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道纪 > 第623章 真正的惊天动地(万字33/109)

第623章 真正的惊天动地(万字33/109)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哗啦啦~

    灵雨瓢泼而落。

    补天阁主两人遍体鳞伤,跪伏在雨地之中,看上去分为凄凉。

    安奇生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

    粉碎真空强者天下少有,两人对他而言,还有着一些作用,但也仅仅是一些罢了。

    杀之可,不杀也可。

    他从不嗜杀,却也不在乎双手染血。

    “哈,哈哈哈!”

    凌天宗主披头散发,仰着脸大笑三声。

    那一个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这个痛,比之硬抗洞天之劫,被天地碾碎血气精魄还要来的痛!

    他出身修行世界,生而灵动,幼年即展现出出类拔萃的天资,少年已是十大宗门的真传弟子,傲笑同代,名传东洲百国,执掌凌天宗千年以上。

    一念动亿万人都要疲于奔命,怒则伏尸百万,权柄生杀在手,所过之处万万人为之仰望。

    哪怕是天资更胜,修为更高的三大圣主,天鼎帝,乾十四,都要以礼相待。

    何曾被人如此轻视?

    那漠然如视猪狗的眼神,从来是他看别人,怎能让人如此轻视?

    怎能让人如此轻视?

    惨笑声在雨水之中滚动,经久不息,凌天宗主闭目,继而发出一声低吼:“死则死矣,何须下次?!”

    砰!

    话音未落,他的身躯就是一颤,高仰的头颅不动,沸腾的气息却跌落谷底。

    他,死了。

    咔嚓~

    虚空之中一声霹雳响彻。

    星河真形震颤间,又有一轮稍显黯淡,却仍光华普照的‘星辰’亮起,那是凌天宗主的洞天。

    一眼看去,可见其中破裂的山川大地,毁灭的灵田灵泉,奔逃哀鸣的灵兽,以及遍布裂纹的虚空。

    “凌天宗主,他,他死了......”

    郑龙求等人身形皆是一颤,面上浮现一抹悲戚之色。

    长生路上多尸骨,求道门前亡魂多。

    他们生死见得太多,可终究还是第一次亲眼,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一尊掌教级大能的院落。

    且是以如此决绝的姿态,自灭于前。

    心中如何能没有震动?

    “道友.....”

    万法楼那韩姓老者心中也是震动,面上有些叹息。

    若非掌教拦住自己,此时跪在那里的人,还要多一个吧?

    他们还是小觑了这元阳道人......

    倒是乾十四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这一幕却似早有预料,看着失去气息的凌天宗宗主,却也只是摇了摇头。

    修行路上尸骨多,若见之就悲,还修什么道?

    “道兄!”

    补天阁主惨笑一声。

    他杀手出身,自幼见多了冷嘲蔑视,倒不如何在意他人如何看待。

    但此时,洞天破损,两败他人之手,劫数潮汐倾轧之下,体魄元气大伤,眼看再无反抗余地。

    同样有些心如死灰。

    见得凌天宗主自杀于前,心中顿时也受到巨大冲击。

    “至尊路前尸骨如山......”

    补天阁主冷冷看着安奇生:“世无恒强,终有一日,你也会品尝我等此时之辱!”

    他的筋骨尽碎,血气被潮汐拍灭,洞天受到巨大创伤。

    可他,不想死。

    但,也不惧死,至少,让他伏低做小也是万万不能。

    “或许吧。”

    安奇生眸光动了动,映彻着在场所有人的神情。

    人之喜悲并不相同。

    强者陨落让人兔死狐悲,心怀悼念,感叹,若其人籍籍无名,却又不愿留下那么一缕目光了。

    “血脉高贵,修为高深,地位尊崇,权势滔天,这般大人物死了,的确让人心神感伤......

    可在我看来......”

    他微微自语,似在说给其他人听,又似乎是说给自己。

    他随手一招,将雨地里被打湿了毛发的一只小奶狗抱在了怀里:“他也未见得比它更高贵。”

    咔~

    地面裂开一道沟壑,凌天宗主的身躯跌落其中,被深深的掩埋在泥土之下,成为滋养这片洞天土壤的肥料。

    粉碎真空的强者的筋骨强横无比,筋可比蛟龙,血可压碎山川,更比灵丹更为宝贵。

    可安奇生对他人尸体自然是不感兴趣。

    天大恩怨,一死可偿。

    “人都死了,道友还要辱之,是否太过了?”

    乾十四开口了,声音之中带着波动:“千年修持,粉碎真空,一宗之主,也得不到道友丝毫敬意吗?”

    凌天宗主的生死,他并不如何在意。

    但同为十大宗门的掌教,自然不会喜欢人拿一条狗来与自己相提并论。

    “他是粉碎真空,一宗之主,十数王朝国度,亿万万百姓供奉的大人物,可他,又有什么值得我有敬意?”

