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我们都是好姐妹24

我们都是好姐妹24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小田,公司处理起来也是不易。

    蔡姐:“公司虽有怀疑,但没法确认她与昨晚事是否有关,也不好一直拘着她。公司暂时先对她做开除处理。沁沁,昨晚的事……真和她有关?”

    “嗯。”陶然不用多言。

    能开她房间门的,除了酒店就只有小田。酒店万能房卡没用过,那么……再加上那两万块,足够叫蔡姐想入非非了。

    “姐,不能便宜了她。这是我的诉求。”

    “她失职在先,这个月的工资和今年的奖金休想再拿。”

    陶然呵呵,甚合自己意。

    这些个小助理,挣的可不是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各种抽成奖金和贴补才是大头。原本已近年底,马上就能结算这笔钱。

    现在把这一块一断,基本就意味着她这忙里忙外的一年都白干了。

    公司的十几万,加上叶沁原本答应给她十万块的辛苦费,她至少损失了二十多万。

    对一般人来说,这或许不是什么大钱,可对她那样穷苦山村走出来的人来说,那可是足够造小楼的大价钱了。

    为了两万块,丢了快到手的二十多万,心都该滴血了吧?

    叶沁那么重情,对她那么好,连名牌包包都送了她好几个,可她不知知恩图报,还反插一刀,就该好好尝尝什么叫报应!

    活该!

    “小田拿不到钱,只怕不会善罢甘休!”陶然忧心看着蔡姐。

    “怕什么!她表妹潘雅还在公司呢,她敢闹事,就让潘雅解决去!”蔡姐不以为意。“潘雅要是和小田一个鼻孔出气,那她今年的奖金也没了!”

    陶然差点给蔡姐竖个大拇指。

    想想就很有趣啊!

    到时候,这对联手坑人的表姐妹,是会互相折磨和埋怨,还是反目成仇?狗咬狗,一嘴毛,真是迫不及待了。

    陶然:“雅雅知道后,一定很伤心。”

    “呸!还不是她求爷爷告奶奶把那小贱人介绍进了公司?无端端惹了这么大的事。真是个扫把星!”

    蔡姐经陶然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潘雅与叶沁是同屋而住。

    她戳了戳叶沁:“倒是你!这个时候还为潘雅操心?你该担心你自己!出了这事,潘雅肯定不能和你一起住了。以后你和她们咖位不等,麻烦只会更多。要不,索性给你换个公寓?”

    “先不用了吧。让她和笑语住几天。我很快就进组了,也不在公寓住。先不麻烦了。而且我想向雅雅解释下。”

    地方嘛,迟早要搬的,但不是现在。

    搬走后她还怎么搞事?更不便欣赏她们撕逼啊!更重要的是,只有她杵在那四人跟前,才能让那四人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如坐针毡般难受难忍。

    而她故意在蔡姐跟前带了潘雅,一是为了求个同情票,二是给蔡姐打个预防针,提醒下她这个弱势方可能将面临的被欺负的处境。

    果然,蔡姐立马表态。

    “你自己看着办吧。潘雅很有可能会因此对你有误解……她要是冲你闹事,你可多长点心,别太心软了。有什么事叫阿姨。最近几天阿姨都会住在这儿。公寓外的走廊上都有监控,有什么状况你按一下门外的钮,三十秒内就会有保安过来的。”

    陶然乖巧点头。

    潘雅会不会闹事她不知道,但即便潘雅不闹事,她也会先闹个事!

    见她失神,蔡姐一把拉了她手臂,查看她昨晚的伤口。

    “医师中午来换过药了吧?”

    “嗯。”

    “你要听话。得赶紧把伤口养好了。两天后就要和剧组签合同。”

    “这么急吗?”

    “剧组那里三天后开机。他们的意思是,除了男女主的几场戏,你的戏份提前了。就是为了趁着你这次惹出的热度,拿来宣传一下。所以你得赶快准备了。”

    “嗯。”

    “还有,明天开始,必须好好做美容,已经给你预约了。明天中午会有司机来等你。签约那天你还要随剧组参加新剧发布会,所以你势必以最好状态出现。”

    “好。”很好。

    她终于有借口走出公司大楼了。

    “那你好好休息。”

    蔡姐离开了。

    陶然伸了个懒腰。一切都很顺利,尤其顺利啊!

    她拿了纸笔,循着叶沁的记忆,在纸上涂涂画画。

    总共用了三十几分钟,她才完全将东西弄完。

    看着手上那笔数额,她不由冷笑出声……

    要做的事,真是不少呢!

    走出房门,那阿姨已经在准备她的药膳。陶然随口恭维几句后,便表示去医务室一趟。

    由于公司已经对叶沁下了禁令,她根本就走不出公司范围,所以阿姨并未拦她。

    陶然先是去排练室晃了一圈。

    透过门上的小窗口,陶然看见舞蹈老师正在发火。

    老师直骂那四人不在状态还不思进取,神不守舍,一个个都是绣花枕头。

    老师着急,只能沉脸提着教棒盯住几人,谁要是动作错了就得挨她一下。

    要是往日,她当然不敢动手。可眼看太阳都快落山,进度才勉强一半,她能不上火?就这速度,折腾到半夜都未必能搞定!

    再一想到接下来十天半个月,她都得和这四人纠缠到大半夜,可工资还不给涨一下,她能不生怨气?凭什么?她也成社畜了?还得996?

    就这样,老师今天毫不留情面,把这口气撒在了四人身上!

    ……

    那四人自然学不进去也学不好,她们早就焦虑到抓狂了,又因为一晚上没睡加宿醉的缘故浑身都不舒服,高强度的体力消耗,更让她们头昏脑涨。

    四人不但动作一直错,连手脚都是软的。

    舞蹈老师气得晕头转向。

    “学不好,只两种可能。要么能力不够,要么态度不对。要是能力不够,可以退团。但态度不对的话,对不起,学不好,请往死里学!”

    说着,那老师又一教棒打在了冯蔓蔓腿上。

    冯蔓蔓昨晚实在太醉,两条腿一直发虚发飘,到底没站住,就这么腿一软就一屁股坐下了。

    陶然刚要转动门把手进去搞个事。

    可她却瞧见段姣眨巴着眼,已第一时间冲到了冯蔓蔓身边……

    了不得,这是……有人抢先要搞事?

    ……