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二十章 新旧之分

第二十章 新旧之分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话音声中,我一咬舌尖,一胳膊肘捣了过去。这一下,我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纵然对手是个鬼,我也拼了,就是一个干字。

    但出人意料的是,我这偷袭的一肘竟然捣了个空,紧接着,一股劲风呼啸而来,一个大脚正踹在我的屁股蛋上。

    这一脚力道太大了,我身体往前一趴,好在双手及时支在了桌子上,才没有摔倒。

    “好险!”我长嘘了一口气,幸亏身前有张桌子在,否则我现在能够摆出的造型,就只有那个著名的屁股朝上平沙落雁式了。

    奇怪的是,任秋月并没有继续攻击,这是咋回事呢?

    我扭头一看,只见他抱着踢我的那只脚直蹦,我瞬间回过神来,看来是韩东留给我的那张符起作用了。

    我呵呵笑着,走向了任秋月,“秋月,你不是一直在纠缠我吗,正好我现在有了兴趣,我们两个可得好好亲热亲热。”

    在任秋月眼里,我本来是香饽饽,此时却变成了刺猬,她哪里还敢让我靠近,身形一晃,到了门口,气呼呼地说道:“程锄禾,没想到你连韩东的符都请来了,看来今晚上我是动不了你了。”

    “秋月,能让鬼害怕的滋味真的很爽。”我又向前抢了两步,把门堵了起来,“你识趣点儿赶快把当午和刘杰放了,要不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今晚就让你魂飞魄散!”

    任秋月一阵冷笑,“程锄禾,你以为缠住了我,水当午和刘杰就不会办那种事了吗?我忘了告诉你,昨晚我上水当午身的时候,在她脑海里留下了一些意识,所以,我根本不用到现场去,就可以让他们两个欲仙欲死。”

    我疯了一般地连声说:“我不信,你骗我!”

    “我骗你?”任秋月得意洋洋地笑了,“你仔细想想,我如果没有遥控水当午的本事,又怎么能够在跟着你的同时,又让她把刘杰勾走了呢?”

    任秋月这话说的在理,也解开了我此前的谜团,她没有分身的本事,但她的确控制住了水当午,我如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刘杰身上了,只盼他能够禁得起诱惑。【文学楼】

    任秋月竟然一下子看穿了我的心思,“刘杰是个警察,自制力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所以我替他准备了一瓶壮阳酒,里面又掺了七八粒伟哥,他纵然是一条精钢打造的汉子,顷刻间也让他化作绕指柔。”

    我顿时心如死灰,由爱生恨的女人竟然这么可怕,在她如此缜密的计划里,纵然刘杰是成了精的人物,只怕也难以幸免,至于水当午,虽然聪明伶俐,但是她受任秋月的意识所控制,已经成砧板上的肉了。

    任秋月一字一句地说:“程锄禾,是不是心里很难受,就像打翻了醋罐子一般,我就是想让你常常这样的滋味,因为我这些日子无时无刻都在经受着这种痛苦。”

    我涩声说道:“任秋月,有什么冲着我来,当午和刘杰都是无辜的。”

    任秋月狞笑道:“程锄禾,我就冲着你来,现在就跪下来舔我的脚趾头如何?”

    “好!”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打算先示弱,然后找个机会,一把抱住任秋月不放,我身上有韩东的符咒,就算是死也要让她魂飞湮灭。

    噗通一声,我跪了下来,然后挪动着膝盖往任秋月那边而去。

    眼看距离她只有一米远了,她却摆了摆手,“锄禾,如果你能为了救我而不惜一切,我任秋月就死而无憾了。”

    说着,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我见犹怜,让我不由想起了在大学里那个活泼可爱的女神,这真是造化弄人呀。

    我知道任秋月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比如说爱钱、虚荣等等,但总的来说,她绝对算不上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任谁在风华正茂的时候冤死,性情不可能不偏执,她能像现在这样,不去残害无辜已经很难得了。

    我的心剧烈地抽搐了一下,“秋月,不要玩了好吗?只要你放了当午和刘杰,今晚儿我们两个就拜堂成亲!”

