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我们都是好姐妹23

我们都是好姐妹23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蔡姐笑意盈盈,又带来个好消息:

    “另外,你的合同也可以升级。福利待遇分成都比照公司二级艺人。”

    叶沁原本签的是三级约,今年年初她向蔡姐暗示提等级,被直接否了,说她还远远够不上那个资格。这次,倒是毫不费力。

    蔡姐递过了另一份文件。

    “你要是没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改签这份合同。”

    陶然看了遍,从底薪到抽成再到保障,全都提了一个大档次。另外,还能拿到公司0.1的股份。签约当时就可以拿到一半,剩下的一半,三年后到手。

    别的不说,这股份,确实是一笔好收入。

    “公司……有要求的吧?”

    “是。”

    蔡姐更欣赏叶沁了。这孩子,还挺敏锐。

    “公司只有一个要求。给你砸这么多资源下去后,公司肯定是希望看到收益的。所以你的合同时间还得延长。”

    陶然点点头,她料到了。得到多倍宠爱的前提,肯定是保证她能为公司服务更多。

    “延长多久?”

    “再延三年。二级艺人的资源度,不会让你吃亏的。公司的一级艺人,总共就只四位。刘大花明年就到期解约,已直言不会再续。殷小花不服管教,公司很快也会和她解约。所以沁沁,你要把握这次机会。几个月后,你就是公司前三的小花了。只要你做好了,提成一级艺人指日可待。到那时,你可以拿到公司0.3至0.5的股份。”

    “我同意。”倒不仅仅是被前程所诱,主要还是为了叶沁。

    这个公司并不算黑心,与其重起炉灶,从零开始,不如好好把握眼前运营下去。

    而且按着陶然接下来制定的计划,她巴不得与这家公司一直捆绑下去呢。

    蔡姐大舒了一口气。

    沁沁,还是听话的沁沁,很好。

    “另外,酒店那里的赔偿谈下来了。有不少。”

    “多少?”

    “一千二百万。”

    三千万的价格扔出去后,对方嗤之以鼻,怎么都只肯三百万了断。

    倒是叶沁发博后,对方一下郑重。

    蔡姐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酒店那里感受到压力是正常的,可到底为什么突然那般恐惧,当时一下就把数字翻了一倍,问六百万行不?似乎,酒店方很心虚,比他们公司还害怕这事闹大,会被警方那里接手过去。

    酒店甚至还派出了他们集团的一位股东来和她谈赔偿事。

    蔡姐有些怀疑酒店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事,心下不爽。

    既然如此,她的态度也大变,一下强硬,咬死了至少两千万。

    她觉得这数字有些过了,可对方果然没有拍案就走,反而表示,他们能出到一千万。

    最后,酒店那里动用了关系来说价,连经纪公司的董事长也惊动了,最终定下了这个价。

    “这个价钱,你应该可以……”蔡姐本想说“可以满意吧”?可叶沁面色冷淡到过分,没有一丁点的喜悦。于是蔡姐改口:“可以接受吧?”

    陶然不置可否。

    这个价钱在她的意料范围之中。

    一千二百万,是一笔颜笑语拿不出的数。那就行了。

    “但酒店方的要求是签一个保密合同,就是你绝对不能对外再提昨晚酒店遇袭之事。”

    “可以。”反正那事从头到尾都是假的。她从来就没打算泄露出去,因为经不起查。

    “这笔钱他们会先付一半,剩下的钱六个月结清。”

    “这我不答应!”陶然坚决否定。

    先付一半的话,颜笑语自己就有能力拿出这笔钱来了,那可不是陶然要的结果。那她还怎么挑起那四人之间的矛盾?这压力岂不是全没了?

    她偏要让她们为了钱打破头。

    “他们要是打算分期,那就还是三千万,一分都不能少。那么我同意他们先付一千万,剩下的两千万分期。”

    “沁沁……”

    “我没开玩笑。这既然是赔偿,就不该和信用卡买东西一样。他们一个上市集团,是拿不出钱吗?还不是欺负我?姐,我并不是想要赔偿,我更想要公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钱到账,我可以只拿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剩下都给公司。

    我听公司话,接受赔偿,但他们必须给我付全款。要不然,我还是咬定三千万,又或者拒绝签协议。”

    “沁沁,你意气用事了。”

    “没有。姐,帮帮我。”陶然主动拉了蔡姐手。“您相信我,我不是在要挟和拿捏公司,更不是要让公司紧张和难做。我和公司,和您都在一条战线上。我之所以强硬,是料定了他们一定会答应。您就信我一次。把我的诉求告诉他们。这事,对咱们,对公司都有利。”

    因为着急的不仅仅是酒店,更是万妍。她等不起!赌不起!再等下去,她的继承权都岌岌可危了!

    蔡姐叹了一气:“我再去说说吧。”

    确实,早些一口气全了断对公司也有利。

    “嗯。告诉他们,一千二百万,要是到明晚之前还不到账,我就不等了。”

    半个小时后,蔡姐带来消息。

    谈下来了。

    一千二百万,明天全款到账。

    蔡姐另外表示,公司不要一半,就只拿走两百万的操作费和之后用作她个人的安保费用。所以一千万都是她叶沁个人的。但公司只能先给她打六百万,剩下的钱,公司帮她保管做运营,一年分她一百万。

    陶然答应了。

    公司无非是想用钱来控制她,叶沁和公司签着合同,本就被控制着,这一点她倒是无所谓。

    “公司尽力了,蔡姐也尽力了。以上这些,你都能接受吧?”

    “只还有最后一点。姐,小田是怎么处理的?”

    “她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说事发时候她没在酒店,出去玩了。怎么逼问也没用。”

    说到这一点,蔡姐就来气。

    “后来我们打开了她的手机,发现那晚她在微信上和一个号打了好几次电话。我们去加那个号时,对方已经把号都给注销了。另外,她的包里有两万块的现金。这年头,谁还用现金。追问她时,她说,是她半夜去取的。问她是去哪家柜员机,她又说不清楚。”

    蔡姐忍不住开了瓶水,灌了一半下肚。

    “更可恶的,是她看准了我们怕影响公司声誉不敢闹大,所以恶人反告状,表态公司要是继续揭她隐私逼迫于她,她就先去报警!”

    陶然哼了一声。果然不是个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