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道纪 > 第622章 别活了

第622章 别活了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嗡~

    太极当空,如一面灭世大磨高速旋转着,一股苍茫浩大的气息轮转之下,星河真形,洞天星辰,乃至于虚无之中肉眼可见不可见的一切。

    统统被拉入了那一道黑白太极图中。

    悭山洞天之中的诸多人看去,只觉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在那高速轮转的太极大磨盘之中缓缓酝酿着。

    下一瞬,

    安奇生的声音仍旧回荡在虚无之中,似乎虚无都可以作为其声音传递之媒介,隆隆响彻,似要亘古存在。

    劫运苍茫,无边无际,顺也罢,逆也好,终究难脱其覆盖,因天无边,身处其中,无论如何都要无法跳出其掌。

    是以,万阳界古今以来,最强避劫之法,就是‘欺天大阵’,于劫运笼罩之下隐去自身,‘骗’过劫数。

    不过‘欺天大阵’早已失传,可能已然沦为某一个圣地的不传之秘,安奇生也无从知晓更多。

    但哪怕懂得欺天大阵,那也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要的不是一时,而是一世。

    安奇生并不认为自己三年揣摩就比得上万阳界古今诸多惊才绝艳之辈的苦心专研,哪怕他有着无数避劫之法可以借鉴。

    但他也有一种此界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优势。

    万阳界古往今来三千万年,无数王侯,诸多圣皇,天尊,至尊都不能比拟的优势。

    那就是,

    没有人比他更懂天!

    轰隆!

    虚无之中爆裂之音更盛,无所不在,无穷无尽的大力以一种不可形容的霸绝之姿态,碾压而下。

    天地大磨仍在旋转,可天无把,地无环,没有触及之点,纵然是此时的太极图,也根本没有可能将劫数拉扯其中碾碎。

    因为这一次的洞天之劫,不同于之前,是他所有洞天统统面临的劫数!

    彼此叠加,恐怖之处足以让任何粉碎真空的强者都为之色变。

    咔嚓~

    巨力压迫之下,太极图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之声,其内星空大片大片的坍塌,大片大片的碎裂,

    似乎下一瞬就要被整个压碎!

    “不,不好!”

    悭山洞天之中,风拾舵骇然失声,看着这一幕神情紧张至极。

    风长明等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吓的一颤,还来不及怒目而视,就听到一声惊空破云的长啸之声。

    吼~

    悭山洞天地动山摇,三千里灵田尽俯首。

    狂风拍击万顷烟尘!

    一人冲天而起,阳刚血气澎湃激荡,千万里长空如被火烧一般氤氲起来,如同一轮大日跌落此间。

    又好似千百座火山同时爆发。

    霎时间悭山洞天之中飞沙走石,大地处处开裂,山川座座破碎,江河道道断流。

    “补天阁主!”

    “他,他脱困了!”

    “他摆脱镇压了?”

    郑龙求等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排山倒海一般的气浪拍击的倒飞向四面八方,一个个骇然不已。

    他们到底凝练了洞天,体魄强横倒不至于被这狂风伤到。

    但补天阁主一出手就是含恨而发,迸发之血气撕裂虚空,震碎山川,出手霸道至极。

    甚至于,全然不顾周身喷洒的鲜血。

    那是他硬抗洞天之劫而付出的巨大代价,为的,就是在此时出手!

    “死来!”

    长啸震天,补天阁主并指如剑,掀起狂暴血气,自内而外的冲向虚空,欲要从内部斩开那太极图!

    “元阳道人!”

    轰!

    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另一道人影也冲天而起。

    却是比之补天阁主还要狼狈几分的凌天宗主!

    他衣衫染血,披头散发,七窍闪着殷红,但出手却同样暴烈,奋一身之血气,以最为决绝的姿态迸发强绝大力。

    向着那一面太极图轰击而去!

    两人都没了封侯灵宝,但他么的体魄强横,此时一朝摆脱压制,积压的怒火杀意爆发之下,凶猛程度还要在之前白玉京前!

    两人没有只言片语的商量,出手却有着共鸣,长啸声震动激荡间,两人已然腾入虚空之中。

    剑光刀意通天彻地,绝世锋芒尽展,要在此时撕裂封印,脱困而出!

    “嗯?!”

    那万法楼的太上长老本也挣脱了洞天之劫,须发皆被血液染红,他本也想着冲天而起。

    却被乾十四按住了手掌。

    “韩老不要出手。”

    迎着老者诧异的目光,乾十四微微摇头,道道血气自他周身毛孔流溢而出,双眼都泛起血色。

    显然也受了重创。

    但他硬抗洞天之劫却并非是为了出手,而是为了阻止这老者出手。

    “掌教,你?”

    老者七窍流血,面上又是诧异又是惊怒:“你莫非被他吓破了胆?!”

    乾十四摇头不语。

    补天阁主三人被镇压不过一月而已,对于那元阳道人的了解很少,他却不同,与那元阳道人的几次论道。

    让他知晓了,那道人心中有着山川之险,每每看似行险之事,都有着极大的底牌在。

    轻易出手,不是好事。

    老者还想说什么,神色又是一变,耳畔,听到了一道细微而又深长的裂帛之声。

    刺啦~~~

    裂帛之声响彻在所有人的心头。

    郑龙求等人抬目眺望,神情不由的变化,只见那遍布虚空不知多么巨大的太极图突然停滞,从极动到极静。

    继而,黑白两色如龙腾空,彼此纵横交叉。

    似‘十’字,似‘卍’字,又如同一把大不可当的剪刀在张合。

    似乎,太极图的旋转,一切洞天之力的勃发,统统都是为了这一刻。

    下一瞬,

    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咔嚓’剪下,似乎将那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劫数之力。

    都剪开了!

