头,李妍一把捂住嘴。

    周翡因为巨大的惊喜而瞬间亮起来的眼睛倏地黯淡了下去。

    谢允却好似突然换上了一副铁石心肠,丝毫不给她喘息的余地,又接着说道:“另外你最好尽快料理好这边的事,方才谷天璇其实并没有处于劣势,但他一击不中,立刻撤走,这不像北斗死缠烂打的风格,说明他多半有恃无恐。”

    周翡好像还没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他。

    “二十年前,北斗四大高手设毒计害死老寨主,都未能动摇四十八寨的根基,二十年后,他们会觉得区区一个鸣风楼叛变,就能成什么事吗?”谢允摇摇头,“今非昔比了,那时曹仲昆觉得四十八寨不过是个不怎么规矩的江湖门派而已,他正忙着跟南朝后昭打仗,也无暇分神太多,因此派来的只是自己的打手团,这回却不一样,数万大军是什么概念,你明白吗?那可不是区区一帮来打群架的北斗黑衣人。”

    他话没说完,外面突然一阵喧哗,一个弟子有些狼狈的涉水而来,周翡猝然回头。

    “周师妹!”那弟子大叫道,“赵师叔令你速去长老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