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七章 接脚测法

第七章 接脚测法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刘杰这个人很能沉得住气的,但是今天却是眉头紧锁,而水当午更是双眼带泪,宛如梨花带雨一般。

    我知道出大事了,水达成肯定没救回来,但估计也没死,否则他们两个就没有必要来找我了。

    他们两个人风一般地走到我的面前,刘杰还没开口说话,水当午已经抓住了我的双手,“程先生,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吧!”

    她的小手很柔软,因为心急的缘故,说话的时候,胸一起一伏的,很美,我看得都有点儿呆了,后来还是刘杰咳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急忙请他们两个人到屋里说话。

    整了这么一出,生意看来是不能做了,我直接把门关上了。

    我知道无论是刘杰还是水当午,现在都没心情喝茶,所以就索性没给他们倒。

    水当午的眼泪就没停过,话也讲不清楚,刘杰就只好自己来了。

    原来,刘杰和水当午他们是前后脚找到涧河边的石头房子的,但是水达成已经被转移走了,留守的一个绑匪拿刀拒捕,刘杰只得开了枪,那厮如今正在医院里抢救呢?

    水当午的意思就是请我再测个字,看看绑匪把他爸爸藏哪儿去了,因为受伤绑匪被抓的消息迟早会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到那时,撕票的可能性就大了。

    我哭丧着脸,摊了摊手说:“水姑娘,我很想帮你,但是我们测字有行规的,那就是好字不测第二次,你已经为了你爸爸的事测过一次字了,再测的话,会测不准的,这件事关系重大,如果测错了是要出人命的!”

    水当午还真是大小姐脾气,暴跳如雷道:“我不管,你必须马上给我测,否则我把你这个测字馆拆了!”

    这个刘杰,紧急关头不帮我解围不说,竟然尿遁了。【文学楼】

    看着水当午的美目中能喷出火来,我知道她是能说得出做得到的,别说拆一个小小的测字馆了,就是把北街半道街都拆了,她也是能赔得起的。

    我没办法,只能是硬扛了,“水姑娘,你就是把我这测字馆拆了,我也不能给你测字呀!”

    水当午从口袋里拽出一本支票来,往桌子上一放,然后从笔筒里拿出一只笔来,没好气的说:“你说个数吧,五百万够不够?”

    呵呵,果然是首富之女,大手笔,五百万呀,我测字想赚这么多,没有个十年八年肯定不成,可是再多的钱,我也得有那个命赚呀,我使劲摇了摇头,“水姑娘,你是土生土长的涧河县人,应该知道我们程家有三不测,威逼不测,利诱不测,神鬼不测,你先是威逼,威逼不成又来利诱,这不是为难我吗?”

    水当午一抹眼泪,突然笑了起来,她把支票本往口袋里一塞,“好,我不威逼你,也不利诱你,我色诱你不知道行不行呀?这可不在你们程家的三不测之内吧!”

    说着,她像蛇一样贴近了我,大波在我的手臂上蹭来蹭去,“程先生,只要你把我爸爸救出来,要我怎么样都成。”

    我正年轻气盛呢,吃饭倍香,身体倍棒的,怎么能受得了这种刺激,顿时有些血脉喷张了,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水姑娘,不要!不要!”

    这话真够言不由衷的,如果不是我还要脸的话,后面的那个“停!”就脱口而出了。

    眼看就有擦枪走火的危险,我咽了一口吐沫,横下了心,“水姑娘,有话好好说行吗?这笔帐咱先记着,等我想想办法,把你爸爸救出来再说行吗?”

    我这句话说到了水当午的心坎里,她终于停止了侵略,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我,“程先生,不知有何妙计?”

    我定了定心神,说道:“你已经来测过你父亲的事,肯定是不能再测了,但是外面不是还有一个刘中队长吗?你可以让他过来测字呀,但是你得告诉刘队,他来测字的时候,千万别说案子,只说找人就行。”

    “程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这丫头,蜻蜓点水一般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出去搬救兵去了。

    我摸着麻酥酥的脸,那种感觉,真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看来,古诗里的锄禾日当午并不是无中生有啊!

    不一会儿,刘杰进来了,而水当午则留在了外间。

    刘杰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是涧河县出产的涧河苑,于是,他就提笔写了一个苑字,由于我的提醒,他当然问得是水达成的下落,虽然他和水当午测得是一回事,但是有他来测,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苑?”测字讲究的是灵感,爷爷曾经说过,我的灵感最多,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但是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我的脑袋却像浆糊一样,迷迷糊糊的,什么也想不出来了。

    刘杰心里比我更急,毕竟如果水达成万一有个好歹的话,背锅的就是涧河县刑侦大队,而以刘杰为首的重案中队更是首当其冲。

    但是他没有明显表达出来,反而给我宽心,让我思想放松一些。

    突然间,我的眼前一亮,既然没有灵感,我何不用接脚测法呢?

    所谓的接脚测法是测字的一种,它的意思就是给被测字上嫁接上两只脚,使它能够走路,而这个苑字如果给它嫁接上两只脚,就是一个葬字了。

    在涧河县,与葬字有关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火葬场,另一个公墓,可是绑匪到底把水达成藏在哪里呢?

    刘杰听完这么一解释,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说了一句,“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再仔细想想,这件事万万不可孟浪。”

    我又一想,自己既然用的是接脚测法,那么绑匪的藏身之地就不该有个明显的葬字,这么一排除,那就只能在公墓了。

    涧河县的公墓在涧北堂镇,位于县城西边,距离县城大约十几公里。

    刘杰打了电话,让重案中队所有人手即可赶往涧北堂,而他则用警车载着我和水当午,也一路往涧北堂而去。

    涧北堂是一个小镇,这里煤矿众多,前几年煤炭形势好的时候,这里非常繁华,仅仅是下煤窑的四川人都有几千人,如今煤炭价格涨不上去,在这里打工的外地人都走了,这里就一下子荒凉了许多。

    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残阳如血,但是天气还是很热,车里有空调还不觉得,一下车觉得几乎能把人蒸熟了。

    不过这里交通相当发达,国道、高速公路都有,从洛阳开往河西市班车也是一辆接着一辆。

    公墓就在公路边上,好大的一个院子,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隔这么老远我就感觉阴森森的,竟然还随之打了个寒颤。

    我越琢磨就越觉得这不是普通的绑架案,因为绑匪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向水达成的家属索要赎金,足以说明他们志不在求财,可是绑了涧河首富不为求财,到底是为什么呢?

    看样子也不像为了报复,因为绑匪如果只是想索命的话,那么水达成早就嗝屁了,根本用不着费劲周折把他弄到这里来。

    这时,一个年轻警察急匆匆走了过来,我听刘杰说过,他的名字叫李国豪,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做事很有冲劲,刘杰很喜欢他。

    “刘队,我把猪肝带过来了,他是这里的地头蛇,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公墓里的情况。”

    听李国豪一说,我才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一人,长得五大三粗的,一张脸就像猪肝似的,怪不得叫猪肝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