    “不好!”

    补天阁主心头狂跳,彻底色变。

    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元阳道人能够如此轻易的破开劫数,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发出更为凶戾的攻击。

    想要决死一搏!

    与其相同的,是凌天宗主。

    他同样震撼难言,却也不甘束手待毙。

    他血气神力统统燃烧,拳掌如刀要开天地般,震空长啸:

    “一起死!!”

    轰!

    下一瞬,那横舞虚无之中的阴阳二色却已然将两人重重的拍击出太极图的笼罩范围之内。

    天地苍茫,非有顺逆由心,如何能截天一道?

    太极图的极尽升华,洞天之力的极度燃烧,在此刻,终见成效!

    安奇生的神意沸腾燃烧,高度凝神,一切的精神,心力统统消耗在这一击之下。

    太极者有四两拨千斤之说,可必有千斤之力,方可以柔克刚,太极非至刚,也非至阳。

    这一击,几乎将刚柔发挥到了极点,以阴阳为剪,截断劫运,剪断劫数!

    至于补天阁主两人的心思,动作,他根本就不曾在意。

    真形于他如手脚,两人被其镇压洞天之中,如同被他捏在掌心,如果这都能被翻盘,他也妄自修持这么多年了。

    轰隆隆!!

    伴随着裂帛之声的,是一道如同太古星辰走到尽头,神话时代妖王怒吼的恐怖爆炸之声。

    惊天动地的狂暴潮汐,以践踏一切的恐怖姿态,轰然拍击而下!

    霎时间,虚无变成了灭世风暴。

    处于悭山洞天之中,位于太极图的缭绕之间,所有人都看的清楚,一股足以让所有人都万劫不复的灭世潮汐。

    自洞天两侧,亦或者说是太极图的两侧,狂涌奔流而去!

    就如一只无形而遮天的大手重重拍下,太极图偏偏从指缝之中穿透过去,洞天狂抖,星河片片破碎!

    但,却并未伤到根本!

    劫数,竟如此轻易的就过了?

    郑龙求等人怔怔看着,不知为何,身形如过电一般颤动起来,身上的毛发都立了起来。

    这是什么破劫之法?

    如果洞天之劫如此好渡过,就不会让无数修士畏之如虎了,可这一幕......

    “不,不可能?!”

    太极图以分毫之差避开了天地碾压之力,而被太极挪移之力一下甩出来的凌天宗主,补天阁主却是目眦欲裂。

    眼看着那好似天地崩塌一般的恐怖潮汐轰击拍下,都发狂也似的长啸,歇斯底里的怒吼:

    “元阳道人!!!”

    嗡~

    安奇生却没有理会他们的心思。

    截开一线劫数之后,阴阳二色再度凝聚成黑白太极图,徐徐转动之间,再度演化出天地大磨盘的精义。

    极速转动之下,阴阳游鱼与道线环绕之下,一道一道灵机元气被太极大磨盘所捕捉。

    哗啦啦~

    前后几个刹那,洞天之外的虚无之中似还有着劫数余波。

    洞天之内却已然下起了暴雨。

    这是灵雨。

    是太极大磨盘所捕捉到的灵机所化。

    大雨瓢泼,于一方方洞天之中点化生机,悭山洞天之中,大地之上灵机盎然,无数在劫数之下蔫吧了的灵植又自焕发生机。

    肉眼可见的,山川草木焕然一新,边缘之处,更隐隐有着生长。

    呼~

    悭山山巅,安奇生再度现出身形。

    此时,他的神意之身越发的虚幻,似乎随时可能灰飞烟灭,实则,其内核无伤,只是消耗过大。

    “怪物先生,有关于这一场劫数的所有信息全部记录了。”

    三心蓝灵童随之现身,也有些惊魂未定。

    那洞天之劫太过可怖,好似天地坍塌一般,让它也有些震惊。

    “嗯。”

    安奇生点点头。

    被他镇压的所有人渡洞天之劫的状态,变化,也全都被他一一记录着,更不必说他自己了。

    “可怪物先生,如果和传言之中一般,洞天之劫将会越来越强的话......”

    三心蓝灵童有些担忧。

    “那又如何?”

    安奇生停留了几个刹那,神意之身再度充盈了起来。

    他三花开其二,最后一花也即将绽放,对于精气神的彼此转换与影响自然也是有着了解。

    以精气补充神意,自然不在话下。

    砰!

    他一步登空,虚空之中便有狂风呼啸,凝聚成两只遮天大手,一左一右的探入虚空之中。

    于那滚滚潮汐,灭世风暴也似的天地碾压之力的拍击之下,将遍体鳞伤,似被千刀万剐过的补天阁主,凌天宗主两人抓在了手中。

    死狗也似,重新拖入了悭山洞天之中。

    “噗!”

    血撒长空,伴随滔滔灵雨,将大片大片的山川大地都染成红色。

    两人之血竟比灵雨还要滋补,悭山洞天如有生命一般贪婪的吸吮着,似乎在变得更高,更大。

    尸骨从来大地肥,更不必说两尊粉碎真空强者了。

    “元阳道人.......”

    大雨哗啦之中,补天阁主两人的脸色灰败到了极点,本来硬抗洞天之劫就受了重创,这一下是伤上加伤。

    一下跌落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他们抬头,想要说什么,却只看到那白发道人平静淡漠,如同看着路边花草般的目光:

    “再有下次,别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