    安奇生随手一摸,那小奶狗身上的毛发已干,他淡淡的看了一眼乾十四:

    “先贤之法未能发扬,种族争锋未曾参与,受亿万人人供奉未曾回报......这般人物,真也当不起我半分敬意。”

    呼~

    说罢,安奇生也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复杂心情,一拂袖,遮了洞天风雨,放下那懵懂的小奶狗。

    消失在洞天之中。

    洞天之劫是天地自发平复虚空的动作,自然不存在什么造化,不过他以太极大磨盘来汲取天地元精,自然对功行有着莫大好处。

    且,渡劫本身,对于他的磨练也是有的。

    自然不会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与这些人的口舌之中。

    “当不起吗......”

    乾十四微怔一刹,随即摇头:

    “又是个离经叛道者......”

    ......

    东洲极西之地,一片巍峨宏大的天宫悬挂云霄之间,处处亭台阁楼仙光缭绕,如同神仙居住之圣地。

    此处悬浮天宫,却是大始圣地的山门之所在。

    天宫之下群山巍峨,其中同样有着不计其数的宫殿,以及为数更多的修士在其中。

    吼~~~

    龙吟之声惊天动地,蕴含苦痛惊诧:“我的洞天之劫???!”

    震惊,怀疑,不可置信......

    敖无首的吼叫声中尽是不可思议。

    他分明刚渡过洞天之劫不过一年而已,怎么会又引来劫数?!

    “这,怎么会?!!”

    与其几乎同时踏出域门的达托罗眼神之中也尽是惊疑,还带着一缕震怖。

    他之前闭关就是为了渡洞天之劫,而此时,竟然又迎来了洞天之劫!

    这怎么可能?!

    从自己出关到跟随这敖无首借大始圣地域门前来东洲,前后一月不到!

    如果洞天之劫如此之频繁。

    这天下哪里还能有一个洞天之上的修士能够存活?

    谁能渡的过?!

    但无论一人一龙是如何的震惊,不可思议,却还是只能发出一声怒吼,在这大始圣地之中渡劫!

    猝不及防,任何准备都没有,这样情况之下渡劫将会何等惨淡自然不必多说。

    而与一人一龙一同渡劫的,还有大始圣地之中所有洞天以上的大修士!

    包括云雾缭绕的天宫之中,久久不曾露面的大始圣地之主!

    这一场劫数之下,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够躲得过。

    ......

    这一天,注定是要被诸多洞天修士铭记于心的日子。

    突入起来的剧变,引动了整个东洲,所有洞天之上的大修士的洞天之劫!

    洞天之劫对于修士而言是什么不言而喻,任何一次洞天之劫都是要有诸多准备,即便如此,也极难安然渡过。

    更不必说突如其来。

    若早已渡过上一次洞天之劫的人还好说,最为凄惨的,则是洞天之劫刚渡过的修士。

    猝不及防之下,不知几人被重创,更有些人洞天直接被毁,跌落境界。

    境遇之惨淡,闻之令人流泪。

    是以,自这一天之后,本就不如何在世间走动的洞天大能,竟是如同绝迹了一般!

    东洲修行界,竟是迎来了一段长达三十年的平和期!

    三十年中无天倾,无神战!

    “呼~”

    古城,茶楼之中,安奇生缓缓睁开眼,眸光稍有些黯淡。

    “道兄......”

    璇玑神色很是有些变化。

    在她看来,安奇生此时的气息比之之前跌落不知十倍,但气息跌落,却没有丝毫的衰弱之感。

    直好似精钢百炼,越发的沉重了。

    而那自他身体之中飘散的血腥味之后,是一股雨过天晴般,万物复苏的蓬勃生气。

    竟是功行又进了?

    “你去灭情道山门一次。”

    安奇生看了她一眼。

    天地动静如此之大,几乎波及了整个东洲,被他甩锅的灭情道自然不会比他的待遇更好。

    “道兄吩咐,自然会办的妥帖。”

    璇玑神色微妙,却是知晓这位元阳道兄之前必然是对灭情道动了手。

    她心中也有些好奇,点点头,已然消失在古城之中。

    她知晓安奇生根本不会怕她会跑,事实上,她也根本不会跑,如此多年的修持,好不容易凝了洞天。

    此时洞天还被人捏在手里,她怎么可能会跑?

    “却不知这‘天’会有什么动作......”

    安奇生没有在意璇玑的离去,自窗远眺,望着翻滚的云海,心中泛着涟漪。

    三七法灭箓的咒杀只是他向那‘天’打的招呼,自有求必应祭坛之中所看到的画面才是他真正要告于‘天’知的。

    只是他也并不知道这‘天’会如何去做。

    但无论如何,这方完整无缺的‘天意’比之丧失了大半对于世界掌控的人间道‘天意’能做的要多得多。

    后者尚能掀起灭世浩劫,前者自然更不必说。

    一旦有所动,那必然是真正的,

    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