    “真的?”任秋月又惊又喜。

    我使劲点了点头,“真的,你应该听说过,涧河老程家的人言出必践。”

    任秋月寻思了一阵,却摇起了头,“锄禾,我任秋月不吃嗟来之食,这样吧,我们两个打个赌如何?如果你赢了,我从今以后再不来纠缠你们,如果我赢了,咱们两个就堂堂正正地拜堂成亲,这样,也免得你以后怪我怨我。”

    这个世界的人到底怎么了,冯京昨晚和我打赌,今晚任秋月也来找我打赌。

    “赌就赌,可是不知道你想赌什么?”但我知道这是任秋月给我的一个机会,赢了自然是意外之喜,就算是输了,结局也不会比现在更糟。

    任秋月看上去早已经胸有成竹,“锄禾,你放心,如果我和你赌谁的胸大那是耍赖,这样吧,我给你三个小时,这个时间段里,你如果能够找到水当午和刘杰,就算你赢了。”

    “给我三个小时找人?”我不禁一阵的头大,毕竟涧河县这么大,谁知道任秋月将他们两个藏到什么地方了,但是正如她刚才所说,出这么一个赌注已经算是有良心得了,她如果真的和我比谁的胸大,那我也是没辙,只有认输了。

    我硬着头皮刚想答应,不曾想任秋月又说话了,“锄禾,让你这么去找人,你肯定以为我在欺负你,这样吧,我写一个字你测测,而水当午和刘杰的下落就在这个字里,测得出来算你本事,测不出来的话,就别怪我横刀夺爱了。”

    听任秋月这么一说,我忍不住暗暗佩服她,尽管她在涧河里差一点儿要了我的命,但是这件事做得相当漂亮。因为我们老程家是以测字扬名的,她竟然用测字来和我打赌,这份勇气和自信让我不得不对她另眼看待。

    我正寻思着呢,没提防任秋月竟然一头撞进了监视器里,然后把头探出来对我说:“锄禾,好戏才刚刚开始,我就先走一步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你如果找不到水当午的话,那就证明你们两个有缘无份了。”

    话音声中,任秋月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人都做了鬼了,性子还是这么急,字没留下来一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让我测什么呀?

    我刚嘟囔了一句,却见挂在墙上的日历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新字,新旧的新,血红的颜色,我和任秋月同窗数载,认得出就是她的笔迹。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任秋月变成鬼之后,能耐竟然如此之大,自己刚刚还打算与她同归于尽呢,如今想想实在是可笑极了,韩东给我的符咒不是万能的,能够保住我的小命就不错了,想用来制敌还远远不够,难怪人都说,人死的时候,怨气越大,做鬼之后的手段就越是高明。

    这场赌局我只能赢不能输,我定了定心神,马上进入了测字的状态。

    这个新字看上去简单,可是非常难解,我几乎用上了所有的测字之法,但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这个时候,那个高个服务生进来了,问我视频看完了没有,他们经理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不能再呆在监控室里了。

    我也不想为难人家,就下了楼。

    这时,酒吧里放了一首老歌,是黄安的那首《救姻缘》,里面有一句歌词,“由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个字,好辛苦。”

    我们老程家的测字之法,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就是不拘一格,随机应变,随时随地与身边的事务相结合,黄安的这句歌词让我茅塞顿开,以任秋月的心思来看,他写这一个新字,应该就是在对应一个旧字呀,毕竟与水当午相比,她称作一个旧人也是能够说得通的。

    这个旧字,也可以引申为故,这么说来,水当午和刘杰如今就在水家故居。可是我与水达成不熟,并不知道水家故居在什么地方呀?

    我想了想,还是给刘杰的手下李国豪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查出水家故居在什么位置。

    李国豪是从睡梦中被我吵醒的,但这个小伙子知道我和刘杰的关系,没发一句牢骚话,几分钟之后,他把电话打回来了,说水家故居就在南村乡水家洼村。

    南村乡?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地方距离县城还有好几十里呢,至于水家洼距离乡镇府不知道还有多远呢?我看了看时间,对李国豪说:“小李,我如今在皇马酒吧,你弄一辆好车,把油加满了,最好再找一个向导,我们务必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到水家洼水家故居。”

    李国豪也没问什么,就很爽快地答应了,大概过了十四五分钟吧,他就开着一辆越野吉普出现在了酒吧门口。

    看来还是他想的周到,毕竟是夜里,水家洼的路况还不知道如何呢?

    李国豪直接拉起了警笛,越野吉普发疯一般往水家洼家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